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恒:《鄧寇克大行動》值得一看的非神作

跟朋友談論《鄧寇克大行動》,才留意到原來有這麼多「路蘭粉」, 就連紙媒網媒也紛紛將他推上神枱。

在本港上映的戰爭片,往往都有改個「勁名」的慣性,電影叫《鄧寇克大行動》,要不是熟悉這段歷史,或先約略溫書才入場,或許會期待看到連珠炮發、奮力迎敵的軍事行動。事實上,這場戰事多數直接稱作「鄧寇克戰役」(Battle of Dunkirk),或更精準的「鄧寇克大撤退」(Dunkirk evacuation),而撤退行動的代號是「發電機行動」(Operation Dynamo),如果戲名這樣簡單直接,或許歷史意義更寫實和豐富。

這星期有關《鄧寇克大行動》的評論很火熱,先旨聲明,本人不是「路蘭粉」,更不是「軍事歷史控」,未敢班門弄斧,還是簡單一點去看這套電影好了。

不少人讚譽身兼編、導兩職的Christopher Nolan,今次表現出色,刻意減少對白,集中用畫面說故事,技法出眾云云。平心而論,很多二戰電影也會這樣處理,不能稱得上特別創新,着眼點反而是那些僅有的對白,能否起到畫龍點睛之效,若以這角度而言,似乎仍然改不了一貫「畫公仔畫出腸」的習慣,尤其年輕軍人一度被困船艙,互相猜忌那段,索性安排其中一人,把什麼戰爭醜惡直接說出口,未免太俗氣了。

有俗氣 也有獨特可取之處

既然是撤退,可以想像軍人們就算不是落荒而逃,也不會很酷地離開戰線,尤其是少年兵一段,由扮救人希望「博大霧」登船,到法國青年不斷由救人與自救(英雄與狗雄?)之間轉換身分,成功拍出狼狽感覺,Cillian Murphy飾演落難獲救軍人,失魂落魄,雖然佔戲不多,但很有可悲的實感,除了空軍Tom Hardy之外,基本上感受不到軍人對抗納粹德軍的榮光,這方面跟不少二戰電影截然不同。

可惜本來不落俗套的角度,導演最後還是忍不住手,筆鋒一轉加插了人性光輝的尾聲,還要把那篇充滿榮光的文章,硬生生地朗讀出來,要不是這樣,《鄧寇克大行動》應可有更完整的餘韻。

Christopher Nolan的電影,大致上有一種套路,前半段的戲分,在視覺上把時間空間概念玩弄一番,然後製造一個特大轉折的劇情,最後如放煙花般令人看得目炫,《星際啟示錄》(Interstellar)正是這種套路的典型,Matt Damon的出現是劇情上的轉折點,然後主角走進那個無盡的空間,一下子目不暇給,觀眾則游走於似懂非懂的高潮之間,至少享受到高潮帶來的刺激。

然而,今次他刻意抹去主線故事,分成三個視點並行,可惜大撤退終歸是大撤退,即使三段故事各有特色及寓意,大撤退依然是不能忽略的隱藏背景,縱然三段故事有條不紊地互相交錯,卻與大背景漸行漸遠,勉強靠岸上的軍官「提醒」觀眾背景的存在,當電影接近後段,千帆並舉的民用船前來救人,便很難推高氣氛了。

說到這裏,大概令人以為我很不喜歡《鄧寇克大行動》,恰恰相反,就算不是十分喜歡,一如不少外國評論般,我認為這套電影,比Christopher Nolan的前幾套作品都要好一些。

非典型戰爭場面

電影開局的處理很快令觀眾入戲,尤其色彩處理上很有心思,無人的五顏六色小鎮,毫無典型戰場的感覺(歷史迷或許另有高見),再續漸縮窄到少年兵身上,帶觀眾走到蒼白的海灘,是很簡單而到位的處理,有些評論認為,《雷霆救兵》(Saving Private Ryan)槍林彈雨的開局堪稱經典,也更真實反映戰爭的面貌,比本片優勝,固然喜歡那一套戲的開場,實屬見仁見智,然而單純以鏡頭和場面調度而言,《鄧寇克大行動》這樣處理絕不遜色,美術方面也應既一功。

這種乾淨利落的拍攝手法,大致也延續到整套電影上,片長106分鐘,比導演過往的作品都要短,很明顯是經過刻意節制,雖然怎樣也有少許「扮嘢」,分作「一小時、一天、一星期」,但相比《潛行凶間》 (Inception),搞出層層夢境,還要每層的時間快慢不同,幾乎令人傻傻分不清,今次把三段故事交錯剪接其實不算複雜,算是玩得低調了,當然這種剪接手法不是新鮮,但用來呈現戰場上,守在不同崗位的軍人怎樣互相影響,便剛剛好了。

文:何恒

編輯:蔡曉彤

fb﹕http://www.facebook.com/SundayMingpao

原文載於《明報》星期日生活(2017年7月3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