傘後議員成為關鍵少數

這次選舉結果,在不平等的選舉模式下,功能組別毫無疑問的又是建制派佔多數。在分組點票的制度中,建制派不同意的方案,一概會在功能組別否決。故此重點是另一個否決權,也就是地方直選議席的否決權目前如何。

而地方直選的35席中,選舉結果是建制派佔16席,泛民主派13席、左翼「傘後」議員3席、泛本土派議員3席。

直選議席建制泛民都沒否決權

我們可以看到的是,建制派與泛民主派,議席數都不夠一半,代表他們都沒有否決權。建制派基本上可以無視,因為他們的否決權在功能組別已具有,地方直選的否決權只是重複了同樣的功能,所以我們在這方面,不需要談論建制派。

至於泛民主派,他們要有否決權,就要聯合剩下來的6個「傘後」議員的至少其中4個,即是朱凱廸、劉小麗、羅冠聰、由梁天琦加持而當選的梁頌恆與游蕙禎,以及熱血公民的鄭松泰。只要得到他們的同意,泛民主派也會有否決權。但因為得到他們同意是前提,換句話說,這剛好也代表,實際上這6個人組成了一個關鍵少數區域。

這6名「傘後」議員,他們在某些理念上都是相同的:維護言論自由、反對北京政府控制香港、防止政府濫權、追求普選。這些部分,他們的投票決定是很顯然的。也許文化方面,他們普遍都反對打壓粵語、廢除粵語教育,這些應該是沒有太大懸念的。不過從過去4年看,香港這些議題很多部分已失守;即使他們守得住否決權,如果無法增加約束,我們最多只能說,這只是減緩香港言論自由流失與濫用惡化的速度。

他們最大的分歧點,在於經濟及社福政策,特別是敏感的全民退保,以及新移民社會保障的問題。他們的分歧非常的尖銳,至少熱血公民鄭松泰,與梁天琦所加持的梁頌恆與游蕙禎,都曾清楚表達過對某些政策的反對,原因是這會有利以各種以有問題渠道取得居港權的中國人,使香港的公共財政壓力增加,並使香港被北京控制的情况惡化。

在這方面,他們將成為關鍵少數。如果建制派想要通過削弱香港言論自由或政府擴權的法案,應該在這次任期都無法成功;但是想要削弱社會保障的議案,則阻力會減少。故此這次的議會的影響力,會反映在建制派與這些「傘後」議員,在哪些政策的意見上有共通之處的地方上。只要建制派能夠說服泛民或得到他們中的大部分人同意,都可以導致議案通過。

這個模式相信不久之後就會反映出來。

原文載於2016910日《明報》觀點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