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媒這口飯

壹傳媒去年蝕3.9億,雖說其中2億是刊頭和出版權減值,但實質虧蝕仍有近2億,令人沮喪。若計點擊率,壹傳媒在行內應是數一數二吧,但數簿仍是年年見紅,叫人懷疑點擊率是否真的能變錢?

壹傳媒尚且如此,不知規模小得多的媒體要如何經營下去,商業模式不行,令利潤只跌不升。有時想到新聞工作者天天在忙,卻沒有合理回報,不知情况要持續到幾時。讀者在網上看新聞不肯付錢,「內容提供者」如何開飯,已成為老掉牙的題目。

沒訂報紙以後,省下200多元的訂報費,我想過用來支持網媒,但是放眼一看,每個網媒都在問我要錢,每一篇報道下面都有呼籲捐款的告示,連英國《衛報》都要我捐錢,頓感「眾籌疲勞」。記者編輯每月要出糧,小小捐款無異於杯水車薪,今次捐了,不久後又要再捐,無力感累積,也有點內疚,想到《燕詩》這兩句:「青蟲不易捕,黃口無飽期。」

捐款方式複雜是一大心理關口。某些捐款方式要收手續費令人卻步;每月寄支票工夫又多,最後我還是到櫃員機過數了。月捐最好,每月扣錢不知不覺,但不是很多媒體做月捐。

有朋友說,內地人用支付寶最方便,每看完一篇文章覺得不錯,便送作者一封紅包。我們沒此技術,移動支付系統帶來的私隱問題亦未解決。但可以肯定的是,若支付技術發展得更好,捐款給媒體門檻降低,媒體的困境應可稍為紓緩。

要看的東西太多,時間太少。不用付款訂閱任何一份報章,每天已有無盡文章可看。互聯網對新聞界營運模式帶來的破壞,何時才能修復?

文:陳惜姿

原文載於《明報》時代版(2017年6月1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