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以TSA要頂住不應存在的「千倍壓力」!──回應侯傑泰的錯誤指控

讀罷侯傑泰的文章(註),有個非常強烈的感覺:其實侯傑泰不適合當TSA檢討委員會的成員,他似乎無意維護TSA作為「低風險」(low-stake,可理解為低壓力)評估的性質,甚至認為壓力再大1000倍,都值得政府「頂住」。更大的問題在於他以權威的口吻所描述的外國例子,實際上錯誤連篇!倘政府真的以他提供的「權威意見」作為決策依據的話,則無怪乎今日政策之荒腔走板、進退失據了。

必須正面回答的本地TSA實質問題

讓我們先回顧TSA的初衷。

TSA源於梁錦松領導的公元2000年的「教育改革藍圖」,當年教統會為了減輕高風險考試壓力,廢除小六學能測驗(5年後新派位考試機制又重新降臨),合併高中兩個考試,打造中小學12年「大直路」。新增的TSA只是評估整體學生學業進展,與學生升學無關,故一開始便強調是「低風險」。

然而事與願違,在教育當局帶頭之下,TSA悄悄地從「低風險」變成「高風險」,引發大量操練,而且禍延小學低年級,這已是大家早已熟知的情節。

時至今日,關於TSA是否應該做下去,或應該怎樣做下去,當局應該好好回答3個問題:

(1)設置TSA的基本目的,是讓社會清楚了解中小學生的整體學業成績狀況,TSA實現了這個基本目標沒有?

當局恐怕是交了白卷!TSA實施至今已13年,官方從來沒有告訴大眾,整體學業成績是進步了還是退步了。更糟的是,在題目又深又淺,而學生在經過大量操練之後,那些不同年份的成績分數已不可能比較了。如果連基本目標也無法達成,TSA的意義還在哪裏?

(2)當局宣稱TSA的另一個目標,是通過回饋改進學校教學,究竟改進了多少?

也是白卷!我們在立法會屢次查詢都不得要領,而侯文也只能用地鐵、睡眠等比喻搪塞過去,而迴避了提供實質的答案。事實上,TSA作為「總結性評估」,只能告知學校其達標率「高於」或「低於」全港平均,根本難以為改進教學提供實質幫助。所謂改進學校教學,除了有一點「提點」作用之外,見不到有什麼實質好處(詳見我的研究報告:https://goo.gl/yuvXY0)。

(3)更重要的是,TSA作為「低風險」評估,卻由於方便政府和辦學團體進行學校間之比較,引發了嚴重的操練,如何確保TSA異化的因素已經消除呢?

對這個問題,當局也是交了白卷!當局指,題目淺了,家長可以投訴了,操練誘因便消失了,但它何以解釋連官校也在不斷操練TSA這個殘酷的事實呢?

侯傑泰若要維護TSA,他必須回答上述問題,可惜他採取的策略是一概避開,然後借用外國例子做護身符,令人眼花撩亂。很可惜,他的描述犯了幾個致命的錯誤,必須嚴肅指出。

必須澄清的TSA外國例子問題

攤開世界地圖,各地對於「系統評估」(system assessment)的取向大致可分為3類:

(1)不做系統評估:例如芬蘭
(2)低風險系統評估:例如美國、加拿大、台灣、香港舊制
(3)高風險系統評估:例如英國、澳洲、南韓

侯傑泰犯了兩個致命錯誤。其一是忽略了芬蘭這類教育表現優秀但選擇不做系統評估的國家。芬蘭人認為學校改進的動力源於內部的專業力量,而並非源於校外的評量。這種觀點正愈來愈受重視,侯傑泰聲稱全世界都在做高風險系統評估,其實站不住腳。

其二是他弄不清美國的「系統評估」制度,誤把它劃入「高風險」一類。

事實上,美國的「系統評估」制度歷史悠久,稱為「全國教育進展評估」(NAEP),有約50年歷史,由教育部轄下一個數據中心負責,以抽樣的方式進行。如果要評價美國教育制度的表現,毫無疑問,必須使用NAEP的數據。只要打開其網頁,就會看到「NAEP不會公布個別學生或學校的成績」一句。幾十年來,它就像溫度計一樣靜靜地監測美國教育體溫的變化,而絲毫沒有搞亂當中的秩序。

美國還有另一套接近「系統評估」的制度,即各州政府的標準化測驗(standardized tests),也就是侯文?重討論的ESSA的評估。這些測驗在小布殊執政後大量出現,是典型的高風險考測,因為考測的結果與學校的撥款掛鈎。從概念上,這些測驗可能應稱為「考試」合宜一點。

雖然NAEP非常重要,但侯傑泰在文章裏完全沒有提到NAEP的名字,相反,他說:「各省/州政府行舉辦TSA……但在國家層面,各省不同考試的成績不能比較,所以國家也進行一個抽樣TSA以比較省份表現。」按此描述,州的標準化測驗變成了美國系統評估的代表,而老大哥NAEP反而被扭曲為附庸,對於這種描述,美國教育界一定無法接受。

毫無疑問,NAEP屬於低風險評估,正因為它不帶來壓力,其評量更為可靠,也因而沒有引起爭議。沒有爭議,政府又何須「頂住」千倍的壓力呢?

即使我們把州政府的標準化測驗視為「系統評估」,其高風險的性質,又值得我們參考嗎?其壓力之大,數量之頻繁,已引起美國家長強烈的反彈,罷考(opt out)之聲不斷,連奧巴馬在任內也發出怨言,要改變評核過多過繁、教學被考試主導等現象。說政府堅定不移頂住壓力,也是言過其實。

結論:卑微的要求

如果尊重當年教改的初衷,尊重今日教育界和家長的呼聲,關心兒童的身心健康,那麼TSA的出路只有兩個:要麼取消掉,如芬蘭;要麼堅定地定位為「低風險評估」,如美國的NAEP。請侯先生行行好,不要繼續叫政府頂住千倍壓力而力爭TSA成為「高風險評估」。

香港的老師、家長的卑微的期望,只不過是在壓力已經超大的教育制度裏,不要再來一個不必要的「高風險評估」而已。停一停,等一等,好讓大家都可以想清楚而已,到底犯了什麼錯呢?立法會議員提出抽樣、不記名等建議,難道連討論的價值都沒有嗎?

註:侯傑泰,〈外國TSA壓力千倍仍公開學校成績——議員建議擱置TSA源於不全資料?〉,《明報》,4月3日

文:葉建源

作者是立法會教育界議員

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2017年4月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