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吾:收你做我的迷

歌唱組合C AllStar 早陣子在香港紅磡體育館舉行他們休團前的最後一次演唱會,成員之一的On仔(陳健安)因為練了一身美好的肌肉,嘉賓及網民大力擊節讚賞。可是事後On仔於社交網絡撰文,指自己那一天因為要練那一身的肌肉,結果令自己的身體「非常乾身」,聲帶都受影響了,唱到第三首歌的時候已經失準。

硬件練得上好了,軟件卻不配合。

帖文一出,他的「粉絲」當然鼎力支持,說他都唱得很不錯、身材練得很好。有些歌迷私底下都知道,On仔失準,而且他唱最多,一聽就知道,基於「粉絲」的愛,大家都保持緘默。只是,在網絡,大家都明白,有支持你的人,就自會有討厭你的人。有人開始質問,是不是為了「保持樂團的形象」,就令YouTube上觀眾拍的片子全部下架;也有人問,是不是為了在極短時間內練出這樣子的身材,就以針藥輔助。有健身教練對我說,也許是脫水太快,身體沒有脂肪,就會影響聲帶的表現。別人如何說他們的演出,我沒有意見。只是,身為朋友,識於微時,我得要關心On仔的身體狀况。他說他的健身過程是全natural(沒有使用針藥),我就相信他好了。

只是,不少他們的聽眾,都覺得On仔這次的決定,有點傻氣。有「粉絲」對我說,認識他這麼多年,如果不是盲目鍾愛他們,而是想聽他們唱歌,他們的唱功,當然是優先的。練身體,在舞台下脫衣服「賣肉」,對很多他們的聽眾而言,一點也不重要。畢竟,現在有社交網絡,也有很多妄想夢想當「網紅」的人,一天到晚都會脫衣服「賺like」過日子。當奧運跳水金童子戴利(Tom Daley)一天到晚都上載只穿三角小泳褲的照片,不穿衣服又一身好身材的人比比皆是,何苦要犧牲自己的歌唱實力而換一堆肌肉照片呢?

但我卻有另一種看法。畢竟他們只是小孩,在台上失準也不是第一天的事。他們開第一次紅館演唱會的時候,有朋友對我說,不明白為什麼我會這麼花時間去聽他們。因為,朋友覺得他們唱《天梯》也可以失準,釗峰(梁釗峰)痛哭失聲,唱不下去。「連自己的首本名曲都唱不下去,那怎麼行?小鳳姐(徐小鳳)會在自己演唱會唱《順流逆流》唱不下去嗎?」朋友問我。當然,用小鳳姐跟釗峰比較絕不合理,但對觀眾而言,就是這樣子。不是你「粉絲」的人,就是會有不同的期望,期望你好好做好本業。他們是唱歌起家的組合,唱得不好,我認識他們,當然會知道他們會因而自責。但對那些跟他們感情一般的觀眾,而又真金白銀花了鈔票入場的觀眾而言,當然會有點失望。

走筆至此,問題兜了幾圈,大家又有沒有想過,所謂歌手的「本業」應是什麼呢?我們要歌手「聲色藝」俱全,但如果現在我們對「色」的要求,是一種超現實的、網絡品味主導的要求,那歌手們又應該去追逐嗎?一幅裸體照,那種肌理,本來就是平面模特兒的水準,歌手又要跳又要唱,如果為練身體把本業的能力都失去,又是否值得?

除了歌手,議員也許都是一樣。這陣子,議員都好像覺得,在網絡娛樂網民是他們的職責一部分。這兩星期,有人廣傳某泛民議員在大牌檔又唱又跳,他們情緒高漲,可惜在場的「老外」一面靦腆,不忍卒睹。就連一些「深黃絲」的評論員都問,究竟在搞什麼,堂堂議員,為什麼搞得自己像旺角行人專用區的大媽一樣。現在,每次我看到他們在立法會,義正辭嚴地去訴說一地兩檢的方案如何不濟的時候,我都會想起他們在大牌檔的那些大媽舞。

說到尾,一個人忘了本業,只看着「迷哥迷姐」們的評語和數字,自會失去一些東西—— 一切他們失掉也不自覺但非常重要的東西。

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2017年11月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