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犯結構

無可選擇,豬隊友終於退出專責委員會,是止蝕的指定動作。但退是退了,卻不是壯士斷臂,而是拖泥帶水。

五分鐘記者會,三番四次強調沒有違規違法,也沒有隱瞞,請辭是為了平息政治紛爭,讓調查委員會能正常運作。

表面聽來,他並沒有絲毫認錯。但試想想,若仍留在委員會內,繼續擔任副主席,今後提交的每份文件、提出的每個建議,甚至講的每句話、寫的每個字,都會給對手質疑是否鸚鵡學舌地反映長官的意思,不但委員會無法正常運作,很可能搞到他自己的腦袋也無法正常運作。

五分鐘記者會,豬隊友只回答幾個問題。記者問他辭職有沒有問過長官?有沒有得到長官批准?他並沒有回應,一臉尷尬,匆匆離開。

你可能覺得奇怪,豬隊友是最有前途政黨的副主席,又是民選議員,並不是長官的下屬,他的辭職,與長官何干?為何要問過長官,得到他的批准?記者是問錯了問題嗎?

有個說法是這樣的:醜聞曝光後,政黨高層緊急開會,除了少數強硬派外,絕大多數都建議豬隊友辭職止血,以免危機惡化,變得失控。

但當天的記者會,豬隊友只拋下充滿懸念的一句「不會留戀」,然後就沒有下文。黨友高層當然感到錯愕。

說好了的辭職呢?忽然不見了,當然是有苦衷的。政圈耳語稱,是長官不贊成豬隊友辭職。邏輯是這樣的:作為受查人,有權對調查範圍表達意見,而透過豬隊友表達意見又何錯之有?今次是建議擴大而不是縮小範圍,沒有想隱瞞什麼,更沒有錯。既然沒有做錯,又何需辭職?辭職,不就承認長官這樣是做錯了嗎?

對的,長官偉大光榮兼永遠正確,當然不會做錯,也永遠不會認錯。

豬隊友經過幾番思量,最後決定不聽長官的話,毅然辭職,雖然沒認錯,但已等於用行動狠狠地摑了長官一巴掌。既然沒錯,何需辭職?今次辭職,不但說明自己做錯了,更證明長官也錯了。一隻巴掌拍不響,醜聞是他們倆合作無間而成的,清清楚楚,這是一個共犯結構。

最貼切的比喻是:嫌疑犯教警察擴大縮小調查範圍,心智稍為正常的人當然不會接受。無法繼續硬頂下去,不然只會攬住一齊死。

文:吳志森

原文載於《明報》時代版(2017年5月2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