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種不同的威權想像

民主派在十二月時一舉奪下三百多個選委,帶來了以今次特首選舉推進民主的憧憬。在這個撲朔迷離的特首選舉中,我最近常在想,不同的選舉結局,可以帶來怎樣不同的威權政府。

我說的是兩種不同的威權主義想像。不要弄錯,無論是曾俊華或是林鄭月娥當選,都不會動搖現存的威權體制。曾俊華自然在意識形態上較接近民主派,但重啟政改或推翻8.31 ,必須中央根本改變對港政策。今天來看,這些似乎都相當遙遠。

政綱都不重要

第一樣應可肯定的,是各項政策政綱應該是不重要的,因為大量選委可以未看政綱便決定提名誰了。以兩人各項政綱之近似度和過往方針,大家可以不用期望社會經濟民生政策有很大變化,誰人當選都只會是新自由主義的頭痛醫頭,腳痛醫腳,resource-driven,這應該也是社民連反對曾俊華的基本理由了。

主要分析方向,是看兩人在選舉中分別的支持基礎。假設是:特首要向其主要支持者負責,當選後回應其訴求,正如多年來我們假設地產商對誰當特首有極大影響力,因而會造就地產霸權一樣。

林鄭至今約兩個月的「選舉工程」,最突出的,是差不多完全沒有嘗試爭取反對她的人支持她,例如民主派的325選委,差不多是不屑爭取。說是we connect,但連面對反對派的示威的意欲也沒有,接信的最基本動作也不做。

「其實我不懂爭取支持」

林鄭的整個取態,是她不需要用政綱或改變政策來爭取個別群體或本來不支持她的人,到今天很多選舉工程都是「人有我有」,有點像建制派選立法會的工程,覺得拿出自己的基本盤出來便夠贏。迄今我們看到選委支持林鄭主要有三個理由。第一個理由,是中央支持。第二個理由,是中央支持(或曰另外一個人會不獲委任)。第三個理由,是中央支持(或曰:你夠唔夠膽唔聽話?)。

也有可能,這些全都是謠言,都是謠言,都是謠言。

但這其實不是一種真正的支持,不是基於共同利益或價值的支持,原因只是政治忠誠、不敢反抗、或者害怕報復而已。到真正就任,難道你要張德江和中聯辦像奶媽般湊你五年嗎?那就真的會像胡國興說的「比梁振英更梁振英」了。不少建制派現在敢怒不敢言但懷恨在心,五年內和你「鋪鋪清」,今次選舉帶來的將是一個漫長的建制內鬥的過程。

政治工作就是要爭取支持,選舉是一個爭取支持的過程。選舉過程應該是reach out 令更多人支持自己,擴大自己將來施政基礎的過程,但林鄭竟然可以跟社福界的選委說:「其實我不懂做爭取支持的工作。」當政治領袖參與「選舉」,而說我其實不懂爭取支持,那真是教人瞠目結舌的。

林鄭選舉文宣和工程的信息,和曾俊華的最大分別,就是主調基本和民情脫節,完全沒嘗試回應社會現時對施政、政策和現狀的各種不滿,彷彿不覺得現行施政有任何問題。表達的方法永遠是一副高高在上政務官腔「我是精英,你就是不懂」的氣焰。本來不支持政府的人,是不會在這過程中變為支持你的。

就以近年熱門話題世代矛盾為例吧。年輕人是對政府支持度最低的年齡組別。怎樣令向上流動愈來愈困難的年輕人多認同政府呢?本來這個由城中精英組成的「主席團」,加上富二代為核心的競選辦,對年輕人來說已經夠「趕客」的了。林鄭對?年輕人示威,還要說「小妹妹不要太偏激,你媽媽好擔心你」,根本是一種隔代的大家長口吻,完全沒有聆聽的準備。當然,年輕人也不會聽你的。

自以為是的跋扈威權

這會是一種自以為是的跋扈威權,政府的決定永遠是對的,你們反對只是你們不理解(就差點沒說你們真的是太笨了)。官員做錯了要道歉是一種屈辱,或者出了錯就把責任推給其他人,我是不會錯的。於是自己覺得港台不好看,當然是港台的責任,忘了自己多年來不給人家新大樓、財政上陰乾之,員工又永遠合約制。噢,不是的,當然有問題,但港台隸屬商務及經濟發展局,是跟財政司長的。教育的問題嘛,是局長的問題,教育局長可不是從屬政務司長的。

這種自以為永遠正確的不諳民情橫衝直撞,一定很快會出事,然後大家會看到今天被迫支持她的一眾建制派幸災樂禍置身事外「蹺埋手做花生友」,本來低的民望可以蒸發得比梁振英更快。不要以為多過689票會有用,這最多可供《大公報》消費一兩個月。無論是601票、689票還是789票,反映的只是中央的控制能力和建制選委的反抗意欲而已。

