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任清潔大隊長下的土共上司

還記得曾蔭權曾經在董建華時代做過清潔大隊長嗎?當時「被委以重任」,大家都正在笑他,認為是被老董發放邊疆,他卻沒有因為這個位而有所放棄,反之還懂得利用一系列自己對政府官僚職系文化之下,推出不同措施,當中對公屋清潔扣分制度等等,這是看到其當年沒有被打沉,最後還當年特首取代董建華,吹著口哨得意忘形。

今天林鄭重蹈覆轍,又任清潔大隊長,改善香港的環境清潔,大家當然又笑著她,被貶權位,而且還有人認為她隨時會是翻版老曾,因為當年都係因為這樣,才可以上了特首寶座。

從看兩位當年任職政務司司長,是一人之下,但是卻被上司發放邊疆,從管理層面以及政治權術,其實都不難看到土共對下屬的心態,就是沒有用和沒有利用價值時放埋一邊,甚至認為有所威脅要除之而後快。

曾蔭權有曾經傳是放偷步買車的人,董並不喜歡,所以將之放棄,而且曾同樣是政府職系上升的前朝AO,認為和陳方安生沒有難樣,並不是自己人,所以對之有避忌。

林鄭是梁為了當時找個有點民望的司長和熟悉政府系內的人做副手,而林鄭亦不是唐唐馬房,認為兩者皆有自身利益,所以可以一拍即合,而事實上梁上任以來,林鄭一直打前鋒,甚至大小事務都由她主理,梁根本沒有權力,也沒有能力,但最可笑是梁是歷任特首中最要權力但亦是最冇權力的一位,無他,一個字,「廢」,能力一目共睹。凡由他負責總沒有好結果。所以連特區歷來最重要的政改都可以由政務司司長領軍而不是特首領導,可見中央對此人根本毫無信心。

但是假普選不通過,得八票贊成的國際笑話,使政府與中央面目無光之餘,亦看到政府整體與建制的能力完全是不能運作。

林鄭重任一開始其實就知道不可能,但硬著頭皮總要上,鬼叫你要更上一層樓,當然要等價交換這件豬頭骨,即使不成功,也錯不在林鄭,只是中央根本認不清香港人的需要。所以林鄭敗仗,正好是梁先生認為可以大展拳腳的時候,放她到一邊,讓他以為可以真正玩大佢。

但世事是不一定會重復同一套動作和路線,而且有前科,人家都會懂得避重就輕,怎會給你有好機會反撲?但世事又豈是世人所估計呢?

但意想不到卻來了「飲水思鉛」這個核彈級數計時炸彈。

瑞安與中國建築,前者是梁粉擁戶者,後者是國企而且是梁海明(蔣麗雲夫君)做董事,與梁先生關係可謂千絲萬縷,這次政府進退失據完全是不知所謂,找個工匠做替死鬼便了事,根本不可能搞得掂。

梁先生常說搞好清潔,這次政府一定要「鉛華盡洗」了,否則梁最後的兩年都無建樹,真的入土為安。

另一方面林鄭亦可以透過這次反撲,皆因這次執正來做反而有利自己甚至是特區政府,一來對她在特首賽馬預賽還多一點希望,二來這的而且確政府不能夠坐視不理,否則所謂的急市民所急的就真的廢話。

梁以為可以利用這次清潔大隊長重任減低林鄭對自己的威脅,但世事也估不到天意就是要你的壞事盡出,看清誰是香港的絆腳石。今次梁可謂拿起石頭揼自己對腳。

從兩任司長和兩任特首,其實可以看到一個共通點,司長被利用完後都投閒散置,沒有好下場的職場生涯。土共性格就是如此無情與冷酷,甚至是記仇和猜疑下屬,而且死貓要人哽。兩位司長都是在兩次重大政治任務被貶,土共找人出氣對象就是他們下屬。

跟這種上司做事,真的不幸。

原文載於作者網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