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吾:說髒話

你身邊有沒有人會說髒話呢?

我有。你也一定有。只是你接受還是不接受而已。

念大學的時候在某電台做實習,巧遇詞界神人才子黃霑先生,得悉髒話之流利,令我肅然起敬。後來到陶傑先生的節目當主持,敬陪末席,咪後有着各式各樣的廣東髒話點綴其真知灼見,「小狗懶擦鞋」齊備。身為小聽眾的我,當然記得這種「小時光」,尤其是他罵蠢官的蠢行時,用上這些字詞,聽得過癮。

浸大學生會的學生代表衝上語文中心,說了一字髒話,但基於過程有面書(facebook)直播,因而引發左中右萬箭齊飛,飛往浸大學生身上。建制面書專頁剪輯短片,於各大WhatsApp老人吹水組廣傳,友人家中長輩都收了三四次,勾起了他們對文革的回憶。自稱中間理性的新民黨主席葉劉淑儀無寶不落,於面書發文,指學生應該學好普通話,考好普通話不為過。就連泛民之友、教育界的立法會議員葉建源都好像「驚浸大學生唔死」或是「驚人唔知佢唔係啞嘅」,對鏡頭發表他對浸大學生「衝擊」語文中心一事的「意見」,認為學生表現「粗魯無禮」、「不能接受」。

學生一方的說辭是,校方單方面「忽然提出」要學生畢業之前要修讀普通話課程,不及格者就有機會不能畢業,學生多次以各種形式表達不滿,不獲回應,直至事件於傳媒鬧大,校方才安排3名代表,分別是香港大學通識教育部的前「阿頭」、現任浸大副校長周偉立,協理副校長暨教務長黃岳順,及語文中心主任李贏西3人面對浸大學生。但因為在面書時直播的一句粗口,左中右、「廢不廢老」都直指大學生「髒話辱罵老師」、「有失體統」。罰則若何,乃是浸大的決定。校方認為這樣的方法是最好的「處理方法」,他們定會受公眾監察。我沒有意見。

我是一個大學的教員,我當然明白,學生面對課業有一定的壓力。尤其是過去幾年,當我見到愈認真念書的學生,愈容易染上跟精神壓力有關的病狀,我都不忍心把太大的壓力加諸他們肩上。

畢竟,這一代的大學生跟上一代的大學生面對的世道,已完全不同。像葉太或葉建源那年代的大學生,天之驕子,畢業後機會等着他們;他們亦絕對心知,就算在那個年代,跟他們相比質素平平的人,只要掛着一個大學學位,生活倒不會差到哪兒去。但現在的大學生不同了,畢業後找工作不容易,大學畢業生的首職薪津過去10多年的升幅緩慢,樓價物價都翻幾番,「父幹」、「母幹」成為大學生茶餘飯後的話題。大學生不是什麼,早就是這些年來社會賢達用作壓低大學畢業生薪津的手段。

只是,拉闊一點看,我自問也不是什麼迂腐的老思想了,究竟做老師的,應該為學生準備什麼,才叫做對呢?而我又應該要求學生做什麼、不做什麼、多做什麼、少做什麼,才會令他們在這個世界活得更好呢?同時,當很多人以為我是「KOL」,什麼「key opinion leader」,貼杯咖啡說句早都會有點「like」、有點reactions的時候,我頂多就是可以叫學生把功課準時投進信格。多次聽過,我的同輩們都在學期末的時候,總是三催四請千等萬等的才會等到學生的功課。

普通話能力,只是一種語言能力。何謂大學之道?何謂人之患?師者,所以傳道、授業、解惑也。又有幾個老師,可以天天抬頭,對着學生,都可自信地說,我都做得到?


作者是作家

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2018年1月29日),現題為評台編輯擬,見報原題:人人心中那一丁點點的虛偽,題圖為《唐伯虎點秋香》截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