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談Animal Farm,論香港普選

文:筆鳴(不平筆鳴,用文字與影像分享)

筆者早前因閱畢Animal Farm一書後不幸地感到一種莫明的「親切感」,所以撰文分享。上文概要地講出原本諷刺獨裁蘇聯的故事與香港現況的相似,但主要都是從政府的角度出發。本文希望以市民的角度去談Animal Farm,當然亦會與香港的情況比較,說說剛出爐的政改方案與香港的普選。

只懂喊口號的羊群:

Animal Farm的故事中有一群羊,終日只懂喊獨裁的豬領導教他們的口號: ”four legs good, two legs bad”。尤其是在豬領導遇到異見時,羊群的口號叫喊聲往往都掩蓋了這些反對聲音。這些過於簡化的口號其實很危險。方便重覆叫喊,亦方便領導者操控。故事尾段口號因豬領導的改變而變成”four legs good, two legs better”便是例子。

更甚的是方便的口號很容易令人省略思考的過程就喊出來。「袋住先」、「有票,真係唔要?」便是香港的例子。市民很隨口便可喊出這些口號,但有否深究背後的問題就不得而知了。而由這些過於簡化的口號引申出來、支持政改方案的論證就再進一步混淆視聽。例如有人以「加人工」作比喻,雖不能一次過如自己預期加10%,只有7%,但如不「袋住先」,沒有人會保證遲些能爭取更大增幅。

香港的普選不能如「加人工」輕易「袋住先」,因為想清楚便知道「袋住先」可能會帶來惡果,「袋住先」並不是如政府宣傳所說般美好。有票,不代表你那是有意義的票:經篩選選出的特首即使只獲社會小部分人支持,但選民基礎的確比現時擴大了。這可被解讀/曲解為得到民意支持,令這普選特首可像Animal Farm的豬一樣更肆意推行惡政。

但人們有否認真分析過「袋住先」這些宣傳口號才以之作支持方案的論證?其實「我要真普選」及「毋忘初衷」等口號都有異曲同工之妙。筆者希望喊著「毋忘初衷」的人真正了解甚麼是他們的初衷吧。而政府宣傳普選方案愈來愈hardsell,港人應該提高警覺,多了解詳細內容,多加分析及討論,不人云亦云,亦不要容易被影響,才可防止「中伏」。

Animal Farm的羊群因為沒受教育及資訊不流通才沒法做到筆者以上建議,港人不會與羊群比下去吧。

凡事漠不關心的驢子:

Benjamin是Animal Farm中一隻驢子,算是較有智慧的一隻動物。農場其他動物都呆呆的不了解豬領導們的惡政,但「世事都給他看穿了」,驢子清楚知道自己和其他動物被剝削,生活根本不如豬所說的有改善。但看穿世事又如何?他無動於衷,沒想過要向其他動物解釋或作出任何行動去改變現狀,只是抱著悲觀的態度,想著無論是人是豬管理農場,動物的生活都必定是艱苦的。

雖然雨傘運動後不少原本稱自己政治冷感的人都主動了解更多不同政治議題,但在香港這金融社會,仍不乏只顧賺錢或只求生活安穩,而不願花時間了解政治的人。所以筆者認為,只是自己了解更多政治並不足夠,要教育你身邊的人,改變他們的觀念,提供不同資訊給他們思考,一起討論。「真理愈辯愈明」,讓更多人真正了解真/假普選及其好與壞,不要讓自己像驢子一樣毫無行動,結果無法阻止自己好友被屠殺,令自己後悔。

一個不公平的社會,不只由政府或領導人單方面可成功建立。市民其實可做更多去貢獻更多,共同建構一個真正公平、和諧的社會。從羊群和驢子身上我們可看到教育和批判思考的重要,希望筆者以上小小建議港人可付諸實行,慎防「中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