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時鎮與歐陽健峰,引發的政治隨想

「國家的首要任務,就是要守護自己國家的人民。」一句泡菜劇的對白,是何等的打動人心,一字一句都打入我的心坎。觀望自己的國家,更是感到揪心。一個不願善待自己人民的國家,失去一個國家的正當性。

思想又突然轉向《十年》自焚者的其中一幕,歐陽健峰在被街坊掟蛋後,講出一句說話,大致是:「我地咁辛苦為香港爭取民主,同樣都是為緊尼班反對我地的人爭取!」然後,向那位士多阿叔遞上一張紙巾。

故事最後,歐陽健峰在監獄中絕食,結束了短暫的一生。

近月香港政治局面起了變化,多個年輕的新興政黨嶄露頭角,有的獲得支持力量,打響旗號;有的碰得焦頭爛額,惹來網上輿論追擊。我開始覺得,香港的政治已經正式進入下一個時代:一羣年輕政治勢力的興起,一股建制泛民都不能忽視的選民力量。

政治從來都是黑暗的。我覺得什麼年齡,什麼時代,都是適用。被歷史記著,真正為了人民的利益作最大依歸的政治領袖,不多。有這種氣量和品格的,或許只會出現在《十年》內,一個虛構、名叫歐陽健峰的人身上。

口號、宣言,總是喊得動聽、寫得漂亮,但有幾多政治勢力,不是暗懷鬼胎,盡力去撈取政治資本?當日雨傘運動一開始能夠實現,很大程度都是基於這是一場學生運動。走到街上,高喊民主的,是一群學生。而學生,本身就是一個光環。但你我都會知道,當政治勢力脫離了學生身份,對於政治行動的所有考量都會截然不同。

又想起《選老頂》的其中一幕,阿七對住豺狼高叫:「我而家唔係要一人一票,我是要做話事嗰個!」一句說話,道破了整個選坐館的明爭暗鬥:搞什麼一人一票,殺這麼多人,拉攏世叔伯支持,一切都只是工具,真正的目的,是要做話事人,沒有什麼大義。

或許我比較悲觀,我只是懷疑,有幾多人、幾多政黨,是真心為香港的民主著想,為每一個香港人的生活著想。看著不同的政治團體之間的對立、不同陣營之間的衝突,不同思想派係之間沒完沒了的漫罵,其實會令人更感無力。那些與你對立的人,其實都是香港人。抑或在香港人身份之下,還要再分「建制派香港人」、「泛民派香港人」和「本土派香港人」?或許只能怪,在香港這片地方,很難出產到有質素,令人信服的政治領袖,能令香港向前踏出歷史的一步。

最後,我只是想說:民主,都只不過是制衡人類罪性,以保障人民生活的政治工具,民主不是神,不可能是完美。我當然支持香港落實民主選舉,但真正令人生活美好的,是你我如何為他者付出。

若然民主太遠,不如開始嘗試,守護自己身邊的人、社區的人和香港人。在追求公義的同時,不忘我們還是一個有血有肉人,有家人、有朋友,有我們所著緊的人。

我想,這會不會是這一代的獅子山精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