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追夢園地 墮進四季愛河:《星聲夢裡人》La La Land

在早前的金球獎頒獎典禮裏,《星聲夢裡人》拿下了七個大獎,包括最佳電影(音樂及喜劇類),風頭一時無兩。電影是近年難得的傑作,取得這樣好成績絕對實至名歸。而除了《星》外,當晚另一個話題是獲頒終身成就獎Cecil B. DeMille Award的梅姨梅麗史翠普。她的演辭精彩絕倫,內容觸及到美國候任總統特朗普的排外政策,她說了這一句話:

“But who are we, and what is Hollywood anyway? It’s just a bunch of people from other places.”

大家都知道,荷里活並非一個擁有長久歷史的地方,電影出世了多久,荷里活的歷史就是多久。這個地方有「夢工場」的美譽,全因它每年製作數以百計電影。多年來有千千萬萬個年輕男女,由各州各市,甚至從其他國家遠道而來,來到西岸洛杉磯,就是為了追尋自己的夢想。

(評台編按:下文有劇透。)

在《星聲夢裡人》開首的那一場戲,車輛滿滿地塞在公路天橋上,有人開始唱起歌來。這種感染力一下子就傳遍整道天橋,載歌載舞之餘,不少人更拿出他的看家本領,街舞、土風舞、街頭滑板、不同的樂器,各適其適。看著這段戲,一邊讚嘆著導演究竟有多厲害才可實景拍到這個華麗的長鏡頭,一邊享受著歌舞片帶給觀眾的喜悅(我看的時候雙腿無法不跟著節奏擺動),同時更感受到這一幕更深一層的意義:這班人彷彿就是一班追夢者,他們正正就是排住隊,一起前往他們的夢想地——荷里活。

《星聲夢裡人》內容圍繞兩大主題:夢想與愛情,其中前者就跟地域(而不只是只一城市)有著很緊密的關係。精彩的開場之後,我們見到一對電影的主角,Emma Stone 飾演的Mia以及Ryan Gosling飾演的Sebastian,他們原來也在這條熱鬧的公路上塞著車,也是正在前往洛杉磯。這很明顯:由一開始,他們兩人亦是前往LA的追夢者一份子。接著,我們分別看見兩人當日的經歷。Mia有一個試鏡機會,然而很快我們就知道她失敗了。

她回到家,幾位感情要好的室友拉住她到城中的某別墅開派對,美其名為擴闊社交圈子,實質只為釣金龜?她很快就發覺在那兒並不是她尋夢的地方,於是她離開了別墅,輾轉間再次遇上電影的男主角Sebastian。至於Sebastian,那日他先是去了LA一間前身是著名爵士樂吧的餐廳打望,恨不得把整間餐廳拆掉;轉個頭回家,才發現原來他只是個山窮水盡的樂師,沒有穩定工作,剩下一張張未繳款的帳單。

到了晚上,跟Mia一樣,Sebastian去了一個不屬於他的地方,一間不給予他機會展露才華的餐廳,為的就是賺兩個錢、彈幾首悶極的聖誕音樂。就在Sebastian執意打破規限,隨心彈奏自己喜歡的音樂時,那個地方無情地趕走了他。

後來兩人走在一起,仍不忘各自繼續追夢。Mia向Sebastian 透露自己來了洛杉磯五年,小時候在內華達州小鎮博爾德城居住。在那兒,在巡遊劇團當演員的姨姨每次外遊後就會告訴她不同地方的經歷,也帶她看昔日電影,從此Mia 喜歡上電影,夢想成為演員。Mia受到Sebastian 的鼓勵,寫了一部獨腳舞台劇,我們不知道故事內容是甚麼,但從舞台劇上的海報看到劇的名字So Long, Boulder City(再見,博爾德城),大概可以想像這套劇所說的是甚麼、與Mia自身關係有多密切。正當以為沒有人賞識,Mia返回自己老家時,慶幸當日原來有試鏡公司的人看到她的演出,邀請她回到LA的電影公司試鏡。這次製作需要前往巴黎拍攝多月,Mia一而再由博爾德城走到洛城,由洛城橫越大西洋來到歐洲巴黎,實踐她的演藝夢。

另一邊廂,縱使Sebastian沒有出國,他的追夢之路仍要穿州過省。來到LA之後好像一直碰壁,終於在跟Mia一起不久,Sebastian重遇以前的音樂拍檔Keith。他加入了Keith 的樂隊,開始有穩定而豐厚的收入,唯一的代價是,他需要跟隨樂隊到各州的大城小鎮演出。就這樣東奔西走地過三五年,他終於可以回到LA這個地方停下來,圓了一直想到實踐的夢。

有不少評論認為《星聲夢裡人》是一封給LA的情書。無疑,電影描寫的LA很美,但電影對這個城市也不單是讚嘆。Sebastian就曾感嘆這個城市只懂貪新忘舊,其後專放懷舊電影的戲院亦倒閉了,顯出這城市的一份無情。相比之下,我更認為電影更關心的是追夢者的旅程,而不是單一的目的地。追夢者是冒險家,而LA(或是巴黎)是他們的金銀島。無論如何,追夢者都會堅毅地、勇敢地邁步踏上旅途。《星聲夢裡人》告訴我們,若要追夢,我們不能只是原地踏步。引用電影中一首歌的其中一句歌詞:Who knows where it will lead us? And that’s why they need us!

