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樹護樹,從台灣護樹說起(之一)

本港沒有完善樹木管理系統、樹木辦形同虛設等問題,一直遭人詬病。只是想不到,歷史重覆得這麼快,四棵依附着半山般咸道石牆的細葉榕,連緬懷也來不及,竟遭路政署先斬後奏。

依傳統報章報導指,樹木辦曾表示,現時由政府各部門管理的石牆樹約有三百八十棵,文中又指,有樹木專家估計,本港石牆樹最少超過一千棵。即是說,同樣情況,似乎陸續有來,悼念之餘,還要注意,目前至少仍有一千棵樹,要由我們的雙手來守護。

其實,在般咸道一棵百年石牆樹突然倒塌之後,筆者到台,訪問了兩位民間團體召集人,希望從近年護樹比較有成績的台灣身上,學到一點什麼,但萬料不到,回港那天,正是老樹歸天之期,好不痛心。

不知這篇簡短訪問是否已經不合時宜,唯貼上來供大家參考。

受訪者一:游藝,宜蘭人,自少跟父母來台北生活,現在是一家衣服店的小老闆,身為松菸公園催生聯盟召集人的他,在反巨蛋一役,為了護樹,走在前線。

保樹護樹,從台灣護樹說起(之一)

記:當前台灣護樹最大的困難是?

游藝 :是觀念,大部份人都誤認為樹木是可以移植的。其實,樹木不止於外表生命的存在,而是站的位置,樹木的存在也代表了我們。在面對社區改建時,那些樹木還在,那些居民,看到那些樹,就知道家在那裡。樹木是很重要的情感連接,避免移植樹木,也是我們主要爭取的方向,不希望未來的小朋友,看到一條路,完全不了解以前是長什麼樣子。

記:台灣護樹團體主要想改善的是?

游藝 :開發前的規劃。你在選地方去蓋巨蛋或其他的公共工程時,應該先考量那一塊土地上有什麼東西,畢竟土地不是空地,或把樹當成沒有關係,其實種狀況,每天都在台灣一直重覆發生。

記:柯P上台後,大巨蛋的情況如何?

游藝:雖然沒有解決到根本性問題,但情況已改善。園區原來還有樹會受興建公營住宅影響而移走,但早前到市政府開會,他們改把大規模移樹的方案改掉,我就經常說,政府好應該在原來的土地上建,不要把樹挖走。

不過,大巨蛋確是一個悲劇,明知道有很多樹,卻沒認真思考能否被留下。大巨蛋的工地,本來有1000多棵,被挖走了800多棵等待移植,今年3月12日去探望時,剩下200多棵,死亡率太高。人們都是以有錢就買得到樹的態度,去對待那些樹。

記:你對香港的石牆樹存活有什麼看法?

游藝 :台灣也有這些石牆樹,最好的方法是盡力改善石牆樹的生長環境。樹會倒下來,是因為你讓它根部抓住的地方太少,馬路大部份也是水泥地,沒法好好生長。有老樹的路段,政府應該改善道路設計,以樹木的健康生長為優先。讓樹長健康就不會倒,你看世界上有多少大樹也長得很漂亮,每棵也有幾百年的歷史。

保樹護樹,從台灣護樹說起(之一)

記:給樹以生長空間,有沒有成功的案例?

游藝 :台南成功大學,原本要開路,而路中間有樹,樹被路包圍起來,生長環境不太好,後來政府在旁邊做調整,給樹多點生長空間,把樹留下來,後來樹就長得很不錯。

記:台灣的教育有沒有關注護樹知識?

游藝 :人說台灣的教育要以身作則,可是台灣很多學校的校長,卻是以身作則地在斬樹,護樹的許多案件,很多都是來自於學校的,說要蓋停車場什麼的,優先被選上的,往往是那上有樹的地塊。

記:台灣不是有樹保法嗎?

游藝 :部份市有樹保法,台北市更是第一個有樹保法的地方,但是不夠嚴僅、執法不認真,負責的公務人員太少,很少會依規定主動去檢視樹木,也是要公民團體去舉報。

記:台灣颱風來之前,也會有修剪?

游藝 :台灣經常面對過度修剪的問題,說是因為怕颱風來,樹會倒,但你看有很多大樹,風來根本不會倒,反而樹木過度修剪就會生病,像人一樣,擦傷不照顧,有機會得敗血病,如果把一個人,本來沒事的,把手斬掉,這是幹嗎?所以最後,這個也是觀念的問題。以為樹長那麼大,可以修一修,但是大家都忘了,樹才是更重要的環境資源。

記:台灣護樹有沒有世代之爭?是否只有年輕一輩,比較注意護樹有關的事情?

游藝 :也不是。老一輩擁護發展,但也會愛樹,例如我們剛剛收到一個案件,就是來自一位70多歲的爺爺。故事是這樣的,在南京東路,有一塊地是從前一位將軍的房子所在,原本國家想把房子送給將軍,但將軍很清廉,退役後,把房子還給國家,結果,國家把土地賣給財團發展。如今將軍經已過身,那位爺爺,就是將軍的老部下,說現在還有幾棵很大的榕樹,因為開發,快要被斬。

保樹護樹,從台灣護樹說起(之一)

記:台灣護樹的團體本身有什麼困難?

游藝 :大家都快食不飽,所以也沒多大的時間以及力氣去做,我為了反巨蛋,把房子都賣掉,現在要租房子住。搞活動就不能專心賺錢。我原本就是開店賣衣服,參與抗爭時,常常休息,在店也不專心,看資料寫東西,抗爭你也要有完整論述去說服別人。論述是在抗爭運動當中很重要的一環。

記:你認為台灣護樹比香港好的地方是?

游藝 :應該是政府對公民團體,目前還是比較友善,有事就通報市政府。我們甚至會有公園處處長的Line,可以直接Line給主管樹木的處長,例如早前有一宗北投公園的案件,本來有些樹因為得了褐根病 要斬掉,有市民找我們申訴,於是我們Line給處長,跟他說,居民怎樣怎樣,後來政府也同意先找醫生,看能否治好才決定斬不斬,救救看。Line是給團體的,可以事先的對話,會比事後的抗爭更重要,但前題建立在公部門的善意。假如政府把你當成勺民,以為自己就是對的,就什麼都不用談。

記:台灣遇到過有官員以樹木專家自居嗎,那是怎麼樣的一種態度?

游藝 :因為他們覺得自己比你們專業、有想法、正當性,所以不用跟你談,其實又是威權管治的,其實台灣一直也是這樣子的態度。說回幾年前的國際花博,沒幾個人知道,但花了150億台幣,挖走了1500多棵的樹,馬英九申請的,然後花完以後什麼都未有,留下花博公園,又沒公園的效果,自然原本就是一個公園,你又把樹挖走了,台灣每年都要花四至五億去維護園區。現在政府反而比較聽人民的意見,例如北投纜車現在也停建了(當然柯p上台是主要原因),所以公民參與很重要,希望香港也可以做得到。我覺得慢慢可以做到。

記:對於護樹抗爭還有什麼話要說?

游藝 :不要預設立場,不要說什麼年紀的人,十個會有九個反對我們,反過來,要說成是十個會有九個不了解,你要想辨法讓他們了解。如果預設了立場,你在面對長輩時的情緒,也不會是善意的。

後記:對「維修香港」耳有所聞的他,對筆者說也希望搞個「維修台灣」,不止護樹,而是從環保的角度,全面展開對台灣的修復。說時他正在「修補」新時裝店的地板,新店的一部份盈利,將會用作抗爭用途。

下一篇的受訪者,將會是台灣護樹團體聯盟常務理事張美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