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慧君:由特朗普醫改敗北看美國政治核心

自7年前「奧巴馬醫改」出台後,共和黨人口誅筆伐,一直矢志將其推倒,特朗普更以此為重點政綱之一,上台以後,即動作頻頻,卻挫敗連連。

連月來,共和黨在國會上演一場又一場的倒戈行動,好不容易才能在眾議院通過《美國醫保法》(American Health Care Act),但議案交到參議院再經修訂後,又有4人變陣表明反對。幾經波折,終於成功「等埋麥凱恩(John McCain)」投票通過程序性動議,硬要把修訂方案《更好醫保和解法案》(Better Care Reconciliation Act)交到參議院表決,但一如所料闖關失敗。其後僅要求推倒「奧巴馬醫改」的修正案,以及被稱為「瘦身版」的《醫保自由法案》(Health Care Freedom Act),亦接連遭到戲劇性否決。原本共和黨取得參眾兩院的大多數,推倒舊有法案可謂易如反掌,惟一路走來始終失敗,原因到底為何?

在共和黨的新醫保方案下,最為人詬病的是大幅削減專為殘障及低收入人士提供醫療補助計劃(Medicaid)的補貼,此舉在社會造成極大的反彈。7年以來,早有不少低收入的殘疾人士只能依靠政府補貼才可取得合理的醫療水平,當中更有不少嚴重缺陷者因此才能負擔得起高昂的醫療器材以維持生命。倘若聯邦政府削減對醫療補助計劃的開支,如同叫這班無力自行繳付醫療費用的社會弱者等死。面對民間壓力,不少屬共和黨溫和派的議員自不願當一個遺臭萬年的「劊子手」,促使他們投下反對的一票,這是造成如今困局的一個重要原因。

另外,共和黨人一直批評「奧巴馬醫改」強制全民投保,令健康者被迫分擔重病者的醫療費用,導致保費過高,故改推「自願參保」是共和黨的醫保改革中的重中之重。為了平衡各方利益與訴求,曾競逐黨內總統初選的得州參議員克魯茲(Ted Cruz)遂提出一個折衷的雙軌方案,容許保險公司推出因投保人的身體狀况而將受保人拒之門外的平價計劃,但保險公司同時需保留在「奧巴馬醫保」中不能拒絕承保的計劃。問題是,較健康的一群所支付的保費的確能有所下降,但對於最需要醫保的老弱及患重病的人而言,保費將會大大提升,令更多醫療用家對醫保卻步,釀成「有病無錢醫」的慘劇。最終,這個原為讓溫和派妥協的方案亦不被接納。

國會制衡總統 議員絕不自閹權力

當然要倒戈成功,國會議員就必須依靠自由意志投票,而非淪為執政者的橡皮圖章,這亦是民主議會的根本。正如麥凱恩所言:「我們不是總統的下屬,我們與他(特朗普)是平起平坐的!」(We are not the President’s subordinates. We are his equal!)美國政治的核心在於權力制衡,國會的出現是要制衡總統施政,議員絕不會「自閹」權力、向權力獻媚。這也解釋了任憑特朗普如何在Twitter或公開場合上發炮施壓,也改變不了其醫改連場敗北的結果。

(編者按:文章標題為編輯所擬;來稿原題為「為何特朗普撼動不了奧巴馬醫改?」)

作者是自由撰稿人

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2017年8月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