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談主愛臨香江:大型佈道會的存在價值

說到耶教界呢排的盛事,不得不一提再提的就自然是「主愛臨香江」呢壇野。當時話搞呢壇野嗰陣,已經有不少爭議,點知轉眼已經去到2017啦,委實是時光飛逝。咁大家又知唔知道點解好搞唔搞,喺2017先搞呢?原來最主要的原因是,因為今年係選舉年喎,而當中因為政治的各項因素,掀起了社會很多的矛盾紛爭。「主愛臨香江」的作用就係要結集社會的關懷同愛心,減少仇恨咁話喎。

聯合佈道真的有「集合力量」之用嗎?

其實聯合佈道看似「集合力量」,「旺丁又旺財(得救人數)」,但其實我卻覺得相當無謂。點解?很簡單,用「食飯」呢個概念去諗就好容易。你起屋企煮2-3人飯餸,並不算是難事。但要煮10幾人飯餸就麻煩了,預的食物/準備多得多。如果一次過有100個人食呢?一定要有專業的到會團隊幫手至得,就好似以前「大躍進」果陣人民公社,成日「大鑊飯」,滿以為Division of Labour好得啦,點知其實人力物力,倒比起一個人煮2-3人飯餸難搞10萬倍。

聯合佈道的情況亦是一樣。自己一間教會好地地,年中都會搞一至兩場佈道會。動員力容易,邀請朋友的難度亦差無幾。反而聯合佈道,跟進初信的各方面倒比起小型佈道會更難處理。而且,那些去主愛臨香江的講者,咪一樣會去小型佈道會講!有咩分別呢??再來是宣傳、場地,均所費不菲(真係下下都幾百萬上落)。仲有,為左一個大型聚會,例必招攬大量義工。咁呢D義工邊度黎?咪又係教會弟兄姊妹。當教會人手已缺之時,居然出面仲黎多舊野扯走資源(前題是呢舊野既出現是有必要嗎?),咁其實有何原因要搞咁大呢?除左做show俾人睇下,幫政府「粉飾太平」外,我看不出一個特別有意義的原因所在。何以見得?看看顧問名單便知。

顧問名單的維穩底蘊

另外,就著整個聚會的顧問名單(http://hkgospelfestival.org/?page_id=319 ),嘩一嚟就係鄺保羅、李炳光、蘇穎智、林瑞麟……咦我有無去錯咩website呀?係咪叫耶教宣傳維穩政府顧問名單呀?鄺保羅同聖公會管浩鳴同出一氣,維穩路線之明確就算是非耶人都略知一二;李炳光、蘇穎智等就曾為「可愛既少女」梁美芬站台選舉(佢地起站台之時是咁形容佢既);林瑞麟?又有邊個唔識呀,咪我地親愛嘅前政務司司長囉,之後去左讀神學果位呀。其餘的人名名單也好不得那裡去。馬時亨、吳宗文等等,有邊個唔係企喺政府果邊?其實個聚會如果隔30分鐘就有植入式政府廣告我都一啲都唔覺驚訝囉!

喂,而家邊個是「挑起社會矛盾紛爭」嗰個呀?

講起「挑起社會矛盾紛爭」呢個議題,耶教界的旗下信徒簡直是「不遺餘力」添啦。林鄭、薯片都是天主教徒,葉劉自稱基督徒,4個想參選既人有3個都係耶人嚟。仲有,涉入政界既耶教徒簡直係恆河沙數,成日「以父之名」最出位者莫如梁美芬、李偲嫣,個個都係神既子女。紛爭係邊啲人挑起,都好明顯啦。

最後,我個人認為基督徒單向的「哎呀世界很變態但信耶穌很開心希望更多人信耶穌就能解決世間所有問題」的這種思維方式真的很令人不敢恭維。第一,無錯世界很變態但教會也有出很多力讓它更變態的好不好?古往今來多少基於宗教而產生的紛爭與殺戮?經常抱著「全世界都信耶穌就能解決問題」的想法簡直是愚民之見。第二,這種思維方式又何嘗不是一種相當自我中心的想法?「我」覺得「你」唔開心覺得「你」未得著幸福,但係可能人地有自己獲得幸福的方法呀?當然,在你眼中他的「幸福」並不完滿,但你鬼理得人地生活如何呢?點解你覺得岩的野就一定要加諸在別人身上呢?這究竟是關注對方呀,還只是自我中心呢?

教會經常標榜著「唯有信耶穌才得救」的旗幟,其實再咁落去,大家只是會越來越厭而已,最加上就係基督徒咁好的「榜樣」,叫人點信得落手呢?我覺得,真正讓人信耶穌的鑰匙,係「別人在基督徒身上看得見對世界的承擔」,是一個「擁有大愛」的行為展現。這一種展現,唔係單單用一個福音聚會顯出,而是平日生活中。好遺憾,我識不少基督徒,講一套做一套,呢頭同你講人話轉個頭插幾十支箭落你背脊度。又或者,只是日日起即將執笠嘅Road Show度,又講「死過翻生系列」或者「由無錢變有錢系列」的大堆見證。呢啲見證咁「正」,叫人點信得落手?!

總之,大型佈道會的存在,我由始至終只想到四隻字:勞民傷財。連信徒個心個人都未預備好,搞大型佈道會,大概都是做場戲罷了。

是我,認真便輸了……

文:殷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