電影另一個主題是愛情,就讓我再一次由荷里活說起。據說當初電影公司選址這麼偏遠的地方作為片廠基地,其中某些原因是因為西岸洛杉磯日照時間較長,而且一年四季氣候得宜,好讓電影公司可以三百六十五日全天侯進行拍攝工作。《星聲夢裡人》由一開始在公路上塞車的第一場,我們就聽到電台的廣播:今天又是溫暖的晴天;我們看到演員們的服飾都是七彩斑斕的夏季裝束,若不是字幕卡打上了WINTER一字,一時間跟本想像不到畫面中所描繪的是一個冬天。電影以一年四季劃分了故事段落,但在洛杉磯這個四季如一的城市裡,並不容易顯現出來。反而,電影的一對主角Mia 與Sebastian (分別由Emma Stone 及Ryan Gosling飾演)之間的關係,才襯托出四季的變化。當地域上的追逐代表著主角們對夢想的追尋時,那麼時間,以四季展現,就正正見證着二人愛情上的高低起跌。

他們在冬季碰面,然而兩人的低潮期令至他們「擦身而過」。我們感受不到的寒冷由二人對雙方的冷漠態度取代。等到春天,他們才正式認識對方,愛情的種子亦在這時節萌芽。不論是在那個跳出火花的「Lovely Night」 (那一場戲的歌曲名字),還是在格里菲斯天文台內飛上星河,跳着浪漫至極的華爾茲,都和一年之始的春天很有共鳴,從中我們感受到春日的氣息。來到夏天,二人亦進入熱戀階段。畫面沾滿了這對年青男女的活力激情與浪漫感覺,對應著愛情在夏日盛放的意像。踏入秋季,兩人的關係亦不由自主地產生了磨擦。男的因為工作關係甚少回家,女的終於參演了一場自導自演的舞台劇,但到場觀眾寥寥無幾。兩人的經歷都正好比擬著初秋漸寒的氛圍。然後我們跟著電影又一次回到冬天,但時光飛逝,這個冬日已經是五年後的事了。他們的愛情在電影中的高低起跌彌補了洛杉磯四季如一的這個「缺點」,為這個城市添上浪漫,也添上悲傷。

《星聲夢裡人》的兩大主題,夢想與愛情,一直透過地方與時間兩個載體縱橫交錯地、若即若離地交差。從來追夢之旅不容易走;同樣,愛情之路亦不平坦。偏偏在命運下的作弄,這對戀人要在兩者之間作出抉擇。

然而,故事尾聲出現了令電影昇華到另一個層次的Epilogue,而當中片段情節亦跟我們之前看過的一切大相逕庭。這段Epilogue內裏的一切都是美滿的,包括第一次二人在餐廳相見便一見鍾情、情投意合;Mia 的舞台劇演出成功,備受讚賞;Sebastian 看似亦不愁生計,繼續享受他的爵士音樂;Mia去了巴黎拍戲,而Sebastian 相伴在側;他們更有了下一代,組織幸福家庭。不單止故事上發展不同,這一段精彩的片段可謂以純電影(Pure Cinema)的方式呈現。沒有對白、大量片廠設計場景(有令人聯想到《秋水伊人》的油站!)、多種畫面上的設計(如試鏡時的剪影、兩人觀看自己拍的短片)、場景之間的遊走等等,刺激觀眾的全是畫面上最精彩的歌舞、最美麗的設計、最流暢的鏡頭及調度。電影不正正在向我們示意,這就是真正電影的魔力?而導演是在告訴我們,最夢幻、最美好美滿的東西,就是都在電影世界嗎?頭一遍看的時候有著私心,多麼想這個Epilogue是現實而非虛幻。到再次看到的時候,方知導演一直透過結尾的美好電影世界,帶出現實的殘酷無情,不禁令人嘆息。

Sebastian 彈完最後一粒琴音,無奈幻想終歸幻想。兩人向對方互相點頭微笑,默默替大家夢想成真而感到一絲安慰,然後各自回到現實,繼續他們的人生。是的,現實世界哪有完美?至少,她在最後愛上了Jazz,那就已經足夠。

文:區皓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