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是現在進行式

六四是現代中國歷史不可磨滅的一頁。雖然有人肆意曲解、刻意遺忘,甚至想方設法埋藏掩蓋,但經歷六四的人,未完全死光,鮮活記憶仍不斷湧現。香港維園的燭光,每年都向世人提醒,中國大地曾經發生過這段慘痛的歷史。

沒有人能夠否認,六四是中國現代史,也是香港本土史。民主歌聲獻中華,百萬人風雨交加上街,電視機前無法忍得住悲憤的眼淚……當年這場運動,幾乎沒有一個香港人不被捲入。儘管今天港人對六四已有不同的想法,有人轉軚,有人冷漠,有人變得犬儒,但都永遠無法忘懷自身的經歷。

當年香港人出於義憤,上街、籌款,甚至親自到北京聲援學生,不是因為多管閒事,不是因為純粹要幫助「他國」的人民,也同時是為了自己。

不到幾年,香港就要回歸,就要轉到這個屠城政權的統治之下。人們都懷疑,「一國兩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能否兌現?《基本法》是否只是一紙空文?能否擋得住機槍坦克,「今日北京,明日香港」的夢魘,是否近在咫尺?

二十八年風雨不改的維園燭光,也清晰而響亮地向全世界宣告,六四是中國現代史的一部分,也與香港本土史無法分割。同樣是在這個屠城政權的統治之下,只有香港這塊獨特的地方,沒有單位組織,沒有利益驅動,每年,數以萬計的居民,都無畏無懼地燃點起手上的燭火,悼念慘劇、譴責屠城、追討責任,聲援至今仍受迫害的受難家屬。

八九六四已成歷史,我認為並不準確。六四不是過去式,而是現在進行式。劉曉波、高智晟、譚作人、趙連海、李旺陽、林祖戀、維權人士,被捕判刑,甚至喪失生命。因為徵地、污染、食品和藥物安全、宗教迫害而抗議、集會的群眾,無一不受武力鎮壓,然後秋後算帳。八九年後,仍有大大小小的六四,以不同形式,在全國各地發生。

或許有人會說,這是「他國」之事,與港人何干?這些人只是把頭埋在沙堆裏。當權者說了不止一次:「維護國家安全是香港的憲制責任」,二十三條立法,等於有了重武器裝備鎮壓異見,在同一政權下,沒有人是孤島,不能心存僥倖,六四在香港也是現在進行式。

文:吳志森

原文載於《明報》時代版(2017年6月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