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智華:DQ後局勢論2——從DQ走入BAN?

上期DQ後局勢論談到各方的困局,惟政局瞬息萬變,過去一星期又有新變化。城大專業進修學院學生莫嘉傑要求撤銷劉小麗立法會議員資格的司法覆核被撤回,加上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聶德權日前提到對於立法會補選未有定案,要待DQ案所有法律程序結束、最遲9月的上訴期限已過後才有「明朗決定」,他又明言現階段難以評論會否分開2次進行補選。法庭及政府的舉動令沉寂多時的DQ事件再度發酵,重新喚起市民關注。

DQ案告一段落

法官命令莫嘉傑撤銷司法覆核的申請,且同時須支付訟費。法庭的裁決引來非建制派支持者對莫氏的嘲笑及挖苦,網絡呈現一片「喜氣洋洋」的景象。然而,劉小麗早就被DQ了,是次裁決基本上沒有影響到其喪失立法會議員資格的根本事實。法官區慶祥的判詞指莫嘉傑不是劉小麗參選選區的選民,故無資格提出司法覆核。

與此同時,有「長洲覆核王」之稱的郭卓堅亦入稟取消葛珮帆和柯創盛的立法會議員資格,其以二人學歷虛假為由申請司法覆核。一般而言,司法覆核有6個月的興訟期限,政府和市民難以就去年10月議員宣誓違法再提新訴訟。縱然郭氏以二人一直在標語及卡片上使用相關的學歷銜頭作為入稟的法理依據,惟其居於長洲,按理是新界西選區的選民,而葛珮帆和柯創盛的選區則分別是新界東及九龍東。日後法庭在處理郭卓堅的司法覆核時,確有可能再以莫嘉傑一案的判例作參考並撤銷其申請。在法律角度上,郭卓堅的司法覆核勝算不高,此案對政壇的影響性有限。唯一該思考的是法庭作出裁決時會否碰上補選或其他重大政治事件,導致民情更洶湧;局勢更複雜。

補選的抉擇

「如何進行補選」是一個影響巨大的政治決定,而政府最佳的決策是按兵不動。在DQ了6位非建制議員的情況下,建制派在總席數及分組點票均超過半數。惟建制派在技術上幾乎不可能擁有超過全體2/3的議席,因此親政府陣營現時在立法會的勢力已達至最大化。

誠如上述所言,如今再難有議員會因司法覆核被取消資格,短期內議員席位難有變動。倘若非建制派內部沒有出現太大矛盾或重大變故,理論上他們在補選中佔有優勢。當有3個或以上的地區直選議席回到非建制派手中,他們便能重獲分組否決權,屆時立法會的勢力平衡又會重新恢復至DQ案判決之前。如何可以在不觸動民情之下又保持現有優勢?最理想的做法是拖延補選,將該6個議席出缺的情況盡量延長。政府以針對DQ案的上訴程序未結束為由押後開始補選程序,這一來符合法治精神及程序公義,向公眾宣示遲遲未開始補選的責任在上訴申請人身上,不會得失非建制支持者;二來有效延長議席出缺期,維持親政府陣營在立法會的勢力。雖然法例未有規定政府須何時舉行補選,但政府亦不可能將之無限期押後,至少不能在該屆立法會任期結束前的4個月內舉行。參照2016年的補選事件,湯家驊從6月22日宣佈辭任立法會議員;10月1日正式生效;至2月28日正式投票,議席出缺歷時5個月。若政府沿用2016年補選的做法,在今年9月的5個月後才完成整個補選程序,那政府現今在立法會的優勢便可無聲無息地延長至明年年初。當然,政府亦可以6個議席的補選涉及更複雜的技術問題,甚至以應否透過合併方式進行補選,尋求社會廣泛共識為由將其進一步押後,在時間上延長自己的優勢。但不論將來是否以合併形式舉行補選,以溫和手段將現今立法會的局勢凍結下來乃當前最符合政府利益的做法。

禁止被DQ者參選?

行政會議成員湯家驊認為,法庭對DQ案的裁決可能使6人未必能通過參選確認書一關。其指出法庭在客觀觀感上認為DQ案6人不願意擁護基本法,如果欠缺有力的證據證明他們已經改過並真誠擁護基本法,選舉主任未必批准他們再次參選。於2016年,選舉主任便曾以不信納參選人「實際上有意擁護基本法」為由而取消其參選資格,因此湯氏的說法並非絕無可能。事實上,有關被DQ的6人能否再次參選的問題一直沒有被非建制陣營認真看待。

宣誓風波時,人大對基本法第104條的釋法指出:「宣誓是該條所列公職人員就職的法定條件和必經程序。未進行合法有效宣誓或者拒絕宣誓,不得就任相應公職,不得行使相應職權和享受相應待遇」;及「宣誓人拒絕宣誓,即喪失就任該條所列相應公職的資格。宣誓人故意宣讀與法定誓言不一致的誓言或者以任何不真誠、不莊重的方式宣誓,也屬於拒絕宣誓,所作宣誓無效,宣誓人即喪失就任該條所列相應公職的資格」。這兩項條文意思相近,但用字卻略有不同。在法律角度上,人大不會故意釋出兩條意思相同的條文。在上述兩項條文中,後者明顯比前者更為詳細,而且兩度強調「資格」二字。從文字角度上看來,「不得擔任該項職務」與「失去擔任該項職務的資格」便分別有不同的意義,而且「失去資格」的嚴重性更遠比前者為大,此乃從根本上去除該人出任議員的條件。「喪失就任該條所列相應公職的資格」的時效性有多長,是單單該次抑或永遠剝奪宣誓失敗者擔任該公職的機會,依然留有空白餘地。

餘論

近日開始出現有關被DQ的6人能否再次參選的討論,相信建制陣營今後會繼續尋找禁止他們6人再次參選的法律依據。隨著DQ案的落幕、補選的來臨,建制及非建制陣營針對上述問題的輿論戰將越演越烈。若「禁止再選論」當真成立,餘下的非建制派或會對該6個議席毫無顧忌地你爭我奪,建制派或能在票源零散化下獲漁翁之利。即使「禁止再選論」未能成真,但只要其獲得社會熱議,也許能在心理戰上先勝一仗,為部份被DQ的參選人或其支持者帶來無形困擾,削弱非建制陣營實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