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志強的風水觀

風水保護算不算原居民的「傳統權益」?

把新界租借給英國人的《展拓香港界址專條》可沒把「風水」二字寫在裡面啊,即連《基本法》第四十條亦沒有清楚註明「傳統權益」包含風水,所以,有點曖昧,有點麻煩。如果說這是新界「傳統」,難道只有新界人信風水,住在港島和九龍的華人便不信?如果說重點是「保護」,那麼,必須先有辦法證明風水確是「權益」,碰了便不好,不碰便安全,這又誰能做到呢?誰有這天大本領,拿出證據與數據,支持某種風水格局絕不能碰?

或許也正因沒法證明,所以更是厲害的武器。兩造談判,或所謂「摸底」,談錢談地皆有具體數字可供爭論,但只要其中一方祭出風水大旗,一切即化具體為抽象,桌上之戰盡變「心戰」,清官難審風水事,看誰有能力堅持到最後。

新界人當然並非首次祭出風水武器,蔡思行博士在《戰後新界發展史》裡整理過一些研究資料,呈現了好幾個趣味個案。據說戰前港人有句順口溜,「想發財就搭船去金山,想快活就執起包袱跟戲班,想賣鹹鴨蛋就行路去荃灣」,只因二十年代末修建城門水塘,爆發瘧疾,許多工人命喪於此。為求趕工,港英政府提高工資到日薪七毫半,兼包一日三餐伙食,吸引了幾百個農民放下鋤頭,前往賣命。死亡仍然繼續,墮崖而死,爆炸而亡,今天的繁榮荃灣其實曾是苦命勞工命喪之地,天空上滿佈怨靈。

當時即有傳聞,水塘傷害了荃灣山神,神靈不悅,應該停工。但港英政府沒有理會,照鑿照建,居民亦徒呼奈何。至於1915年開闢青山道、1939年挖拓木棉下村後山期間,亦有村民無故猝死,村代表何祿基即以風水為由撻伐港府,認為村口佈局本像一艘輪船,無風無浪地航於海面,工程啟動,建了一條大水渠在路中央,等於把輪船攔腰斬斷,不沉也很難。村民為此抗爭,傳媒輿論加以聲援,不知道港英有沒有派遣懂得廣東話的鬼佬高官前往摸底,但總之,抗爭無效,工程沒停過半天,香港的所謂發展腳步從未因風水受阻。

蔡思行在書裡轉引過侯志強的風水意見。侯說,許多風水其實只是環保,村民種樹避暑,心情爽快,社群歡聚,生活便快樂了;反之,破壞了社群團聚,人心鬱悶,自然影響健康,命都短幾年。可見新界土豪未嘗沒有自身的「風水科學觀」,只不過,有事時談風水,無事時說環保,長短棍任用,此乃新界人之精明傳統,無得頂呀。

原文載於《明報》副刊(2016年9月2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