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淡年代

友人看占渣木殊電影《柏德遜》,提出一個觀察:在電影描繪的七日生活中,巴士司機詩人柏德遜與其愛追夢的妻子羅拉,並沒有性生活。他們行為上很親密,可稱恩愛夫妻,但性在他們的生活中是缺席的。友人認為這種描繪方式令二人更不像真實生活中的人,大概是出塵的意思吧。

不過「無性夫妻」是現實社會現象,近年有所謂「頂思族」(DINS,即Double Income No Sex)興起,意指幾乎無性生活的夫妻,一年做愛不超過10次,在日本這數目也就直接被歸為「無性夫妻」。數據看來有點嚇人:目前美國有20%亦即二千萬對夫妻屬於頂思族,德國有調查指1/3的夫妻很少有性行為,日本的數據是無性夫妻佔35%。

有愛 無性

看過關鍵評論網的一篇報道,其中一對美國夫妻公開承認並無敦倫,並且以後都不打算這樣做。他們在主張不進行性行為的網站Aven上結識,無性婚姻是一種承諾。

換言之,他們視此為一種值得宣揚的生活方式。

必須聲明,我無意judge任何人的私生活,也不想用危言聳聽的方式談及有關性的話題,我對思考藝術呈現與現實世界的關係更感興趣。類似是說,如果電影是夢,我們的夢是如何改變的呢?2011年我寫過一篇短文,提到日本的「草食世代」現象,感嘆當年《挪威的森林》式的青春性騷動、因寂寞而追求親密的本能,也會有過時的一天,這並且是作為輸出性想像模式的AV王國日本的真實一面之呈現。順帶一提,今季無印良品時裝據說被譏為「性冷淡風」,逛店時也真是不禁莞爾。

關心 但似不相交

柏德遜夾在他的枯燥生活與詩的內心之間;羅拉則總是被夢想吸引,虛渺的熱情,像《百年孤寂》裏的美女瑞米迪娥。他們互相關心,但內心似乎並不相交。柏德遜為妻子寫詩,但不肯讀給她聽。他難道是單為她美麗的外表而娶她?還是因為活在這樣飄於雲端的人身邊,比較能保有自己的內心世界?

艾倫.狄波頓在《如何思考性這件事》中說,性愛之重要,是因為人們希望自己在剝離一切身分地位背景條件之後,仍然被他人最基本地渴望。那麼反過來說,放棄性,或者是希望把自己日常生活中的全部條件保留下來,平安寧靜地被伴侶接受。

這是不冒任何風險。巴塔耶說,情色的一切關鍵,乃是建基於生命個體本質上的缺失、斷裂、隔絕,在情色中,生命向另一個生命敞開,試圖打破隔絕,中止斷裂,同時深刻地面對自我的不完整之深淵。那麼反過來說,無性時代,就是對這些的徹底否定,之願望。

性滿足 途徑氾濫

說到這裏不知會不會有人以為我是想看性場面,要叫我去看AV。而我則懷疑,網絡上各種得到性滿足的途徑如此氾濫,正是造成性冷淡年代的原因之一。過度親密的虛擬世界。感覺不到生命對生命的缺失。別說《夢鹿情緣》中靈慾不能兩存,甚至連《無盡詩篇》中張狂的胖女性偶像,都和以前費里尼式「肉山」之女的欲望形態,徹底相反。關於性冷淡年代,我剛開始思考。

文:鄧小樺

原文載於《明報》世紀版(2017年5月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