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朗都變天咁香港呢?

(編按:此文發佈於新界東補選點票完成之前)

今日是香港立法會新界東補選,結果尚未知道,但是從這次選舉過程的經過以及社會對這次選舉的看法,其實整個香港社會對政治的環境已經有很大的不同,當中立場比以往加更清晰,即使是什麼立場,你都要知道,再不可以縮埋一二邊,扮唔知。

在地球另一邊,同樣有場選舉,也是影響著當地,甚至影響了全球政經格局。

就是伊朗的國會選舉。

伊朗剛剛過去的星期五舉行了的國會選舉,結果將預計在當地的星期一才知道所有選舉結果,但是一些地方就已知道結果,當中包括首都德黑蘭,首都德黑蘭佔有三十席國會議席,而全數議席由當地的魯哈尼總統為首的改革派勝出。而伊朗國會的議席則有290席。

這次選舉,不論是當地甚至是國際社會,其實都很關注,這是因為該次選舉是自從伊朗成功與西方國家達成伊朗核計畫的全面協議後的首個全國選舉,這是代表著當地伊朗人對協議後是否支持社會改革或者願意與西方社會開始新關係。從德黑蘭的選舉結果,可見當地是接受了這次協議,至少在城市入面,是願意與西方國家建立關係。

不過亦有輿論認為德黑蘭的選舉結果未必是全面反映伊朗整個國家的的意向,因為德黑蘭以外還有其他城市和地區,而且還有不少偏遠和傳統保守的地區,其結果可能是會有出入,或者未必是如此一面倒的結果。

但可以肯定的是由於德黑蘭是全國的首都,也是整個國家最多知識份子、資源以及經濟活動最強的地方,德黑蘭的選舉結果,是一定程度上是代表著當地上層社會對改革派的肯定。

現任總統魯哈尼和前總統拉夫桑賈尼是伊朗的改革派,他們嘗試與西方國家修好,以解決一直以來該國被國際社會孤立的問題,因為過去國際社會制裁伊朗,使伊朗原本由上世紀八十年代最先進的中東國家淪為第三世界國家,被另一個不咬弦的沙地阿拉伯趕上了頭,以一個文明古國俱有數千年歷史文化又有豐富的資源國家,現今的伊朗社會發展,無疑是不合理。人民因此很期望改革,為該國帶來一個新的願景。

魯哈尼上月外訪歐洲,打開這個歐洲市場,與意大利、法國簽了不少經濟合作協議,甚至與梵蒂岡天主教教宗方濟各見面,圖以改變大家在宗教上的對立面,這都是表達出伊朗願意與西方國家做朋友,減少敵對局面。當然西方國家也樂見這些政治訊號以及經濟合作,始終這是和平是一個雙贏,有利雙方發展。

伊朗都變天咁香港呢?

除了國會是值得注意外,伊朗的「專家議會」同樣重要,因為伊朗最高的精神領袖便是由「專家議會」的成員所選出來,現時伊朗精神領袖哈梅內伊已年屆七十六歲,倘若他離逝便需要選出新的伊朗精神領袖,所以這次選舉會更加重視。而現時改革派在「專家議會」競選中是領先的,連宗教派都願意在改變,這是伊朗社會的未來路向,從正常的判斷,伊朗開始改革,不願走回頭路。

這就是「Change」,事實上全世界都正在「Change」,不論是第三世界國家或者先進國,都一直在嘗試「Change」。

那香港呢?我們是否願意改變?每當人人說要改變,但總會說循序漸進,不能過急,但我們社會是高度發展社會,由經濟、法規制度、知識水平都屬於先進社會,但是偏偏在政治制度卻是異於落後,而且說改變講了數十年都沒有變。人家伊朗人民都願意改變,但仍有香港人還會說變都未必是好,保持現有體制才是上策,仍然停留要溫飽的社會。無錯,我們的確有不少人是不夠溫飽的,看看街邊婆婆執紙皮,深水埗這麼多露宿者,但這些並不是因為變而變得差,反而是因為我們不變,停留現有的制度才出現這些不公平沒有公義的日子。今天連買餐菜都可以都被人榨壓,經營街市的小商戶卻受到不公平的對待,這是為什麼會有這麼難以明白的社會現像發生?以為土豪惡霸只會在TVB電視劇會出現,但原來真實地在我們眼前。

香港還不去切底的改革,都難會有好日子過。

請不要在停於「溫飽」的理據來做借口。

今年九月立法會,就是要變,當伊朗人民都願意變的時候,香港人還在等什麼?

伸延閱讀

伊朗改革派在國會選舉中贏得更多席位

Iran election: Reformists win all 30 Tehran seats

原文載於作者網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