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學位讀得過嗎?

這星期是一年一度文憑試放榜的大日子,對於眾多考生來說無疑是人生一個重要的關口。隨着出生率不斷下降,理論上,入大學的機會應該比以往為高。考試局在放榜前一天也公佈了本年的考生情況,考獲19分以上的考生共有15,926人,而八大院校今年共有1.5萬個學位,理論上19分以上的考生中九成人也有學位。可是,有學位是否就一定是自己想讀的學位?其次,今年六萬八千多名考生,除去了19分以上的萬五人外,其餘的又如何?這兩天有好些前輩已撰文談及香港教育不應只針對學位,這固然是事實,但遠水難救近火,要改變這種畸形思維需要有識之士長遠努力,本文這回只想針對考生當下的困境再談一談。

放榜已過了幾天,不少考生在收到成績後,應該也已有了相應的對策。可是,筆者放榜前後接觸的不少個案,仍是十分迷茫。通常分為三類,一是18分至19分的同學,剛剛在邊緣位置,怕聯招中沒有被取錄;二是全科合格,但分數不足升大學的同學,正在煩惱副學位還是重讀;最後一類是分數不理想,連副學位也未能入讀的同學,不知選基礎文憑還是毅進文憑好。

筆者做了多年的升學輔導,也在不同院校工作過。發現每年考生面對的這些問題,很多時是基於對大專院校生態的不熟悉,甚至對於香港職場的不熟悉。例如,不少學生連副學士及高級文憑是同等學歷也搞不清楚,亦不清楚甚麼是資歷架構,以致明明有些同學夠分讀資歷架構第四級的副學士,卻被一些院校哄了去讀第三級的基礎文憑,甚至沒有納入資歷架構,但名稱與基礎文憑很類似的「文憑」課程。另外亦有學生因為學校歷來做升學講座,只會跟他們說職訓局的資料,以致他們也只想到上不了大學就去職訓局,可是對於一些文科生來說,職訓局的課程也不見得適合他們。這也是不少中學在升學輔導上,太倒向一面。遺憾的是,部分老師也不熟悉副學位的生態,以致學生吸收資訊太單一。

香港的專上教育,基本上已經發展成形,只欠政府在監管自資課程時的力度,如何保障學生在付出相應學費時,亦能有理想的出路。上述三類學生,每年都會出現。第一類同學的解決方法很簡單,只消在聯招排位下一點心思,以及在現階段去一些有信譽較好、較具質素的自資院校,預先報一些有興趣的學士學位作為保險便可。樹仁、珠海這些院校已有數十年歷史,在社會上是真正具認受性的院校(即使近日有些人士在網上大肆評擊樹仁的校政,但那些「罪狀」大多是周邊設施與及學生權益問題,日後還可繼續探討,但不影響樹仁畢業生出來的競爭力),近年發展迅速的恆管,亦受學界中人關注,不失為一選擇。第三類同學要注意的,是找一個受政府認可,合資歷架構第三級別的課程。現時較具保障的是政府開發,七間自資院校負責提供的新毅進文憑,以及個別自資院校自行提供的基礎文憑課程。一般而言,筆者會更建議同學選擇毅進,因為是政府推動的課程,院校之間不能不接受其學歷。

反而較為頭痛的第二類同學。副學士及高級文憑(統稱副學位)是這類同學的唯一向上繼續升學的階梯。但副學士因為就業出路及銜接學士學位的問題一直為人垢病(相反,高級文憑卻很少有這種壓力,因為社會對於高級文憑的認知就是就業,甚至有高級文憑高於副學士的錯覺)。其實,副學士反而是文、理科生更好的出路。不過,由於社會對於副學士一直信心不足,不少考生對於副學士的觀感也是較為負面。筆者近日收到不少的求助個案,共通點都不外乎是否一定升到大學、如果升不到怎麼辦。那一間院校的副學士較好,那一間入大學率較高。其實近年來,愈來愈多的副學士學士由此途徑升讀學士學位。十年前,筆者也是一個副學士的學生。作為一個曾經的公開試「失敗者」,筆者反而會鼓勵同學,如果真的有心儀的大學學位很想讀,那副學士也是不妨一試。副學士的負面處,坊間早有大量說辭。反面甚少人會說說它的正面之處。從過來人的經驗來說,副學士也是一個很好的學習機會,有時年輕人的目標仍未完全定型,有些同學以為自己喜歡某個科目,入到大學才知完全不是自己想像的一回事,副學士課程與大學相近,可讓同學先試水溫,如果不合適,還可以在報大學時有轉科的機會(不過可能要再花點時間);此外,由於副學位的同學經歷過公開試的失敗,求學路上較轉折,能再升回大學的同學,閱歷往往較為豐富,心態亦較成熟。他們在大學的表現,往往也較一般同學好。

