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種極端的戀情定位

有女生申訴在過去兩段感情,她的兩位舊男友對她品評各走兩極,令她完全迷失方向,難以為自己定位。前一位男友跟她拍拖一年後分手,分手原因是他覺得她常常「很有要求」,美其名他不能達到她的要求會令她辛苦難為。事後女方亦掌握到自己似乎有過多「小姐脾氣」,所以決心要在下段戀情重新振作,做個千依百順的女友。

可是,在接著的一段戀情,雖然她自問已作出180度轉變,盡力附和與配合他的意見及喜好,但這第二度男友也在拍拖一年後提出分手,理由是他覺得一起相處時雙方都並不開心。拍拖初期男友常讚她順服,後來卻察覺到她常自言要作「豁出去的犧牲」等自我强烈壓抑。她自問有時因難以持續忍受雙方的不合拍,而以一些軟性的行為如哭泣,來代替過往巴辣的小姐脾氣去發洩情緒。她自問已盡力管好自己的脾氣,不吵閙爭論,但仍然感情失敗。

兩情能相悅,便會自然走在一起延續愉悅,而一旦一起時持續遭逢不快,遲早總會分手。若走在一起時,經常要預備對方發脾氣黑面,或刻意冷戰沉默哭泣等負面情緒,有誰不會逃之夭夭?性格及思想發展成熟穩定的人,是非常不容易發脾氣的。高呼為表達真我而不應掩飾真性情,要讓對方知道「自己就是如此」,甚至認為好對象一定要有胸襟能忍受他們的種種嬌橫發嗔,其實揭露自己的同理心不足,過於以自我為中心。

而過度自我後,倒過來走極端,事事以對方為重心而生活,則破壞自己獨持性格及自信尊嚴。有些人就是抱著「只有犧牲得最多,才會得到最多的思想,但事實往往是那犧牲對於對方來說,根本毫不重要,甚至想也沒有想到那就是犧牲。殘忍地說句:犧牲的價值,不在於犧牲者的睇法而定價,而在於那犧牲者跟前被奉獻上犧牲的對象,究竟如何為這定價。犧牲者的犧牲於對方來說,可以是比一文不值更不值。例如,為情自殺的人往往認為既然事事不能令對方滿意,便以犧牲自己來向對方表達自己如何珍視雙方感情,但其實對方因此而嚇破膽,及為免繼續泥足深陷製造更多更大的後遺症,情願逃離關係。犧牲者的犧牲於對方來說,肯定是一種驅逐工具,將對方驅出這段關係。

相處之所以謂之藝術,就是因其沒有固定答案,而真實答案是需以心,去感應、探索、及小心付諸實行點滴。當事主處理感情事件像入了一個特定程式,如「有要求」程式及「豁出去」程式等,感情發展便像車子油門被踩實,而司機卻沒有以呔盤微調方向,於是撞車入坑是遲早事。若不想迷失方向,不想踩著對方思維地雷也不知失蹄,則必需能有意識地判斷自己的言行究竟在對方角度來說,是在製造開心,還是製造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