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見成龍,再見傳奇?

對於很多70後、80後來說,可能或多或少在童年時都為成龍的武打動作電影著迷過。武打動作電影可能是華語電影裏最特殊的一種類型片,它不同於純粹的動作電影,講求所謂的「真功夫」,因此入門門檻頗高。競爭亦極其殘酷。原因是因為功夫雖然有門檻,但好歹可以練。那我會功夫,你又會功夫,為何出名是你?市場競爭下,武打電影於是也得講個人風格。個人風格一旦被市場認可幾乎就等於長期飯票,可以衣食無憂了。

多年下來,公認定義了武打動作電影的武打演員也就二人。李小龍毫無爭議是第一人,他把實戰格鬥技巧帶進了電影,不但使自己成為一代巨星,同時永遠的成為了世界性的文化符號。第二人即為成龍。由於李小龍的風格實在過於經典,模仿等於沒有出路。練京劇出身的成龍於是反其道而行,不強調實戰,將武打動作變成馬戲一樣的表演套路,輔以自己擅長的翻滾攀爬技巧,開拓出自己獨特的喜劇動作風格。在和唐季禮合作的兩部《警察故事》裏,這種「成龍式」喜劇動作風格到達了頂峰,至今我也認為是成龍最好看的兩部動作電影。其中1996年的《警察故事4》票房高達五千七百多萬,是成龍票房最高的港產片。這紀錄到2001年才被周星馳的《少林足球》打破。

而促使我去看成龍今年賀歲電影《功夫瑜伽》最重要的原因確實是懷舊,我很想看看成龍和唐季禮這對曾經的黃金組合還能做出什麼有新意的東西出來。可惜,結果亦令人十分失望。

《功夫瑜伽》設定了一個非常「無厘頭」的尋寶故事。成龍一行人莫名其妙的捲入兩個印度皇族世家的遺產爭奪戰中。又為了追求大團圓結局。刻意讓反派一方以突然「悟道」的方式放棄爭奪寶藏,使劇情轉折顯得異常生硬。當然,武打動作電影向來不重視故事性,反正只是為武打動作提供一個背景和場景而已。我不滿的地方在於寫劇本的人連一個簡單合邏輯的故事不都願意去構想,這就無關故事的好壞了,是專業態度的問題。

更大的問題出現在武打設計這個最重要的電影元素上。《功夫瑜伽》道出了一個殘酷的現實,就是成龍真的老了,打不動了。即便是經過設計和剪輯,仍然能感覺到成龍身手變得遲緩。尤其是開場冰川下潛上水一幕,一個腹部的特寫鏡頭可以明顯看到鼓起的肚子,這是疏於鍛練的證據。本來動作演員隨著年齡漸長,身手變慢是無可厚非的事情,但這不應該是偷懶的理由。史泰龍和阿諾‧舒華辛力加在近年諸如《敢死隊系列》(The Expendables)和《逃亡大計》(Escape Plan)等作品中已清楚表明,只要在特技和劇情設計上多花心思,即使是高齡動作演員也能拍出極具觀賞性的動作電影。更不用提曾飾演第一代占士邦的著名蘇格蘭演員辛康納利66歲時拍攝那部經典的《石破天驚》(The Rock)。

然而,成龍的問題也許更難解決。一方面,賴以成名的雜耍喜劇表演方式因為身體原因不可持續,反而成為自己今天最大的短板。另一方面,實戰格鬥和槍械動結合的荷里活式動作類型從來不是成龍的擅長的玩法。即便轉型成功,也必需同時拋棄自己最標誌的動作風格,這對性格不服輸的成龍來說恐怕難以接受。

我們不禁要問,成龍的傳奇到頭了嗎?

文:楊鳴宇

作者簡介:澳門大學政府與公共行政系講師。研究威權政治和中國政治。關注香港和澳門時事。電影和搖滾樂愛好者,偶爾寫作影評和樂評。

原文載於《澳門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