助長黑箱作業的「校本管理」制度

近日全城議論紛紛,不少輿論對於政府及建制派人士就「港獨」議題向教師施壓表示關注。筆者認為,官方對教師施以政治監控,侵犯專業自主,固然可恥。然而若我們更深入地檢視現行於中小學的「校本管理」制度,將發現教師權益欠保障,專業自主受侵害,實已非一日之寒。新學年開學在即,再驚聞李求恩中學有教師報稱,僅因曾計劃於一項台灣運動體驗營活動中,安排學生參與「高危」體育項目(如獨木舟、踏單車及騎馬等,其後已修訂活動內容)而遭校方解僱。[1]在此教育專業面臨重重危機之際,筆者欲透過早前幾宗有關學校管理層被指控、質疑的事件,與個人在工作崗位上的見聞,指出現行「校本管理」制度的弊端,並懇切呼籲社會各界,奮起為改革中小學的管治制度而努力。

無力排解糾紛的機制

近年來,教師訴諸傳媒、以至入稟法庭與學校管理層抗爭的事例屢見不鮮。例如本年3月下旬,中華基督教會基協中學的楊老師,控訴校長爾區巧芬對之造成精神傷害,入稟高院提出索償。該校長於2012年,亦曾因發出警告信,被學校訓導主任李老師入稟高等法院控告誹謗。雖說是非曲直,自有法庭定奪,但不約而同的是,兩位老師的入稟行動,均得到一定程度的「民意」以抗議行動支持——李老師曾得到舊生和學生家長拉橫額力撐[2];楊老師除得到學生在facebook設立群組(現時群組成員超過400人)外 [3],6月中旬更有媒體報導:在該校畢業禮中,有舊生展示標語,亦有應屆畢業生在致謝詞中加插特別內容致意,都在聲援面對訴訟中的楊老師。[4]既已訴諸公堂,法官自有定奪,學生、校友、家長卻仍然選擇以行動表態支持教師,大概是有鑑於一個強弱懸殊的狀況:在現行的體制裡,若前線教師在工作崗位上與校方有所衝突,至於對簿公堂,學校管理層(包括校長、法團校董會)一般有「責任保險」作為後盾,訴訟費用方面,往往可分文不付,由保險公司承擔,無後顧之憂;但教師卻要自掏腰包,獨力承擔動輒以十萬計的訟費。就教師自身來說,面對龐大的精神和財政壓力,承受傾家蕩產的風險,仍要與校方在法庭上較量,更可見現存的機制,在維護前線教師權益、或排解前線教師與管理層之間的糾紛上,是何等失效、無力!

繼基協中學的個案後,6月下旬,於facebook傳出一群聖公會諸聖中學教師「求見校董」的事件。有該校教師在facebook中發佈聲明:「一群老師,認為備受高層無理欺壓,不但使老師們受辱、更影響著我們立志要守護的學生。老師們只好求見校董開會反映學校高層問題,我們連月來分別透過多重途徑求見一些校董但不成功,高層在老師要求下亦沒有提供有效聯絡方法協助反映意見,教育局願意出手協助反映開會意見但亦未能成功開會。」[5]事件細節雖未有在聲明中交代,但若聲明所述屬實,其中的現象實在是令人驚訝的——教師作為學校關鍵的持份者,其與掌握決策大權的法團校董會之間的距離,竟有如千百光年之遙!恆常有效的聯絡方法欠奉已不在話下,甚至教育局願意居中協調,基於「校本管理」的原則,法團校董會仍可拒絕與前線教職員會面。據筆者知悉,有中學教師曾因主動透過校友校董轉發,向其他校董傳送一份與學校事務相關的文件,因觸犯了部份校董的禁忌,竟被法團校董會判為「行為失當」,被發口頭警告(具書面紀錄)以作懲處。

傾斜的校董會架構

在現行的校本管理制度中,在中小學的法團校董會中,有投票權的教員校董一般只有一名(另設在一般情況下無投票權的替代教員校董一名)。除了教師校董、家長校董(另設在一般情況下無投票權的替代家長校董一名)、校友校董之外,由辦學團體委任的辦學團體校董,最高可達校董總人數的60%,再加上多由辦學團體邀請加入的「獨立校董」,辦學團體的基本上可完全主導法團校董會的運作。從分享治校權力的角度看來,在懸殊的人數比例下,設立各種不同持份者的校董席位,只能算是聊勝於無。在上文所述有教師因向校董傳送文件而被懲處的事件中,據說校董會在討論該個案時,教師校董和替代教師校董,竟被指有角色衝突,被要求離席!——於教師校董最需要發揮監察、代表功能的時候,他們竟然不能在席,實令人難以理解。該校校長曾在教員會議中向教師們宣稱,教員校董的角色並不是維護教師的權益,而只是以教師的角度提供意見。可見在學校管理層的心目中,維護其他持份者的權益,以至讓其他持份者分享治校權力,乃何等微不足道的理念!

