偽君子與真小人

鬧得熱哄哄的醫管局改革草案,在大多數贊成下通過了二讀,儘管梁家騮不斷提出「點人數」以及提出中止待續議案來阻止草案,都依然於事無補。建制派不用多說,當然是盲撐政府的議案,像按掣機器般。而大家鬧得最勁的,就是泛民議員的意見不一。呵!你也可以說是意見一致,因為大部分泛民都投了贊成或者棄權。在進入這篇文章的主題《偽君子與真小人》前,先說說這個改革草案有什麼值得反對的原因。

整篇草案最亮眼的地方,肯定是引入非本地醫生來港就醫的部分。其實這地方亦是應該反對的地方。我明白香港本地醫生供不應求,「輪候急症時間是下年」的新聞及圖片相信大家都不會陌生。但是,中國醫生的診療文化,大家都應該知道,是「見錢醫人」,縱使你是急症入院,都要先付錢才能開始診治;甚至有「利是文化」,你給了紅包醫生,他們就會對病人「好一點」。另外,中國醫生的醫學用語與香港有很多不同,例如「吊鹽水」在中國是叫「打點滴」,病人形容「肚痛」,可以對著中國醫生要說「腹痛」才明白。有這麼多相異的地方,其實對香港的醫療系統其實百害而無一利。

另外,由特首委任的醫務委員會業外委員數目增加亦是一個問題。為什麼一定要由特首委任呢?委任誰亦是一問題,因為全「梁粉」的關係亦備受政治干預的嫌疑。而且,政府的「語言偽術」再次粉飾是次改革的漏弊,完完全全是「糖衣毒藥」。表面上說引入非本地醫生可為本地醫生減輕壓力,而且說改革是保障病人權益,其實整個改革有著為大陸醫生尋找在港工作的機會,根本是在增加本地醫生被炒的風險。而且病人肚痛到飛起時,難道他們要想起什麼是「腹痛」才能讓非本地(大陸)醫生明白嗎?我看不到有什麼為病人權益的地方。

只可惜,這些聲音恐怕在建制和部分泛民議員耳中,只是雜音。有幾多建制派及民主黨的人投贊成通過二讀,連以「守住議會最後一個位置」為旗號的公民黨議員楊岳橋都投了贊成,就知道這些議員有多麼的「為香港」、「為香港人爭權益」了。

我絕對同意這一點:在議會上充斥著「偽君子」與「真小人」。「真小人」,呼之欲出就是建制派議員,他們有多麼的惡名昭彰,多麼的自視過高,多麼的戾橫折曲,在這裡不用多說。但我覺得更令人不寒而慄的是那些「偽君子」,常常在電視、新聞以及社交網站上宣傳自己為香港爭取民主自由,亦為香港人爭取權利的泛民議員固然要成為眾矢之的,所謂的民主自由,爭取權益,在投票一刻已成為空話。「拉布」沒了影,「把關」更不用說。為什麼你們會支持這個「改革醫療為名,對大陸有求必應為實」的改革議案呢?本來提出中止待續時,都還會有一絲希望你們會為香港人把關。但二審時,所有「偽君子」的本性已經原形畢露。

其實這班泛民議員已經不是第一次表露其「偽君子」的本質。在雨傘運動時,他們有衝擊防線、食催淚彈嗎?沒有,因為他們堅持「和理非非」的心態嘛。當然,在這裡用什麼方法表達訴求,是另一個議題。他們最大的貢獻,也只不過是在清場那一刻被警察拘捕時吶喊「我要真普選!無畏無懼!」而已。在「網絡廿三條」審議時,劉慧卿口口聲聲要和年青人溝通,但他們示威時卻被人影下「對住年青人黑口黑面」的一幕。溝通?應該只是夢話。高鐵追加撥款被陳鑑林「夾硬」通過,他們佔領議會的方法,也只是站在位置中呼喊口號,頂多只是慢必較衝動地在陳鑑林臉上潑墨。什麼「港人優先」被否決我都需要多說。做下這麼多「偽君子」的所為,在拉票時,他們都依然用「爭取真普選」、「爭取民主」、「要溫和不要暴力」、「繼續為港人爭取權益」為旗號拉票,務求保住議席,或者要選民繼續所謂的「含淚投泛民」。這些「偽君子」的所為,要分析起來,其實被建制那班「真小人」真令人心悸。

在這裡,我仍保留著最卑微的願望:這草案不獲通過。究竟泛民是否有「把關」,有「團結地守龍門」,我不再多講了。我只想說一樣東西,偽君子在背後插香港人一刀,有多少人會留意?有多少人在9月依然會所謂的「含淚」投泛民?各位香港人,請不要只留意你前身上的箭,也留意一下背後所中的刀傷。我個人愚見:九月選戰,請「識做」。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