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空氣行動:改變,就由重奪道路開始

在香港生活久了,很容易產生一種錯覺,認為汽車使用道路的權利是天經地義的:於是單車只能出現在單車徑裡,在公路上騎單車往往被汽車響鞍警告;連行人橫過班馬線時,都竟然要讓汽車先走,彷彿道路存在的理由,就是要讓汽車於其上馳騁。

我們有必要重溫香港一些基本的空間分佈的資料:香港1108平方公里的土地內,有40平方公里為運輸道路,與市區公私營房屋所佔的41平方公里相若;而69多萬輛使用道路的車輛,有七成是私家車,為什麼這些少數社會地位比較高的人所佔的空間,竟然就和數百萬市民所居住的空間相若呢?

如果說佔領顛覆了日常,除了我們對公共空間的理解,還有便是道路的擠塞常態。在佔領運動初期,夏愨道、干諾道中及金鐘道同時封閉,使用西隧通勤的上班一族,會發現西隧出口及近信德中心干諾道西及德輔道西交界的擠塞黑點,居然完全暢通無阻;平時至少花半小時才可以由隧道口爬到港澳碼頭的路段,原來只要五分鐘,巴士便可到站。

金鐘道重開當日,西隧出口便重現延伸至西隧九龍入口的車龍。健康空氣行動曾經於11月6日早上,派員前往信德中心附近實地視察,發現巴士在信德中心開往民光界及干諾道中交界時,往往要停車等候數分鐘,才能走完原本數秒已經可以走完的路程。

這其實反映了政府城市及交通規劃的思維,往往只顧不斷的興建道路,但卻從來沒有推行措施去壓抑使用汽車的需求。例如,面對港島交通擠塞的問題,政府便計劃興建中環灣仔繞道,以圖把駕駛往港島東的汽車由干諾道中分流。

不過,這種做法除反映道路使用權往富人傾斜之外,更可能忽略了一個最基本的假設:就是興建道路往往會提升該道路連接地區的汽車使用量,鼓勵一些原來未必有意欲駕車的市民,變成使用道路通勤的駕車常客,反而讓交通擠塞的情況,更趨嚴重。

早於1983年,當時的港英政府便曾經短暫地在中環等商業核心地段引入電子道路收費,希望可以減少道路的車輛流量。不過由於當時並沒有替代道路,計劃遭批評沒有給予駕駛者其他選擇,因此實施不夠兩年便遭擱置。政府理應趁中環繞道於2017年落成之契機,檢視實行有關收費、於交通繁忙地段設立低排放區等壓抑汽車需求的措施。

早前有團體建議,政府可考慮於德輔道中設立行人及電車專用區;根據該建議的研究,德輔道中每小時約有800架次車流量,相比起干諾道中的8000架次其實少得多。當初署方評估干諾道中會有四成的車輛改行繞道,如這估算沒有太大的偏差,照理即使德輔道中改為行人專用區,將來的幹道也有充足的容量可以應付。

要改變使用空間權力的不平等,打破「路越建車越多」的惡性循環,我們應該重奪被汽車霸佔的道路,促使政府接納於德輔道中設立行人及電車專用區的建議,並利用中環灣仔繞道落成之契機,研究落實設立低排放區、劃出巴士及單車專線,甚至是電子道路收費等需求管理措施,去顛覆現時政府「重車輕人」的城市及交通規劃,這便是佔領運動給我們其中一個重要啟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