當然,筆者不是要硬銷同學去讀副學士,而是希望同學注意。現時如果擔心不知選擇甚麼課程的情況下,同學應留意,除了要找政府認可,經過學術評審的課程外(這些可上ipass.gov.hk)看到,要衡量自身的情況。這些年來,有些副學位辦得較好的院校都會成為學生的首選,例如像城大、港大、浸大、理工幾間大學開設的社區學院或附屬學院,公開試後往往大排長龍,因為有口皆碑,但是,同樣競爭自然較大。不單是入去的競爭大,由於畢業的成績(也就是GPA)要夠高分(一般是3.3以上,有些科是3.6以上)才有機會升回大學,那自然在校內要拿好成績的競爭也大。相反,某些院校或許沒有大多人注意,但課程反而更適合某類同學升學。

其次,很多考生擔心出路,但去到大專的程度,學習模式不是中學,不能只等老師「餵飼」。相反,學習完全需要靠自己自學,自行摸索探討知識,以及與人合作做報告。可以說,即使文憑試很多學生未成年,但從學業上,已是一個成年人,是要為自己負責的時候了。

筆者當年高考後,選擇了一間創校只兩年,中大與東華三院合辦的社區學院,選擇的原因,除了科目適合自己,亦看中了因為沒有太多人入讀的關係,競爭較少。當然,眾所周知,現在這間學校已不復存在,只餘下東華學院。某些人可能會說,應該要找一間較出名的來讀才好。但讀者當年在理大、城大的附屬學院有取錄的情況下,仍選擇了中大東華,後來亦順利在樹仁升上學士學位,也在港大完成碩士,事實證明也沒有什麼應該不應該,好與不好。誰會知道如果當初選了其他出名些的,會否真那麼順利?

最後,筆者也希望指出,不少同學因為想了解更多升學狀況而上網找資料,但很多時會去了網上討論區,或各大secret 的面書頁來做資料搜集,甚至輕信了當中的留言。其實這些專頁,只能作為校園生活的參考,當中有多少,是中肯論點,有幾多又是情緒式發洩,同學們真要分清楚。

筆者深信,每一個人都有其獨特處,有人適合在學士學位上繼續鑽研學問,但亦有人在工藝技能上更為出色。網上總會有留言標籤讀毅進、讀副學位、甚至讀自資院校的學士是「廢物」、「沒有」或「垃圾課程」之類的說法。其實這些說法大可不理,任何知識都是重要,不存在誰高誰低;而任何課程,也總符合某部分人的需要,它們只是同學邁向更高層次的途徑。最重要是自己去了解,從較可靠的途徑收集資料,例如老師,有經驗的過來人、政府的數據庫等。在選擇課程時,不要一味想出來找不找到工作。因為很多時,出來做甚麼與讀甚麼真的完全沒關係。既然如此,那何不好好在自己喜歡的課程/科目知識上享受享受呢?

文:林皓賢

作者簡介:大專院校導師,香港城市大學博士研究生,樹仁大學商業經濟及公共政策研究中心客席成員、網台EETV節目《歷史述賢》及《通識學堂》主持。研究興趣:宋夏關係、軍事史、中國海軍史、全球化研究、香港地區研究。著作有《投考公務員題解EASY PASS中文運用》(合著)(2016) 、《香港宗教與社區發展》(合著)(2016)、全球化下的中國》(合編)(2014);《屏山故事》(合著)(2012)及於報章網上發表評論多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