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讓燈光熄滅

較早前學生連環自殺消息受到大家關注,大家立即紛紛討論「精神病」,可惜人總是健忘,前幾天的熱話,到了今天漸以冷卻;惟台灣這兩天發生三宗命案,難以理解的兇手們都再一次讓人紛紛聯想起「精神病」。

前日在台北內湖四歲女童被疑似精神病患者慘遭割頭、昨日中午台北捷運新北投站有警察遭砍傷、新北市樹林區一位中年消毒工人亦被陌生人鋸傷。我們心目中的台灣充滿友善的人,但這兩天的事件讓大眾吃了一驚,究竟台灣真是變了樣嗎?

就台灣政府而言,它貫徹地充滿人情味。蔡總統昨天去了小燈泡離世的地方,送上鮮花,上面的卡片寫上以下的一段話:「阿姨不會讓你白白犧牲。這個社會破了很多洞,我會用盡全力,來把他們都補起來。」我們親愛的梁特首,當初學生們接而連三的自殺,你有立即警醒,想過是社會的安全網破了洞嗎?

蔡總統在事發第二天不止到現場獻花,更在網上發佈一封給小燈泡媽媽的信,信中言及「我的責任,就是讓每一個可能掉出這張網外的邊緣人,都可以被這張網接住,接受公平的教育,擁有穩定的工作,過著正常的生活。

蔡總統的腦袋在事故後已經一直在運動,但我們的特首先生呢?有為自殺的同學想過什麼方案解決嗎?

假如有藥癮、酒癮的人,應該在社區的監察名單裡嗎?他們具有攻擊性嗎?還是,就算改過自身,仍被社會歧視,導致有社交障礙的人,都得一通標簽為「危險人物」?這些所謂的邊緣人,一直被忽視,很容易漸漸有了精神病的特徵。如果香港政府能夠像台灣一樣,能在未來我們可以修精神衛生法,來支援更多有精神的狀況的病人,該多好?政府不能夠把一切推及醫生、社工等人去處理,香港這麼多的精神病個案,他們幾個人,什麼時候能幫到全港人?

台北市長柯文哲昨天表示「愛的相反詞不是恨,而是冷漠」,其實香港就是其中一個冷到冰點的城市,鄰居之間會打招呼的有幾個人?能知道鄰居名字嗎?簡單一點,子女會跟爸媽聊天嗎?你們上一次一起去郊遊是多少年前?當我們對身邊的事已經視若無睹,我們的繁盛的香港,也會出現沒有亮燈的一刻。

台灣大學生在去年3月18日為反對「兩岸服務貿易協議」而產生了「太陽花學運 」,在佔領立法院議場外, 我們可以看得好清楚,他們寫了「台灣不要成為下一個香港」! 因為台灣的學生們為了政府,他們願意站出來,才讓身為香港人民的我們意識到香港的危機,真正「佔領中環」,雖然未算成功,但至少能實行。

今天,不是認定3個案件的兇人都是精神病患者,想幫他們開脫什麼,更不是談台灣政府跟香港政府有什麼分別。我想說的是邊緣人的難過、社會冷漠的可悲。精神病患者需要大家的關懷,但別忘了,我們都要關心自己的家人、朋友。當每個人的愛薪火相傳,世界就會一直光明,不會燈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