割讓:一個比港獨更離經叛道的激進概念?

是否一個概念被視為「政治不正確」,或違反現有的法律的時候,便一定是絕對不可取,連任何的討論空間也不應該存在?如果是的話,我們必須要慎重思考,當中所犧牲的思想自由和理性分析,及在激辯的過程中,所引發的思維和創意,會否比這個所謂「邪惡」的概念,對社會帶來更沉重的代價,和更深遠的破壞?

概念「政治不正確」 討論空間也不應存在?

在立法會的提名期間,由選管會推出的「確認書」所引發的風波,使到「港獨」在很多人的心目中,成為了一個極之敏感的字眼。如果「港獨」已是激進和邪惡,近似「割讓」的概念,把自己的領土給予另一個國家管理,就肯定是更離經叛道。而提出的人並非泛泛之輩,而是新鮮出爐的世界銀行(World Bank)首席經濟學家保羅.羅默(Paul Romer)。在他的心目中,香港更是一個透過「割讓」給先進大國,而取得輝煌經濟成就的成功例子,值得全世界效法。

Romer在經濟學上擁有卓越的成就。他的研究專長是經濟增長(economic growth)和發展經濟學(development economics),更被視為諾貝爾經濟學獎的未來得主的熱門人物。基於他的專長和研究興趣,他提出的「割讓領土」的概念,也是為了推進一個國家的經濟發展。公平一點來說,雖然在意義上相當相似,Romer在提出他的理念和構思的時候,所用的字眼並非「割讓」,而是英文的「Charter City」,中文可以譯成「特區市」。

其實,「特區市」的概念並不新鮮,由於Romer剛剛被委任為世銀首席經濟學家,他的主張和理念亦突然被國際傳媒高度關注起來。Romer早在2009年,已在他的TED演說中(註),提出這個概念。TED的名字的由來是「Technology, Entertainment, Design」3個英文字,是國際著名以演說等方式推動新思維及概念的機構。「特區市」正屬於這一類的創意理念,和很多的創意理念一樣,它具有一定的爭議。

「特區市」的操作內容是,一個經濟發展相對落後的國家,特別是發展中的國家(developing countries),可以把一部分的領土交託給一個經濟發達的國家,例如先進的歐美國家來管理,以促進經濟發展。這由外國政府管理的領土,便是一個「特區市」。認識了他的構思後,便不難發覺真的和「割讓」——把自己國家的領土雙手奉送給另一個國家的概念——十分接近。更貼近一點,亦與在清朝末年,列強瓜分中國期間,在上海出現的外國租界十分相似。但Romer主張以城市作為他的概念的單位,因為他相信一個小區或「幾條街」實在太少,不能成大業,但一個國家的面積又往往太大,所以城市才是最有效推動經濟發展的單位和動力來源。

「特區市」可以成功的秘訣,並非是一套「懶人」或「蠢人」的哲學,只是把自己的部分領土,交給先進的國際管理,神奇的事情便會自然發生,跟着國家便會富強和進步。「特區市」的背後,也有堅固的學理支持。Romer認為一個國家的成功和發展,需要兩種不同的概念(ideas)來支持和配合,一是科技(technologies),另一是制度(rules)。簡單來說,前者主要是指外在的科學技術等「硬件」,而後者則是如何把社會管治得井井有條、繁榮安定的「軟件」。而設立「特區市」,便是最快由成功的國家輸入有效制度的途徑,Romer甚至稱之為「改變制度的制度」(rules for changing rules)。

為了不需要強迫不願意的人改變自己原有的制度,Romer的建議是在人口較少的地方設立「特區市」,使願意接受新制度的人自行加入定居。這亦可使舊有制度和「特區市」的新制度,進行公平競爭,為人民提供更多選擇。Romer亦強調他的構思並非殖民主義,因殖民主義所強調的是強迫(coercion)和殖民者的優越(condescension),而兩者均非「特區市」的性質。退一步看清楚,香港由一個小漁港,在回歸前能夠發展至一個國際級的大都會,更建立了重視平等及自由的法治和其他管治制度,香港的成功故事,和Romer的「特區市」根本是同出一轍。

在Romer的心目中,回歸前的香港正正是證明他的「特區市」的概念,是絕對有效和可行的活生生例子。九七前的香港,正是中國領土、英國管理,結果成功創造了舉世矚目的驕人成果,亦為中國本身的經濟發展帶動了無限生機,名副其實是一個「香港好,中國也好」的雙贏局面。有趣的是,如果我們認真地思考Romer的概念,把它發揚光大,進一步應用在香港之上,時光可以倒流的話,在1997年7月1日出現的應該是「香港收番中國」,而非「中國收番香港」,使到於香港行之有效的制度,可以被推廣至中國的其他地方。最起碼,是可以考慮給香港「吞併」鄰近的中國城市,使更多人能受惠於香港的優良制度。

如果我們硬要放棄客觀的分析,任由激情甚至盲目的意識形態來主導思想的話,Romer的概念絕對可以被視為大逆不道、賣國求榮、喪權辱國。在想到香港愈來愈因「政治正確」而被日益收窄的言論空間的時候,突然擔心Romer在履行世銀首席經濟學家的職務的時候,若要訪問香港,也會被要求簽下「放棄提倡國家分裂主張」的「確認書」,否則被拒絕入境。

失去想像空間 步向衰落與死亡

Romer在他的TED演說的終結前,語重心長地說了以下一句話:「除了放棄想像,沒有其他東西可以阻礙我們傳播一個真正的全球性的雙贏辦法。」(There is no roadblock, there is no impediment, other than a failure of imagination, that will keep us from delivering on a truly global win-win solution.)作為一個研究經濟和城市發展的學者,相信沒有人比他更清楚「想像的自由」對一個城市的前途和發展的重要。當一個城市失去了多元和包容,失去了想像的空間(a failure of imagination)的時候,也是它正逐漸步向衰落與死亡的開始。

註:Romer, Paul.(2009)”Why the World Needs Charter Cities?”, TED(www.ted.com/talks/paul_romer)

作者是中文大學公共政策研究中心副主任

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2016年8月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