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業就是寂寞地 瘋着忙

還以為畢業後會一直打工到退休,沒想到未到三十歲、還未成家就「裸辭」。「裸辭」消息一傳出,舊同事居然紛紛問是不是要去嫁人,驚覺在現今的香港,原來還有「辭工去嫁人/嫁人要先辭工」之類的概念,真是無解。大半年前,把日復日碎碎唸式的「為什麼做傳媒一定要這樣這樣」還有「也許傳媒行業可以這樣這樣」的想法認真整理,找來一些拍檔坐在一起,討論把「這樣那樣」落實的可能性。覺得可以一試,就馬上開始下工夫把這個意念實現。

打工創業兩邊忙,維持到今年年中,覺得時間和心力都不完全夠用,不能再這樣下去了,唯有匆匆忙忙遞辭職信,趁未老,全身投入這場創業大實驗。以前聽到舊同學裸辭出國進修或者工作假期,總覺得他們又瀟灑又酷;突然輪到自己,只覺長期過勞的日子總算看到終點。

一腳踢

傳媒前輩常道記者很難當一世。有人為了儲錢成家,轉行到薪水較高的行業去,彷彿跑新聞只是青春夢一場;也有成為了媽媽的行家,因為工時長又不穩定而離職,轉做朝九晚五的OL。筆者在傳媒機構打滾了四五年,感覺媒體人工作性質其實非常獨立(俗點說就是「一腳踢」),一個人在外採訪,拍了照片和影片,有時還錄了音,轉頭把手上那醫生處方般只有自己才看得懂的手稿,整理成一則完整、圖文片俱全的新聞報道。這麼一群學歷不錯、受過專業訓練、具獨立工作能力的人,真的只有在大機構裏「打份工」,才能做傳媒,一旦遞信離場,就不再是「記者」了嗎?經過反覆思考和與身邊人討論,終於決定籌辦一個平台,讓媒體人獨立經營。平台為媒體人打理好爭取廣告贊助、尋找懂得欣賞自己的讀者等營運上的大小事,讓媒體人能專注於做好新聞資訊製作就好,同時保持媒體人的獨立自主。

過去的新聞幕前工作時有帶來一些豔羨目光,甚至「你的工作揭露社會問題,報道真相,為公義發聲,很厲害呢」的表揚,總感到受之有愧。我理解作為觀眾,每日坐在電視機前,看到主播把一則則新聞告知觀眾,自然會累積對新聞主播的印象和記憶,以至觀眾緣、知名度。但把社會大事採訪整理成新聞報道,把資訊帶到觀眾面前的每位舊同事,又有多少人會真正留意?也許你會買XX日報,收看YY媒體,但如果XX日報的一名記者轉到別家媒體了,你會在乎,然後跟着記者的腳步轉看他在新東家的出品嗎?我希望,媒體平台上每位媒體人以自己之名去經營,毋須再跟從「報格」、上司以至老闆的立場或利益,也許每位媒體人的輪廓,終可被讀者重新發現。

物慾消失

不上班的日子,除非有約定的會面,基本上甚少跑出市區去。遠離上下班的人潮,市區馬路的廢氣;穿着打扮也非常隨意,可以每天都棉質T恤和短褲,淡妝甚至完全不化妝,束個馬尾就能出門。也許美甲或髮色可以趁這段日子來點瘋狂的新嘗試,但翻過時尚雜誌也找不到什麼靈感,正好省點花費。早陣子和長期工作壓力甚大的友人見面,她忘了帶銀包只有八達通,情願問我借錢都要在當下買幾款護膚品。要急救的不是她的肌膚,是消費減壓的需要。我還以為失去了穩定收入,購買慾會把我蠶蝕得渾身發癢難當,豈料當人專心一意投入於自己想做的事,物慾居然會突然消失無蹤,信用卡找數額不知不覺驟降,比買下些什麼(真的想不出什麼是此刻很想買的,不是手袋不是衣服不是化妝品,只好寫「什麼」,哈哈)更令人開懷!每天帶着隨身必備的手提電腦和旅人手帳,在家附近有Wi-Fi的咖啡店坐到日落。偶爾天氣太好,也會坐小巴到觀塘海濱,坐在大草地上,在大藍天下望着無敵海景工作。我想可以自由選擇隨時隨處工作,就是創業生活最令人羨慕、最夢幻的部分吧。

註冊路上

在創辦Journesis的團隊裏,我專責所有電腦程式以外的事宜(其實這樣還算不算專責),包括網站及公司電郵的中文文案,圖像處理等雜務,最重要的工作是向各新傳院校師生、行內前輩和朋友介紹Journesis這個新事物,處理有興趣的媒體人的查詢和跟進帳戶註冊進展。本身是相識的就用面書或WhatsApp聯絡;素未謀面的人就由電郵開始,試試打開話匣子。有留了電郵表示想註冊但沒有完成註冊步驟的,有註冊到一半就停住了的,有完成了註冊卻沒有發表作品的……人多,而且每個人的情况也不一樣,唯有用試算表來把大家分類整理,一組組去發電郵或信息,再寫下每個人在「註冊路上」或「合作可能」的最新進展,作為筆記方便以後跟進。日復日和一組組的人聯絡,直到深夜要睡。

也許創業算是一種炫目的談資,但我發現,自己已經幾乎沒有工作以外的事情可聊。我唯一的休息或非關工作的生活,是平日早上去體育館打羽毛球的一小時,因為必須放下手機,隔着欄網和對手也很難聊天。不再打工,沒了上班路途不順瀕臨遲到、同事或上司這樣那樣、加薪幅度令人沮喪一類的職場話題,戀愛的發展又沒有什麼大風大浪,我和一起成長的朋友之間,原來可聊的共同話題,其實沒有想像中的多。日程表彈性大了好想約會朋友;又怕見了面,是自己無法接受的沉默。

這麼熱鬧,又這麼寂寞。

旅人手帳

離開了職場,沒了硬性規定的上下班時間,也沒了上司或老闆。每天都是自我鞭策的練習。風格被我弄得一團亂的文青好物「旅人手帳」,寫滿了每月的計劃,每周的計劃,短中長期要完成的事、要聯絡的人。這頭把清單上的事項逐一完成,那頭新的待辦事項又在密密累積,彷彿一場終點不斷向前推移的長跑。積蓄有限,雖然遠離物慾但也難說可以燃燒多久,只是看到在測試階段已經有五十多位媒體人在Journesis努力供稿,又有公司主動洽談廣告合作,我想創業的生活再寂寞,在Journesis這個平台卻一點也不,她已經有自己的生命在發展和流動,栽花者有繼續澆灌下去的責任。

創業不是光鮮亮麗的有型生活,而是比打工更辛苦,更多未知數,更少人明白和理解,但你仍然選擇繼續下去的堅持。我會忙、會累、會因為Photoshop很難用而發脾氣、會擔心事情做得不夠好而非常困擾,但是能毫無懸念地找到了自己想做的事,不用迷惘不用將就,而且有魄力有志同道合的伙伴和我一起,把想做的事實現出來,我無法不珍惜,不把握。在青春花光之前,有這麼一件事情,讓我很想很想不惜一切去將之成真的,再冒險都令我深感踏實的,我相信是一生難求的幸福體驗。

面書專頁和Instagram:audreycmy

電郵聯絡:audrey.chan@journesis.com

文:陳美茵(媒體平台Journesis創辦人。前電視新聞主播。貓奴。)

原文載於《明報》世紀版(2016年8月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