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讓當權者玷污警隊

七警襲擊罪成被判監。香港是法治社會,案件審結本可讓大家清楚警方執法應持的界線。然而,警隊「一哥」盧偉聰在判決後不但沒有勸喻和警誡前線警員注意紀律操守,反而說「非常難過」、「失落」,只談上訴及對七警提供援助。盧偉聰這做法非常不當,表達的信息基本就是「警隊沒有做錯」,扭曲是非黑白,敗壞社會文明和核心價值,也進一步撕裂警民關係。

面對這局面,我從不認為社會的矛頭應該針對警隊。即使過了雨傘運動,我直到今天仍由衷相信,九成以上前線警務人員都是好警察;社會需要警隊,他們在維護治安方面是出色的。到今天,我仍教我3歲及5歲的小孩,一定要相信警察,他們會保護市民。現在情況是,在社會嚴重撕裂的氣氛下,小部分警員被政權潛移默化地思想教育、衝昏頭腦,一時按捺不住做錯事。但真正損害警隊尊嚴的,卻是利用警隊的專制政權。

香港回歸以來有很多遊行示威,但警民關係一直尚算良好,鮮有「擦槍走火」。然而,自從梁振英政府上台後,不斷利用「人民鬥人民」這種撕裂社會的管治手法,令大部分好警察都被夾在中間成為磨心。前任「一哥」曾偉雄和現任的盧偉聰本應擔當領導角色,讓警隊堅守應有的專業和紀律,但他們不但沒有這樣做,還火上加油,不斷對內發放「對付示威者永遠是對」的錯誤信息,讓警隊更騎虎難下。

請盧偉聰勇敢承認警隊錯誤

當日激進派扔磚襲警,絕大部分泛民都公開譴責暴力行為。今天盧偉聰這樣公開撐犯錯被判罪的警員,這麼多警員又出來集會,甚至要求特赦七警,如此扭曲社會價值,叫家長如何教下一代,說警察真的是好人呢?「一哥」總不能只為安撫警員情緒,連最基本的是非黑白都模糊掉。

現在是專制政權玷污了警隊,逼警隊成為磨心,我替警隊不值。香港市民矛頭要指向政權,痛批政府好鬥的管治手法。我促請盧偉聰勇敢站出來,承認警隊這次犯下的錯誤,警隊才能繼續維持尊嚴,警民關係才有出路。

文:許智峯

作者是民主黨立法會議員

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2017年3月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