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種香港人

林鄭上台,真正有得揀的一人一票看來愈見渺茫,香港民主之路離黎明尚遠。

坊間一直有一種說法:民主民主,可以當飯吃乎?香港有沒有普選,有何關係?除了這些還停留在人類口腔期的香港人,覺得只要吃得飽,有沒有民主不是問題,還有什麼人可以置身事外?

第一種當然是隨時可以走的人。他們早已買定保險,家中抽屜至少擁有一本外國護照,無論香港變成點,他們自會審時度勢,只要勢色不對,隨時一走了之。這些人當中,可能有不少其實是深愛香港的,只是目睹城市沉淪,又無力正乾坤,不得不走。

這種人當中也有不少是屬於愛國陣營的,只是愛國情操,敵不過一家人的前途,有得揀,還是會遠走高飛,寧願留在異鄉,繼續發揮愛國精神。

當中更多是政府高官,他們是最有條件走的一群,口說一套,腳走一方,利用權位賺夠了,還是會走的。不然,怎麼會將家人移居北京,卻依然死守着那本英倫「旅行護照」? 不就是以防萬一?

第二種人,即使沒有外國護照,有的卻是既得利益,同樣哪裏有着數往哪裏靠。英治時不給民主,他們效忠倫敦,回歸後民主止步,他們轉軚效忠北京。只要特權與利益不損,香港變成點,與他們何干?沒有普選,他們才特權得保。

只是,大多數香港人,沒有外國護照,沒有特權,香港變成點,他們與他們的下一代,都無法置身事外。

文:趙崇基

原文載於《明報》副刊(2017年4月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