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度被人聲討的通識科

近日通識科再度成為焦點。一來,特首選舉臨近,每名參選人也有關注這一科的發展。另外,立法會選舉過後,攻擊通識科的議員常客繼續「施襲」,2月13日立法會教育事務委員會檢討通識科運作狀況,而類似的聲討,已不止一次。

無可否認,世上沒有完美學科,通識科課程也有需要完善的地方。不過,觀乎近日對通識科的批評,並非主力期望完善學科,而是將目標指向一個簡單終局:矮化學科角色,甚至除掉其主修科地位。

就此,筆者首先整理多月以來各項對通識科「動手術」的建議:

(1)具體界定課程知識內容範疇,鞏固學術基礎;(2)建立「審書機制」,學校採用認可教科書;(3)考評加入更多數據分析元素,不至偏向人文分析;(4)卷一卷二全為選答題試卷,學生有更多選擇;(5)將六大單元重新規劃,學生只需選修部分單元;(6)文憑試評分設新制度,只設「及格」和「不及格」;(7)將此科變為選修科;(8)取消此科。

參考以上資料,可想而知,通識教師自然會思考:究竟出了什麼問題,以致令部分人經常建議各種「手術」方案?

責備前未有了解實況

很可惜,現時通識老師少有機會參與坊間專業討論。近月,社會充斥「離地」激進想法,強烈高調責備通識,否定通識價值,力主還原舊制,但在責備前未有了解前線實況,事後當然沒有以建設性態度與前線溝通,只掛心如何廢除此科。

正如上文提及,通識科並非完美無瑕。以上述建議為例,如果要做第1至5點的中、小型「手術」,背後的教育專業理據是什麼?舉例,「手術」目的是為了釋放更多課時空間予選修科,應如何進行才會達標?而當中得失如何權衡?就此,確實需要更多專業討論。至於第6至8點,將影響整個「三三四」學制或文憑試考評框架,甚至是返回舊學制思維,更需全面討論。

可是,現時的實況是:責備通識最為熱烈的人,多為部分建制派人士,且選擇利用高台、媒體責備,未有廣泛親身了解前線事實,更沒有反映學校現實。

對通識老師,及曾經學習過或正式學習過通識科的學生而言,針對各種建議,大家固然可以開放討論,且課程、考評也有優化空間。但這些討論能否回歸教育專業、前線事實,給香港教育界公道評價,而非憑藉個人主觀觀感,並將這幾年社會問題諉過於通識,膚淺地以為沒有通識就能夠解決問題?

諷刺的是,統計現時報章通識版教材,不乏建制光譜報章教材蹤影,讓人了解國情,質素也獲肯定。另外在社會紛爭期間,中學通識課室反倒發揮制衡角色,鼓勵學生平衡、尊重各方觀點。若然通識角色大減,蒙受損失的持份者,不止是無奈接受新課程教改的學生、家長、老師,也有可能正是倡議者。

文:許承恩

作者是中學副校長、資深通識教師

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2017年2月1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