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喜華:醫生組織「醫委會共識方案」 是善意和解還是利之所在?

新一立法年度即將開始,立法會又再討論各項政治、民生議題。審議《2017年醫生註冊(修訂)條例草案》(修訂草案)的法案委員會率先於9月27日續論此項影響醫生業界的草案。以醫學會為首的7個醫生組織已急不及待行動,聯署去信全體立法會議員,提出「共識方案」,要求議員支持,藉此再向政府施壓。

所謂「共識方案」是把衛生署及醫管局各一名委任委員改由全港醫生直選,兩名醫學專科學院(醫專)的委員則保留為委任。聯署信稱:「如因修訂而改為醫專院士直選,兩名直選代表未必在醫委會中代表醫專,無疑將影響醫專在醫委會內的代表性。」猶記得去年反對的醫生組織曾極力要求由所有專科院士選出醫專兩名委員。這要求在今年7月仍見於醫生組織向立法會遞交的意見書內。「共識方案」的提議着實令人費解。

政府融合醫委會改革三方平台的討論,於修訂草案提出醫專兩名委任代表改為選任,令醫生選舉委員佔醫委會一半,更令整體委任委員降至少於四成。此方案更優於醫生組織曾要求的「選舉及委任委員比例1:1」,掃除「政府藉增加委任操控醫委會從而降低醫生水平」質疑。醫生組織失卻反對理據,轉為要求執業醫生選舉委員佔半,同時在產生醫專代表的方法上「打倒昨日的我」,又要求醫生直選取代兩名公營機構委任代表。醫生組織前後矛盾的計謀就是不容兩個新增選舉委員由持守專業水平的醫專院士選出,以便有利醫學會及醫生工會選出代表,穩守醫委會半壁江山,繼續維護執業醫生意見及利益。

醫生組織解釋稱,醫專代表由院士直選便只會向選民交代,不能代表醫專在醫委會內為專業水準把關。如此說法,正好顯示以選舉產生醫生代表的危險:當醫委會的決策令業界利益與公眾利益相違時(過去曾有醫生反對增加醫科學生名額、強制普通科醫生持續進修等),醫生直選及醫學會間選的代表便需向選民交代,在醫委會內保護業界利益。

 

現時醫委會內代表執業醫生意見及利益的選舉委員佔14名,代表公共衛生、醫學教育、專科培訓及政府委任的業外委員佔14名。新增4名業外委員在兩方之間正好發揮關鍵少數的角色。須知道增加業外委員,是要提高醫委會的透明度、問責性和公信力。新增業外委員若不能發揮影響力,只會淪為櫥窗裝飾而已。「共識方案」並無改變現時醫委會一半為執業醫生選任代表的情况,哪來改革?

聯署信件又稱如議員支持「共識方案」並獲政府接納,醫生組織甚至各議員「將一致支持草案中其餘的建議,不再提出其他質詢或修訂」。在現時「吹和風」下,醫生組織的承諾看似吸引,但「共識方案」不會減少執業醫生的影響力,不利改革醫委會。以公眾利益作和解代價,絕不值得。另外,聯署信件的言下之意,是否意味着議員不同意或政府不採納「共識方案」時,醫生組織會再次發起集會示威甚至拉布?此舉與威迫勒索無異,再次將公眾利益作為談判籌碼,做法令人憤怒。議員去年已因政治計算而令改革胎死腹中,欠醫療事故苦主及病人一個公道。今年議員應站在公眾利益一方,拒絕支持「共識方案」。

再者,「共識方案」絕對不是醫學界的「共識」。有份聯署的醫生組織都是利益團體、工會及論政團體,例如醫學會、西醫工會、公共醫療醫生協會、杏林覺醒等,未見重視專業水平的醫學組織(如醫專、私人執業專科醫生協會)聯署。同時,醫學會今年7月公布的調查顯示,超過六成半受訪醫生支持醫專兩名委員改為選任;至於「共識方案」,只有多於五成半支持,不同意的亦有近四成。醫學界對改革方案根本存有分歧。

杏林之內滿是默默耕耘的仁醫,可惜多年來常被高調領導醫學會的蔡堅及「長老」醫生所代表。醫生們好應該想想,是否要任由這些「長老」醫生的言行不斷破壞醫生崇高的形象?

作者是香港社區組織協會主任

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2017年9月2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