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民廣場

在2012年九月初的開學日,大學上完課後,我就立即跑到政府總部外的公民廣場,支持剛開始絕食的中學生。原先我想不會有太多人的,想不到去到廣場時,已有很多人聚集,都是來為學生打氣。到了晚上,有更多人來到,整個公民廣場內外都聚滿人,更站滿廣場外的街道。之後一個星期,每天下班後我都走到廣場,而每晚來的人也愈來愈多。

大家同心來支持的,是由一群中學生所發動的社會運動,反對特區政府為學校課程加進國民教育科。在2012年初,當這群中學生首先提出對國民教育科的疑問時,並沒有太多人留意到,但他們並沒放棄,鍥而不捨,不斷狙擊當時還是候任特首的梁振英,慢慢引起更多人關注。家長、老師及不少關心教育的社會人士陸續加入行動,漸漸凝聚起強大的社會力量反對國民教育科。

大家擔心特區政府是要透過國民教育科以「愛國思想」對學生「洗腦」。這是否過慮,或許有不同意見,但在社會內確實對是否應設立國民教育科,及國民教育應包括什麼內容,都有了很強烈的意見。在舉行過大型遊行及集會都無法促使特區政府收回建議,中學生們就發動絕食行動以顯示他們反對國民教育的決心。絕食行動令一些本來不是那麼關心這件事的人,也走出來反對國民教育。更因立法會選舉日快到,特區政府不想建制派選情受累,終被迫讓步,把建議擱置了。

這次反對國民教育科的行動,是繼2003年反二十三條立法的七一大遊行、保衛天星和皇后碼頭和反高鐵的行動後,在香港出現最大規模的社會運動。反二十三條是擔憂人身及言論自由會被任意侵害;保衛天星、皇后碼頭和反高鐵是為了反對濫填海、亂建樓、強修路的發展模式;到了反國民教育科,是為了保護下一代的思想自由。這些行動有成功也有失敗,但讓港人明白了,一天香港不是由普選產生的人來管理,這些損害港人長遠利益的法律和政策,還是會層出不窮。

到了這時候,香港社會已準備好,由公民廣場走向那在不遠處、更廣闊的抗爭舞台。

原文載於《明報》副刊(2016年10月1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