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如你的世界,只(能)有TVB

七警判刑,(我的)面書上出現一片壓倒性的歡呼,但實體世界裏的我,卻完全感受着另一回事。

事關家人因事入院,令我也在醫院待了幾天,正好橫跨了七警準備判刑、宣判,以及事後的論爭;而當小鳳姐在面書中被召喚過不停時,我在醫院裏看了兩天的TVB。意思是甚麼?就是我看了兩天的「收工男」、看了兩天的陳祖光,以及一天的盧偉聰,曾健超?印象中是有的,在下層的滾軸中掠過,然後昨晚開始就是不停的曾蔭權和出現了三數次的何柱國,轟炸程度,連媽媽也忍不住說「唔睇啦,講嚟講去都得嗰兩單嘢,好悶。」

對,好悶,因為它有如羅家英一般在你耳邊Only you了一整天,的確,你聽了一整天新聞,甚至覺得到了「飽」的程度,但其實你聽到的就真的只有Only you;另一邊的聲音?事件的相關資料,抱歉,這裏沒有提供。

「上網咪有囉!」

對,我也知道,但這一次的經歷,我絕對感受這事的可怕:假如有人只(能)看TVB,我與他基本上是不太能對話的,因為我們接收的資訊、所持有的世界觀,太不同。

我總覺得,香港的新媒體和傳統媒體的歧路,很大程度始於雨傘:當支持佔領的一方意識到只有新媒體才能(相對)貼近事件原貌時,傳統媒體還依舊停了在過去,加之立場、自我審查等諸多影響,根本不可能再被輕易相信。經歷過佔領的人常說的「回不去了」,我想,對媒體的認知也是其中一例,但要緊記,在我們回不去的同時,還有很多人沒有出走過,而當大家為七警判刑而歡呼,為這遲來的公義而高興,為法治證明了當日TVB記者的判斷正確時,容我潑一下冷水,因為憑這兩天的觀察,今天的TVB並沒有因為這判決而有任何改變,甚至因為敢言記者(當日堅持的一群)走了而變得可怕,而更可怕是,它仍然影響着很多人,包括你和我身邊的,以及每日生活會接觸到的。

「要先知道自己的不知道,才有可能去處理這些不知道,繼而知道更多,假如你一開始已經自覺自己是全知的,那你只會永久地繼續無知。」所以,久留在網絡世界也有一定危險,畢竟這也可能是另一個更巨型的TVB。

步出醫院,頓覺海闊天空,是因為我重新呼吸到新鮮的空氣,也是因為手機的網絡接收變好,資訊再次變得自由。

原文載於作者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