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漠切割才是變相維穩

今年六四帶來的爭拗,近年少見,連梁振英也開腔回應,因為今年六四的意義,提升到「中國認同」的問題。

近幾年已有一種本土思潮要求重新定義六四,他們認為六四是「鄰國」內政,和香港無關;香港人不應該理會更不應悼念六四,應該把心思放在本土的政治運動之上。

中大學生會的「停止悼念六四論」也是如此,希望借「切割六四」來實現中港區隔。

他們無端提到,寧願把心思放在六七暴動的真相追尋,也不想再悼念六四。

恕我直言,他們只是消費六七暴動,借關注六七暴動去合理化自己停止關注六四的行為。

但「六七」和「六四」根本不存在排斥性質,他們只是借肯定關注「六七」來否定關注「六四」。

最幼稚的是,他們幾時開始關注六七暴動?還是忽然關心,只為突出自己的「本土情懷」?

他們知道六七暴動的「犯案者」,其實終極目標,便是要求「平反正名」他們是愛國者而不是暴徒嗎?

找誰平反呢?當然不是香港政府,而是本土派眼中的「鄰國」:北京中央。

中大學生如何解釋,這麼一件「本土政治」,最後竟然又要和「鄰國」扯上關係呢?

中港兩地早就是命運共同體,不論是六七還是六四,既和北京有關,也波及到香港。既是本土,也和國內有關連,根本不能幼稚地一刀切割。

他們還幼稚得常以「鄰國」稱呼「中國」,彷彿只要多講兩句「鄰國」,香港便能獨立;誰關心國內政治,例如維權人士等等,便等於強化香港是中國一部分,是維穩的「大中華膠」。

醒醒吧,革命不是請客吃飯,更不是打嘴炮玩文字遊戲,這種置身事外的切割,最終不會為香港帶來什麼新的出路,只是傷害了許多極權下的犧牲者,自私埋葬了公道,冷漠才是最佳的維穩手段。

作者是傳媒工作者

文:曾志豪

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2017年6月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