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民社會急需應對特首選舉綱領

早前的元旦遊行,民陣統計有9150名市民參加(見表)。坦白說,這個數字並非理想。民間抗爭沉寂大概不難理解,梁振英放棄連任,無論多少次強調將來「受祝福」當選的特首,未必會改變鷹派管治路線,亦無可避免讓部分市民感到鬆一口氣。很多人甚或寄望只要選一個「沒那麼689」的特首,便心滿意足。人數多寡,每年有起有落,然而今年遊行,守護公義基金籌得150萬元,而且仍未完成點算全部款項,這並非一個小的數字。捐款者的努力,我認為應該予以肯定。

公民社會急需應對特首選舉綱領

以2016年7.1遊行比較,我嘗試拿幾個較大型的政團所得捐款,除以參加人數,看看每名參加者的平均捐款數目。把主要政黨、捐款較多的團體加起來,去年7.1遊行大約籌得有2,043,000元,將它除以11萬參加者,每人平均捐了約18.6元。今年元旦遊行人數雖然只有約9150人參加,但守護公義基金的初步點算籌款數字為150萬元。將150萬元除以9150人,每名參加者平均捐了約163元,比7.1遊行高出不少。當然,人數點算會有落差,有限資料亦無法囊括所有小團體捐款,但從捐款數字來看,可見參與市民相當着緊守護公義、反對政府利用司法機關否定立法會選舉結果。

民主派派兩人選特首 可佔更多發言機會

立法會投票率創新高、選委會的小捷,元旦遊行人數即使不理想,捐款的踴躍亦屬罕見,可見民間還是時時締造超越想像的成績,因此筆者並不認為單以人數便可得出「市民不關心、不認同」的結論。人數以外,社會運動還是有不同面向的意義,只要有政治參與空間,社會不少板塊早已對近年政局看不順眼。然而大部分市民不是選委,面對特首選舉,問題的核心是若未來兩個月,仍然缺乏一套政治參與的藍圖,普遍市民只會繼續找不到政治參與的效用,無力感充斥,難以影響政局之餘,特首選舉亦將流於市民「食花生」,坐觀選委博弈、參選人攻訐的一場戲矣。

筆者相信在特首選舉,凝聚更多人站在反對小圈子一方是有重要意義。例如吳靄儀早前提出的公民提名選特首概念,以港大民意研究計劃的經驗,舉辦電子公民提名、投票理應可行,在收集數萬個公民提名時,同時等於積累萬個民意力量。性質既然屬於攪局,民主派能派出兩名參選人參選特首,便可佔據更多曝光發言機會,追問民間所關心的議題。

做好部署 制止「另一個梁振英」上場

然而,筆者相信動員市民參與的更重要意義,是要把特首參選人的真正民意顯露出來。舉辦全民投票,任何特首參選人,斷不能把數字不當作一回事。一名特首參選人就算多受中央「祝福」,全民投票卻得票最低,其認受勢將如「689」稱號般為輿論訕笑。王光亞較早前受訪指出,未來特首四大要求之一包括「港人擁護」,當今局勢,相信不少市民最擔心的是梁振英雖然宣布不連任,但其鷹派管治路線會否繼續。假若局勢最終只屬一些「689路線」參選人競爭,民主派便應該呼籲市民要促使他們「最不得港人擁護」,這是現局下突顯小圈子選舉不義的最佳方法。

5年前,好些社會賢達把寄望投放於「沒那麼親資本家」、姿態親基層的梁振英,當下的(疑似)參選人,稍為有望當選的,甚至沒有一個承諾重啟政改,也沒有一個會表明不會就23條立法。除了討論選委策略,公民社會着實急需一套應對特首選舉的綱領及策略,讓民間強韌的力量得以承載,於特首選舉得以彰顯。

作者是民間人權陣線召集人

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2017年1月1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