伍戈:拖欠我及時的大律師公會DQ聲明在那裏?

早於2017年12月22日大律師公會戴啟思名單中的競選人及他們的同路不斷強調大律師公會要對法治的事宜走在前端,不要做鵪鶉。

今年1月27日,周庭被執政者DQ。究竟DQ主任是否正確,有否踐踏《基本法》? 至本文執筆之日,大律師公會現屆執委已經鵪鶉超過了雙手手指加埋的數目。那些泛民大狀在大律師公會換屆選舉前後信誓旦旦的說,戴啟思名單必然準時發聲的承諾去了那裡?他們有沒有敦促以戴啟思為核心的現屆公會快速及果斷地對DQ的事作出支持或反對的聲明。換屆選擇前,尊貴的陳淑莊議員曾說過,去年12月大律師公會一地兩檢的聲明是她期待以久、引頸以待的聲明。我了解陳議員的期望,在此我亦引頸以待大律師公會發表聲明回應DQ選舉主任的決定。

相對於大律師公會,三十位法律界選委們「DQ㩒掣後」的聲明,其反應快速無比。他們雖然來自法律界不同的選委競選名單,他們全部是泛民名單的當選者,是民主的先鋒和捍衛者,位位都是高票當選,所以他們發聲,用行動反對DQ聲音。

反之,大律師公會執委會自本年1月18日換屆後,尚未對法治議題有任何反應。自從戴啟思名單贏得選舉後,他們所承諾的大律師公會應準時發聲、即時發聲、合時發聲在那裡?陳文敏教授在競選期間不是說過他的團隊成員不會等待事件過氣為「春秋歷史」時才出聲嗎?當然我並不會因為現屆執委會遲遲未發聲便假設他們是已投共了!

期間戴啟思名單和他們的支持者的部份成員有發表過反對周庭被DQ的言論,但有關言論絶對並不等同是大律師公會一份具「份量」的聲明。

現屆大律師公會執委會有九名增選執委的空缺,仍待執委會內部協商推選。雖然執委會尚未全部組成,但當選成員及上屆任期未屆滿的執委是可以全天候發揮執委會的功能及職責,若要對立法會補選的DQ事件商討及發表聲明,毫無難度,可惜至今連樓梯響亦未聞。大律師公會的1,400多名會員,尤其是那批投票支持戴啟思名單的六百多名粉絲,可能仍然是在引頸以待姗姗來遲及未知何時見光的聲明。

選舉前名嘴李慧玲曾在電台訪問余若薇資深大律師,亢奮地總結要透過戴啟思名單的勝利選舉及新一屆的執委會光復大律師公會。

現屆執委會越遲發聲,越顯得他們和上屆執委,即是要被光復的大律師公會屬於同一倒模出來反應遲鈍的精英。那些在各大傳媒(電視台、電台和報章)不停在選舉期間和選舉大會時絶不手軟地攻擊林定國的KOL,罔顧一地兩檢擲地有聲的聲明,攻奸性地說大律師公會延遲發聲明的無情指責,是否欠了前主席林定國和上屆執委會一個真誠及遲來的道歉?!

作者是一名執業逾30年的大律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