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誰的陳奕迅(七)-《最後派對》

這一篇的專欄歌曲是一位樂壇天王講述着自己的死亡追悼會——來自於《Stranger Under My Skin》裏的《最後派對》。

對於死亡,好像是黑色的邊緣話題,大部分的音樂電影都是能避則避,但如今的人似是變得寬容許多,也都能接受和欣賞生死,所以今天我們才能用一種包容和贊賞的態度來分享這一首歌。

教友戰友老友女友說個笑話說再見

喊了痛了醉了說了再見讓往事如煙

來瞻仰樂觀的臉 回憶裏蔓延

歡送會 有我的笑面

潔白的教堂,賓客如織。今天,是我的葬禮。

生前的教友戰友老友女友們,就算是曾經有過嫌隙此刻也都可以放下,丟掉他們的工作生活匆匆趕來只為說聲再見,讓往事如煙。 看着我充滿笑意燦爛的臉,想起從前我的樂觀風趣,在人群中也還算一個古靈精怪的開心果,觥籌交錯中講起我生前愛講的笑話,時光隧道裏,忽而忘記了這原本是我的葬禮。 而這樣的輕鬆氛圍,正是我期望的,如歡送會一般。

我最愛美到了最尾燕尾服也是最美

到這葬禮似去派對拍照代替紀念碑

人間偶遇中嬉戲 留低缺陷美

期望你 懷念我 童言無忌

我這份人一直就愛臭美,即使到了人生的最尾,我的燕尾服也必定是最美最艷麗的。 來參加葬禮的朋友們,就當來參加派對吧,食嘢飲酒,隨便影張相來代替紀念碑,歡送我最後一程。我最愛的人,也只能一起並肩走到這裡了,當做是種缺陷美也好,從前的那些嬉戲玩笑,希望你往後回憶時能會心一笑,童言無忌,那是我孩子氣的個性作祟。

活得精彩結尾切勿流眼淚

來讓我詩歌班裏悄然沈睡這是自然程序

開心的派對 散後無法聚

我於燭光裏 祝福一句句 都心滿意足

若一天你活得很累 紀念我過去 為人如此風趣

我這一生,活得還算精彩最後沒有必要再留下眼淚,唱詩班開始輕輕吟唱起最後的歌,聖潔空靈的旋律久縈繞在教堂上空,你們都不必哭泣和難過,就讓我安靜地在唱詩班的旋律裏悄然睡去,生老病死,這是人生的自然程序。

這一場開心的派對,已經是最後一場,今天散去離開,以後再也無法重聚,而我在跳動的燭光中看着你們一一上前為我弔唁,那些祝福的話語讓我倍感滿足和欣慰。若有一天你們覺得疲累的時候,就懷念一下我吧,我這一生活得絢爛豐盛,不妨懷念下我的瀟灑風趣吧。 或許能給你些許慰藉。

笑我讓我怪我愛我要答謝世上每個

跳過跌過試過錯過更唱活歲月如歌

浮光裏活出真我 人不算白過

原諒我 遺下你 提前離座

當我最後回望這個世界回顧我這一生,我想懷着感恩的心情去感謝所有愛我憎我的每一個人,那些包容我原諒我的人,深深傷過我的人,我辜負背叛過的人,甚至那些只在地鐵裏巴士上有過一面之緣的人,多謝你們,是你們築起我錯落有致、起起伏伏的人生,歲月如歌。只是祈求你們能夠原諒我,這一次留下你們提前離座。

活得精彩結尾切勿流眼淚

來讓我詩歌班裏悄然沈睡這是自然程序

開心的派對 散後無法聚

放我於心裏 新的工作裏 一追再去追

未開出最後的花蕊 你別要氣餒

何妨留戀一歲 多一歲 一歲

我的離去於你們而言,如果是發了一場噩夢,那麼現在夢醒也該結束了。說一聲再見與珍重,就把我放在心裡吧,然後重新回到工作生活,一追再追。 你們的人生還沒到最後一刻,別再傷心氣餒,珍惜餘下你還能留戀的年歲,多一歲,再多一歲。

派對結束,懷念結束,一元復始。

整首歌都是這個已故之人對生者的勸慰,生老病死都是自然程序,避無可避,何況我這一生活得還算精彩,沒什麼遺憾,所以你們都不必難過,不如把這一場追悼會當作最後派對或者歡送會,老友飲杯相聚,說說笑笑,然後曲終人散,回歸各自生活,努力上進,珍惜時光,只需要把我放在心裡就足夠。

多麼美好的希冀與期望,然而似乎逝去的人永遠輕鬆,活着的人才最痛苦。生活中這樣一幅歡送圖太少見也太難見。因為生死,畢竟沈重。

在電影《非誠勿擾2》的最後,孫紅雷飾演的李香山知道自己患了癌症之後,為自己舉辦了一個追悼會——《李香山人生告別會》,邀請了所有的好友,同事,同一般追悼會不同的是,主人公不是躺在冰冷的靈柩裏,而是坐在觀眾席的最前面,聽着朋友對自己的悼念。

後來他自己上台總結說話。

「小時候的事似乎還在昨天 ,現在就死到臨頭了。反正我是不能再埋怨生活了,該得的我都得了,不該得的我也得了。頻繁被人愛過,也多次愛過人,到頭了還得說自己不知保重,辜負了很多盛情和美意 。有得罪過的、暗地與我結怨的、自己在此也一並在這以死相抵了。

你們的善你們的好,我都記下了。都拷進頭腦裏了 我將帶着這些記憶,走過火葬場,我沒了,這些信息還在,隨煙散布,跟光同塵,作為下世相謝的根據。」

與《最後派對》有着異曲同工之妙,這大概是最尊重死亡的一種做法了,提前為自己的人生開一個送別會,還能親口對對親朋好友的痛哭流涕說聲節哀,對祝福悼念說聲感謝,對過往世事說聲珍重。因為尊重死亡,所以無從畏懼。

自然程序,人之常情。

《最後派對》的MV值得一提,陳奕迅邀請了自己的七位好友來參演,在MV中梁漢文、黃偉文、房祖名等一一到來,緬懷這個愛搞怪的陳奕迅,中間陳奕迅出現,跟大家歡笑打趣碰杯。天亮,大家都知道那只是一場夢,是最後的告別,偷偷背過臉去摸眼淚。最後一個鏡頭是陳奕迅的太太徐濠縈出現,慢慢點燃了蠟燭。

「尼采在他生命臨近尾聲時曾說:銀白的,輕捷地,像一條魚,我的小舟駛向遠方。平靜地看待生死,那一剎那,恰似春上花開,最美的風景在最後的看透。人除了生死之外無大事,若我們的膽色,對事態的判斷及把握已經跨越了生死,那就再沒有力量能約束我們。」一念不生,安住當下,坦然面對,死生一如。

浮光裏活出真我,人不算白過。

死去的我沈入大地,從此化作泥土煙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