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線科技人員:四人面臨DQ是泛民共業

多份媒體昨日報道,因應梁游被褫奪資格與及四名泛民議員面臨資格被司法覆核,政府已經預留3.2億籌備補選。相比2010年五區補選只需1.5億,可見政府已經準備好進行不止九西和新東的補選。

回看頭炮被取消資格的游蕙禎及梁頌恆,泛民不少人和二人劃清界線。現在泛民就積極為姚松炎等四人積極籌款,又有重量級人馬作代表律師。但大家應該反思——六人在宣誓期間的實質行徑,其實有多大程度的分別?民主黨黃碧雲,鄺俊宇,林卓廷,尹兆堅也有加料宣誓,沒被覆核只是因為梁振英沒有選上他們;而選上游梁,有人估計因為游蕙禎於鄭永健賄選案中拍枱堅持報警,《明報》其後揭發鄭永健背後千絲萬柳的人脈關係,甚至涉及張曉明和梁振英,有人要作出報復。[1][2]

當梁君彥決定可安排議員再次宣誓,政府進行司法覆核要求禁止梁游宣誓,甚或其後再嘗試司法覆核四名泛民議員的資格,不也是同樣毀壞三權分立嗎?本質有何分別?

有人說游梁辱華,但細閱之下,「Re-fxxing of 支那」是針對中國共產黨,叫他們「Fxxk Off」,游蕙禎事後有再提及這點。支聯會大叫結束一黨專政,司徒華說2022年中共倒台,其實也不過是叫中共「Fxxk Off」,只是用詞溫和一點。很多民眾知道辱華,但有聽過游蕙禎確切用了什麼字詞嗎?當李慧琼可以公然著和服,張國鈞著劍道衫,建制派真的關注民族大義?你認真就輸了。

而「Hong Kong Is Not China」的標語,您可以反對港獨和批評有關主張,但他們是68568人支持的政黨,如果不計算教育界,則他們比傳統功能組別所有當選人的得票總和還要多。這次DQ,是對68568名選民的侮辱。連同其他港獨政黨,港獨即使是問題,也不是DQ二人便可解決;而是應該讓公眾理性討論,然後得出「港獨不可能」的結論。而且,辱華不是司法或行政凌駕立法的理由。《基本法》第79條列明喪失立法會議員資格需要由立法會主席宣告,也就是立法會內部的事。更不用說,梁國雄及黃毓民之前也曾於宣誓期間加料,最終可再次宣誓,游梁二人有合理預期於第一次宣誓表達政治主張。

有人會指,當時民情洶湧,泛民怕被影響。那麼他們有否想過為何民情洶湧?是因為游梁於高院的訴訟期間,由民建聯前總幹事陸漢德的無綫新聞,放棄其他民生議題,舖天蓋地放大民建聯在是次事件的聲音,不給予游梁合理機會解釋。是因為民主派劃清界線,不願在地區說明三權分立的重要性,不願對建制派無視法治的行為反擊。

結果,梁振英「食過返尋味」,再入稟想DQ多四人。平行時空之下,當初如果泛民願意推動民情,對毀壞三權分立明確說不,那麼梁游即使最終被褫奪資格,梁振英要再照辦煮碗也會顧忌。正因泛民在這次沒有基於原則企得夠穩,現在如果四人被DQ,接下來就是清算傘運,隨時失去立會1/3否決權。

有些原則是要堅守。2003年23條立法,一般市民理解不多,沒有23條關注組推動,23條並不會擱置立法。2010年五區公投,建制派連同北京在沒有真正法律依據下,鋪天蓋地指公投違憲,公社兩黨仍然去馬。當年何嘗不是逆一時之洶湧,推動民情,堅守原則而修成正果?泛民無即時的選舉壓力,為何當年的勇氣,今日從泛民身上看不到?

我要重申,六人都不應被DQ,也鼓勵大家捐款支持姚松炎等四人。不過,我認為青年新政也應該得到支持。最後,如果四人當中有人不幸被DQ,而有人說青政『累街坊』,這種人沒有資格自稱民主派。

[1] http://news.mingpao.com/pns/dailynews/web_tc/article/20161025/s00002/1477333608320
[2] http://news.mingpao.com/ins/instantnews/web_tc/article/20160726/s00001/1469518002726

文:前線科技人員議政小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