倒錢落鹹水海

378萬選民資料被盜,選舉事務處官員終於現身解畫。

百思不得其解的是,月薪十多萬的高層官員,在公開場合回應最簡單不過的問題,是如此差勁,竟然變成一場災難。

兩部電腦如何被偷走?你不是刑偵人員,當然無法回答。調查還在進行中,知道也不會公開講,以免影響辦案。但立法會議員要問的是,兩部電腦放入上了鎖的房間後,還有沒有人看守?答案只是客觀事實的陳述:有,還是沒有,清清楚楚。但答了半天,甚至被議員大聲吆喝,還未能有一個清晰而明確的答案?

這位總選舉事務主任可能真的有難言之隱。例如,根據規定,電腦是應該是有人看守的,但職員不按本子辦事,有可能會受罰,為了保護同事,只能支支吾吾。又或者,上了鎖就算,從來都不派人看守,一直相安無事。今次電腦被盜,說明長久以來都防範鬆懈,阿頭一定要孭鑊。答有或沒有都死,於是避得就避,答非所問,帶議員遊花園。

這種旁門左道,連入世未深的小記者都應付不了,何况是身處議事殿堂的民意代表?

最後在議員們連番追擊下,不認不認還須認,事實就是:兩部電腦放入上了鎖的雜物房,一眼睇晒,沒有遮蔽,也沒有人派人看守。

為何只有1194選委的小圈子選舉,要帶378萬選民資料的電腦進入後備會場?這個連問責局長譚志源都想問的第一個問題,也終於有了答案:是用來核實選委身分,提防白撞。

但總選舉事務主任的答案帶來更多問題。問題一:即使要核實,載入1194選委資料就夠了,要齊300多萬選民,完全是多此一舉。官員說歷次選舉都會這樣做,但經過今次,又突然發現可以毋須如此。究竟發生咩事?問題二:即使真的要用300多萬選民資料來核實1194選委的身分,選舉事務處早已有完整系統,公開給選民查閱,只需輸入身分證號碼,中文或英文姓名,再回答兩個住址選項問題,就呈現出地址和選區等資料。市民可上網查閱,為何選舉事務處職員要冒遺失的風險,把資料載入電腦?

選舉事務處向300多萬選民發出道歉信,未計職員工資,淨郵費都起過500萬,納稅人的錢,就這樣倒落鹹水海!

文:吳志森

原文載於《明報》副刊(2017年4月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