今次特首選舉三大範式轉變

只是短短一個星期,一場激烈的特首選戰,眨眼間彷彿已成明日黃花。但我認為這也是時候,總結一下,究竟今屆特首選舉建立了一種怎樣範式的時候。

比起5年前,今屆的特首選舉明顯出現了三大範式轉變:

(1)中央由上屆容許兩名建制派落場和入閘,變成今屆只支持單獨一人,其他哪怕也是建制派,都遭到阻撓和封殺,且在提名期之前,已就人選早早拍板和「箍票」,好讓建制派選委早早歸隊,不像上屆般拖延至選前最後一個星期才明確表態及「箍票」。

(2)競選期由上屆接近半年,縮短至今屆只有短短兩個多月。

(3)以往特首選舉,最後結果,好歹都是在民意調查中領先的那人勝出,中央、選委與民意,三者並不相悖;但今屆林鄭月娥,卻成了1997年之後,唯一一名競選期間民望低於對手但卻勝出的特首。

有關民望的第3點,我早在上星期一(3月27日)刊登,本系列第一篇〈林鄭月娥的「民望之痛」〉,已經談過。今天我們且集中談談另外兩點。

以「流選」、「分裂」為由只容一建制派落場

上屆特首選舉,建制派有梁振英和唐英年兩人逐鹿。起初中央較傾向唐這一邊,但仍容許兩人同時落場和入閘。後來形勢峰迴路轉,才在最後階段轉而拍板支持梁,並在最後一個星期,派遣劉延東南下深圳,為梁壓陣和「箍票」。

但今屆,為了避免「流選」和「建制派分裂」等,中央只屬意單獨一名建制派參選。於是,提名期開始前,張德江便曾經南下深圳,閉門向部分建制派選委傳達信息,說林鄭月娥是「中央唯一支持的特首選舉候選人」。

其實,只要是旗鼓相當的對手,選舉時就難免會有一定程度激烈競爭,以及事前彼此都不會有穩勝的把握。「分裂」和「流選」這些可能永遠存在,那麼是否意味着,將來為了避免「分裂」和「流選」,所以建制派除了一名中央屬意的「真命天子」之外,就只能得陪跑分子呢?

以往大家原來以為,中央只是不接受李柱銘、余若薇等民主派當選特首,但經過今次,大家看清楚,就算連曾俊華、葉劉淑儀這些建制派都不可以。說穿了,就是只要非北京所屬意的,就不可以;就算想「落場」,都會遭到各種手段阻撓和封殺。結果大家都看到,最後曾俊華要靠大量泛民的提名才可入閘,而葉劉淑儀更只能望「閘」興嘆;而曾俊華就算入到閘,也飽嘗遭「反轉豬肚」看待的滋味,遭愛國報章跨頁狙擊。

如果,只有中央屬意的人,中央才會放他「落場」,而中央又只會屬意單單一人,那麼,這與「欽點」又有何分別呢?

中央有角色 但角色是否大到這個地步呢?

人大常委范徐麗泰說,中央在選舉中有角色,亦是持份者,因此表達意見是無可厚非。有建制派媒體亦報道,中聯辦主任張曉明在閉門會議中,亦向港區人大政協強調,中央並非干預選舉,而中央對特首有實質任命權,且特首選舉對中央也是大事,中央有權對人選提出意見。

其實,大多數港人早已預了中央在特首選舉中有角色,例如《基本法》規定,中央擁有任命權,並接受這種任命權是實質的。但問題是,中央的角色是否需要大到只會「欽點」一人?其他人,哪怕是建制派,都不會放心讓他們「落場」,港人連有限的揀選權都沒有?

若接受8.31 入閘門檻由八分一提高至一半

在現行制度下,要拿到八分之一選委提名,才可入閘成為正式特首候選人。但葉劉淑儀——這名曾為基本法23條立法而鞠躬盡瘁,甚至黯然下台的建制派——也難越雷池;而曾俊華——這名得到中央任命,當了近10年財政司長的建制派——則要靠大量泛民的提名才可入閘。

那麼,若然接受了「8.31」框架的政改方案,入閘門檻提高至一半委員通過,我相信就連曾俊華也一樣只能望「閘」興嘆。試問,以後除了不折不扣的陪跑者,還可容許什麼人入閘?就算給港人一人一票,實際也一樣無得揀。「8.31」所謂容許「2至3名候選人」出閘,恐怕也只是一個虛假的承諾而已。

泛民更大可振振有詞,慶幸當年否決了政改方案。將來,大家對政府提出的政改方案,也只會更加skeptical。那麼,到下次重啟政改,反對派將有更多的子彈來攻擊「8.31」,而公眾對「8.31」也再難存任何幻想,中央亦更難望方案可獲得通過。

起跑線不斷後推 特首又豈能有好開局?

上屆唐、梁兩人分別在9月尾與10月初辭職參選,讓選舉工程可以有接近半年時間發揮。但到了今屆,因為中央遲遲不開「綠燈」,所以參選者的起跑線被迫不斷往後推,就算曾俊華於12月中辭職,也因為中央拖足一個月,到了1月才一併批准他和林鄭的辭職,選舉工程才得以展開,但卻只剩下兩個月。

我之前早已說過,特首往往開局不佳,遑論像西方民主政體般,善用「黃金100日」,甚至「落筆打三更」,這其實是一個體制的問題,且是由中央一手造成。不容香港有執政黨,所以特首上任前,背後都沒有雄厚的組織支持,更不會有一個合作無間的班底,像英國影子內閣那般,在組班、動員民眾支持、處理行政立法關係上,都會大打折扣,可說是先天不足。

但今屆情况變得更糟的是,競選期只有短短兩個月,臨急臨忙,又豈能有一個部署得宜、對公眾有說服力,因而取得必要認受性的選舉?之後又只得3個月組班,又豈可組成一個優秀領導班子?班子裏又豈會有足夠默契?結果新政府又豈會有好的開局?

「曳孩子」曾俊華,一早埋班,準備時間較長,他的選舉工程也明顯比較出色;相反,「乖孩子」林鄭月娥,卻要到12月初才倉卒上馬,結果選舉工程便頻頻「甩轆」,錯漏百出,結果也影響了民望。

但問題是,經過今屆後,有志者,也只會效法林鄭般,按而不發,靜候中央垂青和「欽點」,而非像曾俊華般徒惹中央猜忌。

中央的安全系數以特區善治作為代價

環顧世上其他地方,它們的政府首長,哪一個不是長年累月來準備去競選這一公職?
我相信就算說是城市,世上也沒有如此一個城市,它們的市長選舉是這樣準備不足、臨急臨忙、倉卒上馬的。

中央為了讓自己揀人可以有最大的空間,安全系數可以最大,不惜把特首選舉的起跑線不斷往後推、時間上不斷押後,最後目標或許達到,但卻賠上特區政府的善治作為代價。特區政府開局不佳、先天不足,又豈會無因?中央又豈無責任?

(後特首選舉系列之三)

文:蔡子強(中文大學政治與行政學系高級講師)

原文載於《明報》筆陣(2017年4月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