偏執太多 體諒太少

林鄭月娥777票、曾俊華365票。選後,有人說泛民策略投票全輸、天真。究竟什麼才叫輸?連輸贏的定義也沒講清楚,實在無助於檢討路線。回想未開票之先,社會主流對於創造奇蹟,也就是曾俊華當選的期盼,已經成為一股難以抵擋的壓力,當有選委不覺得值得一博,民意已排山倒海要求你一博。我認為即使寫「馬後炮」評論,與其純粹點評誰輸、誰天真,較負責任的態度應該先想想:民主派在有限的環境,可以怎樣面對曾俊華的高民望局面?我們都知道無論做什麼,終歸改變不了「欽點」林鄭事實,這次民主派的行動,離做得最好差多少?

沒有民意如淘空靈魂

若真要說民主派在特首選舉輸什麼,分別是不再如以往有多數民意背書。民主運動自1989年起已27年,民主派一直沒有什麼可恃,只有大多數市民支持普選。但這次公眾普遍瀰漫厭戰情緒,表面上選委會選舉取得好成績,但當曾俊華以相較林鄭月娥具親和力、「沒那麼西環」的姿態參選,便與厭戰的民意一拍即合。

民意的主導權落入曾俊華,民主派的行動便變得光怪陸離。策略派追求民意認同,只能跟?曾俊華團隊的「休養生息」、「重回昔日香港」想法走,結果失去話語權。
「lesser evil」所以為「evil」,是因為沒那麼差還是差,但竟然有人真心背書,「evil」變「angel」。原則派仍沿用舊有邏輯,以為追求政治正確,足以扳動傾向民主者支持,卻愈堅持愈邊緣,喪失群眾支撐。兩派恍如被盜走靈魂,社會也由爭取民主,退往「兩害取其輕」便了事。

問題出在哪裏呢?回想「民主300+」勝選為止,還未至於出現所謂論述缺席、行動失焦問題,作為身處策略派及原則派的參與者,我對特首選舉的自我檢討,是民主派比5年前注重了利用選委議價,卻輕看了連結市民的重要性。勝選後選委的歸選委、公投的搞公投,另又推舉「長毛」(梁國雄)參選,各自為政。我們也沒有具指引性的權威綱領,凝聚市民的民主呼聲。數字上,5年前22萬人參加民間投票,今年6萬;姿態上,過往兩屆有民主派候選人,5年前六四、政制是仍不時鞭撻建制候選人的必答題,今年我們極力追求「兩害取其輕」,卻把民意正當性相讓曾俊華,終於在他眾籌的嘗試,演示了他取代民主運動的勝利。

本來可做的不多

不過我們都從現實結果了解,特首選舉本來可以發揮的民主倡議很有限,特別是社會運動弱勢的年頭,人民覺醒難求,保住民主旗幟已是萬幸。只不過若從頭來過,或許民間公投成事,可以成為對着「薯粉浪潮」的救命草。提名期推舉公民提名候選人,投票期「民主300+」有足夠的選委擺上投票權,由市民決定投票意向;公投內容除了支持候選人,可連帶關鍵議題表態,使民意不至於扭曲為忽然支持8.31篩選、23條的候選人。相比選後被說成民主陣營被牽着鼻子走,民間公投至少成為民意的寒暑表,可把今次民意引導回民主改革的表態戰。

然而民間公投遭冷待,民意終歸聚集不了,訴求更加談不上。公投系統發生技術問題,固然帶來影響,我無意怪罪技術人員,但除了人民力量、社民連、自決派,沒有幾個民主派落區提名特首。最難認同的,是余若薇撰文指民主派若阻攔胡國興入閘,與中聯辦手段有何分別,那為什麼支持胡國興,也不支持爭取公民提名入閘的梁國雄呢?介意梁國雄不合適也罷,但若有民主派如果仍介意3年前公民提名概念拖垮國際標準方案,那是更加無謂。到投票階段,公民投票已不成氣候,無力回天,假使民主派重視商議民主,與負責者理順技術問題,戴耀廷團隊便不至於孤軍作戰。

共識政治的倒退

因此,一場波的輸贏不是最重要,最重要的是踢出自己的態度。一再重申民間公投之重要,是因為我相信凝聚各派別到市民,是政治行動的基礎,是實踐政治論述之根本,這是「和平佔中」建立的商議道統。除非有人提出各自為政比共同參與有效,否則絕無理由把建立過的努力推翻。相信一個黨,不如相信每一個黨。

這也是我回應一眾不負責任的選後評論的答案。恐怕很多原則派聽罷,仍不會體諒爭取群眾支持(包括「薯粉」)的重要。在他們眼中,任何認同小圈子選舉的行為,都無法接受,甚至視公投制度為給予民主派「造王」機會的工具。好像比原則派更原則的區龍宇,認為毋須與招安(策略)派和解,「只應堅守民主立場及一切公民參政的價值」,凡與宮廷權謀相涉,包括票投「薯片」,都是上當。在我看來,沒有人能阻止任何人明哲保身,但那不是從運動組織角度設想;若最後那仍是主流民意,支持民主的人又憑什麼拒絕一個阻止更差人選上台的願望?我曾撰文寄望中共「欽定」林鄭月娥當選後,原則派應把握時機把部分主流群眾拉回民主陣營,可是主流對曾俊華創造奇蹟的寄望超出想像。然而,我相信總比重申政治正確也不願思考借勢轉勢合理。

雖然難免有評論調侃,原則派嚴重脫離民情。但我還是要為原則派辯護:堅持實踐公民提名以至狙擊特首選舉候選人,我看不出哪裏做錯,總比「盲提名」曾俊華、到曾俊華造勢大會撐場、為曾俊華軟化民主立場來得正確。今次特首選舉,很多策略派完全表現了對人民授權的輕視,我很希望他們想一想:沉醉於替曾俊華說項,一句「政治現實」便把人民承諾推卻,鮮有以公投爭取授權,究竟是哪門子的民主運動?

這次特首選舉顯示民主陣營偏執太多、體諒太少,即使掌握更大的選委影響力,卻未能及時準備各派基本認受的應對綱領,使以往行之有效的商議共識機制無法成事,不能不說是倒退。結果,有限環境下權衡現實與平衡的,卻是好些民主派選委。他們盡最大努力要求候選人認同民主及較進步的施政理念、預留提名權予公民提名候選人。

有時原則策略,未必一定要分得那麼細。

文:區諾軒

作者是民間人權陣線召集人

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2017年4月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