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疫年代:接種疫苗了 然後呢?

我的孩子一歲時打了麻疹、德國麻疹、腮腺炎混合疫苗(MMR),全身出疹,嚇得我。之後要吃十四劑中藥才康復。我問過醫生,查過資料(醫學網站定義麻疹病徵),一般染上麻疹的話,「七日內不吃藥會痊癒」──可怕的併發症,大多只發生在長期病患者,或營養欠佳的兒童。我孩子因為疫苗副作用而受了十四天苦,直接入血,跟天然感染的麻疹,果然不同。

之後我找了很多資料,想看看究竟MMR是什麼。我也明白為何主張不打針的人,面對麻疹爆發而無動於中,表面上,像是不負責任,但其實是因為他們看過比麻疹更恐怖的東西。

免疫針真的在替我們預防疫症嗎?外國一爆發麻疹,不打針的,都被視為始作俑者;香港爆發流感時,亦有趨勢去怪罪沒有接種疫苗的人,甚至患者遇上併發症及死亡,醫護界一定會向傳媒標明該人有否接種疫苗。不過,實情卻是,疫苗並不一定防到該病,一是針的效力問題,二是針的實驗室病原(「減毒」或「滅活」)與野生病原(天然感染)是有分別的。

潛在疫症爆發的「始作俑者」

不同的嬰兒疫苗,有不同的保護年期,除了MMR內的麻疹部分被認為有永久保護外(此乃藥廠聲明,西醫聖經Physicians Desk Reference 認為至少有15年。很多參加過產前驗血的媽媽,則發現自己已沒有麻疹的抗體),其他疫苗效力的官方數字最多也只有4至25年保護(https://goo.gl/pGYb4L),這意味大部分香港人,在30歲之後,沒有再接種針卡上的疫苗,就與我的孩子一樣,都是「潛在疫症爆發的始作俑者」、一些人眼中的「帶菌者」。社區免疫,是難以成立的。

天然感染的傳染病,痊癒後因其所產生的抗體會被保留,故相較疫苗而生的抗體(直接入血),會有更長效和全面(經呼吸道、消化系統等)的保護。天然感染?不是殺得人多嗎?在西醫的系統裏,面對痘疹及某幾種病毒時,弄清楚什麼抗生素、退燒藥可不可以用,就能大大減低併發及死亡率,更不用說現代社會的生和營養已給了我們很大的保障。美國自2003年開始每年只有一至兩宗麻疹死亡個案,多是長期病患者,但從美國賠償機制搜尋線索的話,2003年至今,就有96人死於MMR混合疫苗的報告,法庭已賠的有11宗(https://goo.gl/6LF9O0),這還未計算「非死亡」如長期發炎、腦炎等病例。

就麻疹而言,世衛的建議是補充好維他命A,就可以避免了麻疹的併發症,而自然療法裏也是提議醫麻疹用高劑量維他命A。可見人的既有體質,比起有否染上該病更為重要,而疫苗所給的,是疫苗所激活的抗體,以及一堆與麻疹相若的副作用。

接種免疫針後的退燒迷思

關於為何疫苗是能做「假抗體」,可以查一下關於巨噬細胞及T1、T2淋巴細胞與疫苗的醫學文獻,本文不詳說,但更令人驚奇的是,很多免疫系統專家,是不贊同疫苗的。以素人常識去理解,就是病毒不透過正常管道──即呼吸或消化系統進入身體,反而繞過正常管道,從另一途徑──皮膚,打進血液,難以發動體內全部「士兵」對抗病毒,所以疫苗製造者便要以鋁合物或把不同病原體(如百日咳桿菌加破傷風桿菌的神經性外毒素)加起來,才能令嬰兒的免疫系統蘇醒。但這很容易會過了頭。即使能處理掉病原,也沒有管道離開,故會引起一堆複雜的副作用,或者長期慢性敏感徵狀。有專家認為,我們為抹走麻疹而換來濕疹、食物敏感。

另一問題是,如今接種免疫針後,醫生是建議餵退燒藥的。這變相是不容許身體打仗,把病毒打進身體後,身體開始有反應,而退燒藥的藥理,卻是停止肝臟的解毒工作,迫降體溫。身體發熱,是以高體溫來消滅病毒的機制;退熱將會影響殺菌進度,打病毒進去而不讓身體處理病毒,那不是拿孩子的身體當化學瓶子亂攪嗎?

結果孩子只能硬接了所有毒素。而大部分疫苗也總有4-15%的人不能藉疫苗做到抗體(https://goo.gl/pGYb4L),世更曾公布足有15%的嬰兒不會做抗體,而且一歲以下不會保留抗體,那是因為服用了退燒藥,以及受母乳抗體照顧的孩子,是否更難因疫苗而製造抗體?科學也沒有定論。

接種活毒針者須隔離?

以常理來看,不正正是打針才會令病毒不停增加宿主嗎?接種活毒針者,更被規定六星期內接受隔離(即水痘針、麻疹針等),但如今生界都不執行了,香港的家長也懵然不知,變相令活毒回到家中、社區,有些案例更是感染了家人。Oxford Journals就驗證過,2011年紐約的麻疹小爆發,內裏一名感染者,曾兩次接種麻疹疫苗,不單感染了麻疹,還傳染給四個人。

美國JAMA(Journal of the American Medical Association,於1999年曾公布1900-1980年傳染病的死亡率趨勢)及英國ONS(Office for National Statistics,於20世紀麻疹死亡率)數據可看出,在疫苗普及的1960年代前,死亡率已經下跌。換個角度看,若比較一下沒有疫苗的壞血病、傷寒症及猩紅熱,發現其死亡率都同樣於1960年之後下跌,與麻疹等針卡上的傳染病情相距不大。從大部分傳染病學家及歷史圖表都可看出,疫苗不是令傳染病減少的唯一原因;更重要的是,全面的社會生條件和全面的營養救了我們。

我們現在就是處於日漸衛生的環境,新一代更回歸天然,重有機飲食,身為家長,我盡力為孩子保持環境衛生、提供有機飲食,作為孩子的日常後盾,而不靠打針。

孩子雖要冒生病的險,但卻能做出一生有效的「真抗體」。無論是天然疾病,還是面對疫苗副作用的風險,孩子的體質才是關鍵。防疫若不是以改善體質的方向去做,其實也只是免疫系統不必要打的一場仗而已。

(標題為世紀版編輯所擬)

作者簡介:曾於傳媒工作,希望憑新聞觸覺及資料蒐集,尋找並分享健康育兒之道。《素人父母》書籍作者及面書版主。

文.林綸詩

原文載於《明報》世紀版(2017年6月1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