傑志訓練中心死得冤枉

傑志訓練中心事件餘波未了,照政府口徑,搬走這個足球基地,用來起樓,勢在必行。表面上,損失投放了的過億資金,以及無數心血,已經夠慘,更恐成為骨牌效應,大大打擊香港的體育發展。

今次政府出地,馬會撥款,傑志營運的「合作社」模式,毫無疑問成為典範,不止對附近的學校及市民提供方便,港隊也有更好的場地,不用打游擊或與市民爭場,本來,此地更會興建運動科學中心,讓球員能夠一條龍地練波。萬丈高樓從地起,2012年訂下的五年租約,據了解,當初單是處理如去水及其他細微處,已經要一至兩年,結果2014年才開始動工,而到2015年7月才完成,但合約明年已到期。

很多人質疑,當初只得五年租約,卻投放大量資源,是否於理不合,其實傑志是先獲民政事務局的「政策支持」,亦向其他有關的政府部門諮詢,加上原意是配合政府支持香港足球發展的政策,可算是「摸清了底」,預計約滿後肯定會順利獲續約,所以無論是馬會及傑志,才願意作開荒牛。過億港元不是小數目,要另覓地方興建同等規模的訓練中心,非三五七年不可;06年黃金寶力爭而來的單車館,要2013年才完工;09年開始討論的將軍澳足球 訓練中心,也拖到今日才開始動工,那這個即將被「殺場」的足球中心,真不知何年何月能復生。

傑志的訓練中心位於沙田石門,與體院正好是一河之隔,熱愛足球的球迷,當會記得當年銀禧(體院前身)足球部如何培訓出大批好手,撐起整個球壇。可惜最後一代(如吳偉超及陳偉豪)青訓優良產品也即將退休,可是在體院行精英制下,足球卻是可見之年都會被拒諸門外;加上極少球隊注重青訓,惡性循環,足運越來越差。鳳凰計畫跑完一輪數,滿足了相關人士後,場地/青訓/球賽問題又是不了了之,難道叫了港超聯又真的會得道升仙?

多得香港畸形生態,家長為求學而反過來注重課外活動,於是籃球足球學校興起,繼而傑志馬首是瞻,帶起足球青訓,近年開始見到有班小將上位,在海外賽也屢獲佳績;失卻體院,見到足球中心漸次興起,誰知人算不如天算,撞正梁振英不敢向富豪的俱樂部後花園,鄉紳公然霸地搵食的停車場貨倉開刀,只敢盲搶每年為市民提供過千節數的足球用地,以為爭取連任壯聲勢,真是死得冤枉。

建好的設施也一句起樓而要搬,難怪之前體院的4公頃馬廄用地(京奧馬術時改建)也一聲唔該,轉交馬會使用;之於文首提及的骨牌效應,我恐怕是如將軍澳77區的水上訓練中心,剛動工的將軍澳足球訓練中心,甚至是2018年才起動的「啟德體育城」等,不知能否有命見天日;再者,今次的「短約事件」出事,相信不多不少也會影響馬會將來撥款資助,可是體育設施只能5年一約,一年一續,不似馬會能夠一續就50年;當然馬會有足夠牙力,亦對香港有極大貢獻,但仍然是太大對比,也勢令有心人卻步。

所謂的體育專員,不知所謂的體育、演藝、文化及出版界欽點議員不痛不癢地哼兩聲,正常不過,一眾有佳績才出來騎劫嗌口號,政策隨風擺柳,有事就忙不迭拿體育基建開刀的高官特首才令人眼火爆; 「鍾無艷」尚有得寵之日,香港運動員只會更加不如,誰能不深深感到悲哀?

原文載於作者Facebook:https://www.facebook.com/abunabun?fref=ts 

文:仙道彬

作者簡介:蘋果專欄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