倫志偉:反對完美?

作為一個消閒跑手,設想自己穿上快乾的排汗運動衫褲、腳上踩著輕盈與備有吸震物料的跑鞋、頭上戴上能抵擋紫外線的太陽眼鏡、手腕上是擁有 GPS 計距計速功能的電子手錶、隨身腰包中備有可補充體力的能量啫哩。穿上了這身今時最流行的跑步裝備,再讓我返回到 100 年前的賽跑場上,這時候,除我手上的計時手錶得物無所用外(100 年前還沒有人造衛星),觀眾看著我的這身裝備時,他們會如何反應呢?

倫志偉:反對完美?

作弊!下流!卑鄙!這時候的我被觀眾喝倒采與擲雞蛋,便恐怕是我會得到的,再自然不過的群眾反應了。

反過來說,若換上今時今日,有人穿著 100 年前的跑步裝束:棉質上衣、及膝短褲與使用皮革及粗布物料製成的跑鞋來參與今天的長跑比賽,並在賽事中出現受傷情況時,我們又會有什麼反應呢?

倫志偉:反對完美?

傻佬!白癡!抵死!這恐怕便會是我們即使不宣諸於口,也會在心裡暗暗嘲諷的說話了。

剛讀完了哈佛哲學教授 Michael J. Sandel 的《反對完美》(The Case Against Perfection),當中以反對將基因工程學應用在基因改良上的用途為主旨,但其論點與邏輯其實無異於上述時空穿越的第一個例子,是一個抱持著舊標準的看客對新科技所帶來的新標準的自然排斥。

倫志偉:反對完美?

基因改良技術的出現,無疑正在為人類帶來空前的巨大轉變。在不久的將來,父母將可以為孩子度身訂造他們心儀的基因組成,想要孩子聰明一點、身材長高一點、膚色白滑一點、甚至是免疫於某種遺傳疾病等,似乎都可以憑單執藥,悉隨尊便。

但 Michael 對這趨勢卻表示極大憂慮,而他反對基因改良的理據與坊間一般憂慮技術安全與富人掌握不對稱優勢等論據都有所不同,依他說,基因改良的根本道德問題就在於:它會使人類喪失對生命的尊敬,也不再視生命為一份恩賜。

這說法很獨特,也隱含著某種神學的味道,未必能令所有人輕易接受,但若然我們以科學上的「不可預知性」或者是日常用語中「運氣」這樣的詞彙來取代他所講的「恩賜」的話,Michael 在書中羅列的大部份擔憂其實都是有道理的。

正如 Michael 在書中指出,構成一個社會的凝聚力與維繫一個家庭的倫理力量,都是以這點「不可預知性」或「恩賜」為基礎的。事實上,我們的相貌、身高、才智、性格與各種各樣構成我們作為一個獨一無二的人的原素,從來都是不可控制與不可預知的。正因為這種不可預知性,我們便無法將心中的不滿訴諸於某個具體的對象了,即使我們確實遺傳了父母的基因,卻總要首先感謝父母賜給我們生命,而不能責怪父母為什麼不將我們生得聰明一點,或是漂亮一點。

然而基因改良卻將上述的倫理關係徹底打破,面對別的經過基因改良而獲得優勢的孩子的競爭,孩子現在有了足夠理由去質疑自己父母為什麼沒有將自己設計得更完美。父母對孩子的責任因此空前地膨脹,甚至到了威脅到孩子作為一個獨立自主的人的地步。而天生天養也不再是父母可以擺脫責任的藉口了,就像文章開首時舉出以 100 年前的跑步裝備去參與今天的比賽的例子可見,拒絕與時並進的父母是不會得到社會同情的,並只會在遭逢失敗時受到大眾的冷嘲熱諷。

除了家庭關係的淪陷外,由於基因改良降低了生命的「不可預知性」,使得人類愈來愈自尊自大,缺乏了感恩的心,便更加不會對別人的不幸泛起同情,也進而破壞了社會上凝聚各階層的力量了。

我相信 Michael 在這方面的憂慮是完全合理而且推理正確的,但他所渴望與呼籲的,意圖以立法來限制基因改良的努力,卻注定是徒勞。

人性是會不惜一切去爭取比別人優勝的,說這叫進取也好,說這叫熱愛攀比都好,但這個過程是不可逆轉的,而且會不擇手段,我們甚至會不惜丟棄某些本應珍惜的東西來換取所謂的進步。看看當下的我們,即使生物科技的衝擊還未正式來臨,人們不惜犠牲親情去換取競爭優勝的手法還是會層出不窮。在今天,對於那些孩子在幼兒階段便即揠苗助長的家長,你以為所謂快樂成長對他們有多重要呢?而對那些在孩子已進大學後卻仍照顧周到的家長,所謂培養孩子獨立性格對他們又有意義嗎?

往日的價值在今天的社會已變得愈來愈無意義,原因是世上不單只只有科技在變,看客們的態度也在不停地改變,是這群看客(即社會)的態度決定了今天的標準與規範。

這一切一切,都使得我們作為上一輩的香港人,以往日的經驗來看事情時感到惋惜。但我相信,若然有 100 年前的人能穿梭時空來到我們今天的社會,看到高度城市化使鄰里間變得愈來愈疏離,又看見遍地的一孩家庭使得普遍孩子不再感受到兄弟姊妹的手足情時,他們也是會感到同樣惋惜的。

《反對完美》令我印象最深刻的,是它引述了神學家 William May 談到父母對孩子之愛的定義,據他說,我們給予孩子的愛是分兩類型的:接受之愛 (Accepting Love) 與改進之愛 (Transforming Love)。接受之愛教我們接受孩子與生俱來一切的好與不好;改進之愛則要我們負起引導與教飬的責任,驅使我們努力為孩子的未來福祉籌謀。兩種愛相輔相承,也互相制衡,接受之愛抑制著無止境干涉與改進的衝動,使得父母不致變成獨裁暴君;而改進之愛又防止了接受會變質成溺愛,使得孩子不會變得任意妄為。

倫志偉:反對完美?

但在基因科技的大趨勢下,父母都要全面朝改進之愛傾斜,大家都害怕在競爭中落後,都爭先恐後地要訂造出一個完美的孩子。但世界究竟會因此而變得愈來愈進步,還是愈來愈退步呢?我們都無法去猜度,無力去抗拒,都只能拭目以待。

或許終有一天,基因科技會發現一種能導至善良、合作、關懷弱小與促進和平的基因,而當社會發現這是一種好東西後,又會強制要所有孩子都植入這基因,情況就像今天我們要孩子接種疫苗一樣,到時候,或許 Michael 在書裡的疑慮便可一掃而空了。

但不管基因科技最終要帶我們往那裡去,孩子始終是由我們親手帶他來這世界的,而我們可有半刻停下來想想,自己因何要將孩子放到這匹脫韁的野馬上,去參與這場殘酷的競賽呢?而我們還敢說這叫愛啊!

原文載於作者網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