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地曾討論過的第一名女特首

林鄭月娥有機會成為香港首名女特首。其實在她之前,早在1980年代,內地的港澳系統就曾考慮過香港女特首的人選問題。

六四後出走美國的已故新華社香港分社社長、中共港澳工委書記許家屯,在1998年出版的《許家屯回憶與隨想錄》就有這樣的記載。許家屯說,與中共領導人鄧小平關係良好的「船王」包玉剛,曾與他談論第一任行政長官的人選,在眾多名字之中,只有一人是女性,那就是時任行政、立法兩局議員鄧蓮如。

在書中,許家屯這樣寫:

「包(玉剛)又問:『鄧蓮如如何?』

我(許家屯)回答:『她的年齡、地位以及她的人望和各方面的關係,不失為一個可考慮人選。』

但我反問包:『她持英國護照,她肯放棄英國國籍嗎?』」

鄧蓮如曾是特首潛在考慮人選

後來,許家屯與時任港澳辦主任姬鵬飛談及此事時說,除了香港人能接受、中國政府能接受這一基本要素以外,最好是個親英的人士,其實就是把鄧蓮如作為潛在考慮人選之一。可是,當時姬鵬飛沒有表態,這話題就沒再議論下去。

對鄧蓮如,許家屯有這樣的評價,說她講話婉轉靈活,同樣一個意見,她表達出來,容易讓人接受。

鍾士元、鄧蓮如、利國偉是中英談判時期,中共在港的重點統戰對象,一兩個月會聚餐一次,討論香港問題,希望藉他們了解並影響英國在港的政策意圖。

1984年,3人代表行政和立法兩局到訪北京,在人民大會堂四川廳會見鄧小平,反映港人對中國收回香港的憂慮。

鍾士元當時直接說出了港人的3個主要擔心:

「第一,將來的港人治港,實際上是京人治港,中國表面上不派幹部來港,但治港的港人都由北京控制,港人治港變得有名無實。

香港人第二個擔心是,九七後,中國處理香港事務的中低級幹部,將來在執行上不能落實中央的政策,不能接受香港的資本主義和生活方式,處處干擾。

第三,雖然港人絕對信任鄧主任及現在的國家領導人,但擔心將來的領導人又走極左路線,改變現行國策,否定一個國家、兩種制度的政策,使50年不變的承諾,全部落空。」

鄧小平打斷了鍾士元的發言,說「你們說香港人沒有信心,其實是你們的意見,是你們對中華人民共和國不信任。」(《香港回歸歷程:鍾士元回憶錄》,2001年出版)
當然,3人後來被中方強烈批評為「孤臣孽子」則是後話。

雖然被中方批評,但鄧小平對鄧蓮如仍有不錯的印象。曾與鄧蓮如共事的前行政、立法兩局議員李鵬飛在其回憶錄中,曾引述北京了解情況的人士說,鄧小平曾向身邊人說,對同姓那名女士「有非常良好的印象」(《風雨三十年——李鵬飛回憶錄》,2004年出版)

李鵬飛認為,假如鄧蓮如當年決定留在香港,沒有靠向英國 (嫁給唐明治、到英國定居、出任英資太古集團董事局執董等),九七後便沒有董建華了;如果由她來領導香港面對回歸後的幾場硬仗,包括金融危機和連串惡劣環境,手法肯定比董建華漂亮得多,香港人都會舒服一點,社會氣氛不會如此沮喪。

對於36歲就晉身政界的「鄧大姐」,李鵬飛盛讚她不單辦事能力強,而且面面俱圓,不會單打獨鬥,極懂得做協調工夫,識得組班底,有才幹和領導魅力,與她共事很舒服,連嬲你也是笑容滿面的。此外,鄧民望高,會應付傳媒,演辭每篇皆自己執筆。

甚至連李鵬飛夫人亦要問丈夫為何老聽鄧蓮如的話,李鵬飛回應只能說「我是尊重她」。

林鄭能參考學習的 相信有很多

回歸現實,當然,林鄭月娥所得到的中央信任是鄧蓮如所沒有的。

不過,對這名早年就在女特首人選考慮之列的「楷模」,林鄭月娥能參考和學習的,相信有很多很多。

希望鄧蓮如女男爵能原諒筆者將她與林鄭月娥相提並論。

希望林鄭月娥女士亦能原諒筆者將其與「港英餘孽」等量齊觀。

文:呂秉權

作者是浸會大學新聞系高級講師

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2017年3月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