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守黨輸在選舉制度

上周筆者曾在一個節目提過,英國大選出現懸峙國會機會好大,但就與當時香港傳媒所引述的英國民調結果不同,搞到同事及朋友都覺得我太武斷。查實我也沒有水晶球,也是三分民調,七分直覺而已。電視節目時間往往太短,三言兩語好難詳細道出想法。筆者基於3個直覺,覺得懸峙國會的機會好大:

一年半載就面對選舉 選民「火都嚟」

其一,首相May姐文翠珊公布大選,一般選民會感覺:吓!又嚟?因為自從保守黨卡梅倫連任之後,英國的政治大頭佛,就是政治議題。2014年卡梅倫搞蘇格蘭獨立公投之後,卻間接令蘇獨思潮坐大,蘇格蘭民族黨更坐大。去年卡梅倫搞脫歐公投,又係搞到社會撕裂,最後卻脫歐成功,大家錯愕,現在天天報章頭條就是脫歐。斯時May姐又想借脫歐議題主導大選,選民平均一年半載就要面對選舉或公投,其實真係「火都嚟」。因為現在歐洲問題的始作俑者,就是保守黨。因此,選民不滿,用選票發泄,好有理由。連倫敦肯盛頓選區(可謂保守黨的票倉),又是英國人均最富有的地區,都要泄憤地、歷史上首次選出一個工黨議員,可見選民之火滾程度,連有錢佬也嬲至沸點。當然,倫敦選民出名反叛,地方議會要務實,選市長就往往傾向選出立場極端的政客做市長,卻是後話,有空再談。

其二,May姐之不濟,從堅拒出席電視論壇可見一斑。港人工作過勞,睇手機多過睇電視,即使有空睇電視也不如煲美劇。但英國人(倫敦例外)都是相當注重工作與生活之平衡,加上公共交通工具班次關係,不少人都在收工後趕回家。晚上看部分與政治有關之節目,有可能就是決定投票取向的關鍵。當然,May姐怎會不知道英國平民百姓的生活?只是,當她決定不出席電視辯論之後,原本也不會出席的工黨黨魁郝爾彬卻轉軚出席,令到代替May姐上陣的內政大臣被其他政黨在節目內「修理」,選民會想,究竟May姐搞乜鬼?怕什麼?選民情緒有反彈,是必然的事。

選民審視保守黨反恐政策

其三,內政上,恐襲的輿情反彈,矛頭直指保守黨之不濟。曼市及倫敦相繼恐襲,身邊朋友多會認為,英國選民多會希望有一個強而有力的領袖,或做生不如做熟,選現任的May姐強打下去。但話說回來,從英國輿情可見,卻非如此。部分人士卻會認為,英國恐襲一而再再而三之發生,是否代表了保守黨的反恐策略出現問題呢?工黨狙擊保守黨時代怒砍差人預算導致反恐力度出現問題,可能扯得幾遠,但就至少喚醒了選民,要好好審視保守黨管治下的反恐政策,是不是May姐說的,加強對互聯網監控是一個有力的方法呢?別忘記,英國的司法系統,是不會陪May姐玩壓制人權的操作呢!

工黨要乘勢而上 需更大努力

從總體得票率來說,保守黨佔約42.5%,比上次多了約5.5個百分點,所以她牙斬斬不願下台,而且也顯示了英國人普遍仍是想脫歐的,只是在選舉制度下,工黨贏得較得票率高的議席。說到這裏,保守黨是否應回想,當初卡梅倫是否應該同意推行比例代表制?當然,這是否代表工黨經此一役,就成為有執政力的政黨呢?這又未至於此,因為郝爾彬的政策又暫時太過激進,未能完全取得選民的支持。在國庫空虛的情况下,郝爾彬重提加大政府公共開支,錢從何來呢?這相信也是選民憂慮之處。但假如各方都認為,此次保守黨之敗是因為May姐錯估形勢多過工黨反彈有力的話,工黨要乘勢而上,亦需要更大的努力,郝爾彬下一步就要證明,其有執政之能力及準備矣。

文:王慧麟

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2017年6月1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