曾俊華當選的兩個(不)可能

曾俊華要當選,有兩個可能性,一是習近平其實是支持他,或者在最後階段因某些原因(例如他民意實在領先太多)轉為支持曾俊華。這將代表中央的治港政策有重大改變,例如要與反對派拉近距離,未來五年會用較懷柔的方法治港等,但還有兩周便投票,實在看不到有這個大方向上的改變。

第二個可能性是建制商界精英大幅在暗票階段改投曾俊華。我假設工聯會民建聯漁農界鄉議局等大多都不會或不敢這樣做,有可能不給面子或陽奉陰違的只有本地商界。但要有近300名建制派選委敢違中央命令而票投曾俊華,可能性極低,有這樣強的反抗精神,就不會是建制派了。

說到底,這次選舉的勝敗關鍵是中央對香港不同政見的態度,會否調整對港政策,令社會較和諧,降低撕裂和不穩定的因素,拉近和反對派的距離。

超前的選舉工程

曾俊華選舉工程厲害之一,是用的sound bite,拿捏的時間、影像和人物,都很有效的擊中某些要害,真正的可以觸動某些群體這幾年所想的,代表他真的可以掌握某些港人的痛處和憂慮。從宣傳技術來說,已經明顯的超越了香港所有參選多年的政團了。

這工程厲害之二,是它其實是沒有什麼具體內容的。例如怎樣會令人不移民、怎樣修補撕裂、怎樣令黃藍絲不會在吃飯時面左左,其實我們完全不能從他的政綱或言論看到怎樣做。支持者買的只是一種希望(選舉往往是這樣的),而這種「務虛」的宣傳,就算打包附送23條又沒有全民退保,已經可以為他爭取到相當高的支持。

民主派應該擔心

民主派其實是應該擔心曾俊華當選的。第一,曾俊華明顯已經佔據了現在民意的所謂中位選民位置(median voter position),一種兼收自由黨至溫和民主派的中間位置,而黃藍絲都可以接受「投得落」的位置。第二,曾俊華應該是現在北京可以派出來的人中,唯一在真正普選有把握贏的人。(四年前林鄭可能可以,現在恐怕已經不成了。)如果他上台而能繼續維持某程度民望,一眾建制派緊跟其路線,民主派可以很快沒戲唱,激進和溫和民主派的支持都可以快速萎縮。

如果曾俊華還有機會被臨危授命,這可以是一個主要原因。

當然,曾俊華當上特首有不少複雜問題,包括如何處理和西環的關係,以及會不會被土共拖他的後腿打其小報告。如果他能維持高民望以及局面穩定,港獨及激進路線難以得到共鳴,這樣中央可以繼續支持他,建制派政團也會覺得繼續支持有着數。

華而不實的務實威權主義

當曾俊華對民怨比較敏感,而主調是和解和諧,他個人本來也沒有大刀闊斧的社會發展大計(商界也不會支持),五年內不少具爭議的政策可能會選擇不去硬闖硬碰,這可能就會變為「休養生息」了。五年後可能很多社會根本矛盾和政策問題都沒有解決(因為根本沒有很多作為)。

但這不是沒有分別的。這種路線不會派人整治港大校委會、不會告反對派議員誹謗或DQ 議員,被人扔蛋笑笑口不去告人(別忘了林鄭出席辯論比賽面對抗議,是會告到長毛要坐監的),當然也不會去中聯辦謝票了。搞不好他還可以去捧捧香港隊場,然後苦口婆心的勸喻年輕人不要噓國歌。這對不少過往四五年飽受梁振英折騰的香港人來說,可能已經夠好了,足夠曾維持高民望一段時間了。正如「建華八年」後,曾蔭權○五年上台,走的其實也是無為路線,市民已經額首稱慶。

這會是一種華而不實的務實威權主義。或者說穿了,是一種「維持現狀」,回到一種不知是否虛擬但至少是混雜的自由主義。不少香港人對「好政府」的想像其實只是這樣:政府堅守法治和程序理性,有清楚的遊戲規則他們可以跟,不要由上而下的加很多政府動作(董建華就是這樣推五十萬人上街的)。這其中包括很多民主派的支持者。近幾年刺激很多人出來反抗的一個說法,就是「香港已經不是我所熟悉的香港」。每個人熟悉的香港都可能不同,但現屆政府的大罪,部分就是沒有「維持現狀」。至於宏大的社會改革藍圖,對很多接受一國兩制五十年不變的香港人來說,從來不是他們的主要想像。

三十年民主運動,到了今天民主派選委要把注押在這種「維持現狀」路線上,無疑是國際民主退潮之際的一種無奈。

文﹕馬嶽
編輯﹕曾祥泰
fb﹕http://www.facebook.com/SundayMingpao

原文載於《明報》星期日生活(2017年3月1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