持份者權利不受尊重

雖說教員、校友、家長校董的設立,只是聊勝於無。然而,這種聊勝於無的權利,往往也會遭受侵害。基協中學繼教師控告校長的風波,7月上旬再發生校友請願要求恢復校友校董選舉的事件:一群基協校友,不滿法團校董會內的校友校董,無理出缺超過九個月,集會、聯署要求校監及法團校董會關注事件。[6]據悉基協中學法團校董會成立後,首兩屆校友校董均通過校友會籌辦選舉、由校友普選產生。然而,校友會於2015年6月、第二屆任期行將屆滿時,卻以校友會會章未有設定校友校董選舉細則為由,要求法團校董會提名校友校董,而非按前兩屆方法由校友普選產生。[7]校友質疑自2014至15學年末至今,校友會竟仍未見有任何與修訂會章或復辦校友校董選舉有關的舉措,校監身為法團校董會的負責人亦竟

以為忤。校友去信詢問教育局及中華基督教會,亦未獲回覆。事件當中可有不為人知的複雜內情,在此不便深究,然而校友們至今已被剝奪了參與治校的法定權利近一年(法團校董會每屆任期只有兩年),卻是不爭的事實。

教師、校友等成年持份者的權益尚且未獲保障,更遑論年輕學子參與校政的權利了!6月中旬,中華基督教會銘基書院就因校長於未有諮詢學生的情況下,增加模擬試次數,取消夏令時間,並延長每日上課時數,引致學生不滿,繼而爆發學生展示橫額、收集聯署等抗議行動。該校學生會會長早前已向校長表達反對意見,惟校長聲言已與校董會商量,故仍堅持推行新政策。[8]學生的抗爭行動,只成了社會一時的話題,卻難望對校政產生任何實質的影響。

以上種種事例,在在說明現行的校本管理制度,雖宣稱「讓各持分者得以參與校務決策

[9],卻實際上未能讓教師、校友等持份者擁有足夠左右校政決策的權力。反而在強調「透過校本管理,學校有更大的自主權」[10] 的情況下,學校容易變成封閉王國,在許多校政事務上免受公權力的監督。例如前述諸聖中學教師與管理層的糾紛,教育局雖稱欲居中協調,但終究亦「愛莫能助」。對於學校管理層給個別教職員的陟罰獎懲,無論合理與否,教育局亦往往只會「尊重學校法團校董會按其理據及人事管理原則」[11]行事。

明可免責,暗可操控

校本管理實行之初,有輿論曾關注辦學團體的影響力被削弱的問題。筆者身為教育界的局中人,卻看到校本管理更為複雜、吊詭的一面。由於法團校董會代表比例懸殊,在一般情況下,辦學團體實際上仍可掌握校政的控制權。但同時因為在校本管理制度之下,學校的管治責任由法團校董會獨立承擔,辦學團體大體上在各種校政問題上可以免責。這就造成辦學團體進可攻、退可守,明可免責,暗可操控的吊詭狀況。例如前述有關基協中學教師控告校長的事件中,曾有基協校友發表公開信,呼籲中華基督教會總幹事蘇成關注校長向教師施壓的狀況,蘇牧師卻只消一句「此信會交學務總監聯絡校監跟進」[12],把球傳給法團校董會,已算盡了責任。

這種「明可免責,暗可操控」的吊詭狀況,亦存在於教育局在學校管理的角色上。名義上,個別學校的校政由法團校董會承擔;實際上,教育局通過新生派位、財政資源的發放、以至人手編制的調控等種種行政措施,仍然緊緊掌控著以資助學校為大多數的中小學界的走向。但同時,在校本管理的名義下,各校內部種種行政事務,如人事上的陟罰任免,只要沒有明顯違規,教育局大可撒手不管。就算新近李求恩中學的個案,校方涉嫌違規解僱教師,教育局亦被批評態度被動,沒有立即跟進個案,只等待教協來信才採取行動,被質疑意圖「冷處理」,罔顧教師權益。[13]

在「校本管理」的格局下,學校教育的大方向仍由教育局牢牢操控,例如各種不同形式的「國民教育」、以至近期封殺港獨議題的討論,各種號令依然通行無阻。另一方面,學校的管理層只要不逾越官方的大框架,則可對校內各種事務操生殺大權。曾有教師組織人士指出,現行的校本管理模式下,校長容易因權力過大而成為學校的「土皇帝」;反之,教師因擔心教席不保,只能當「順民」。[14]這種說法絕非無的放矢。尤其當校長及以校監為首的一眾辦學團體代理人結成利益同盟的時候,前線教師、校友等各方持份者的權益,更是難以得到保障。以上幾個個案,無疑只屬冰山一角。諷刺的是,上述一切弊端,都是在「校本管理」、「提高學校管治方面的透明度和問責性」[15]的幌子下滋長的。

刻不容緩的學校管治民主化

教育乃百年大計。尤其當香港社會各種核心價值,諸如法治、程序公義、思想自由等均瀕臨崩壞之際,我們更有需要力求學校管治的公正、合理。我們期望教師群體、學術界、以至各界心繫公義的人士,從速檢視現行「校本管理」的弊端,切實推動學校管治的民主化,讓學校真正能成為捍衛香港核心價值的堡壘,而非淪為權力運作的黑箱。


註釋:

[1]李求恩中學被指無理解僱教師,教協:或違《中學資助則例》。(2016年8月29日)。香港01。線上檢索日期:2016年8月26日。網址:http://www.hk01.com/%E6%B8%AF%E8%81%9E/39916/%E6%9D%8E%E6%B1%82%E6%81%A9%E4%B8%AD%E5%AD%B8%E8%A2%AB%E6%8C%87%E7%84%A1%E7%90%86%E8%A7%A3%E5%83%B1%E6%95%99%E5%B8%AB-%E6%95%99%E5%8D%94-%E6%88%96%E9%81%95-%E4%B8%AD%E5%AD%B8%E8%B3%87%E5%8A%A9%E5%89%87%E4%BE%8B-

[2]基協家長撐收警告訓導主任。(2012年11月21日)。蘋果日報。線上檢索日期:2016年8月19日。網址:http://hk.apple.nextmedia.com/news/art/20121121/18074780

[3]見「給楊老師的心聲」facebook群組,網址:https://www.facebook.com/groups/916910305088367/

[4]基協畢業生舉牌,力撐「良心教師」。(2016年6月15日)。星島日報。線上檢索日期:2016年8月19日。網址:

https://www.facebook.com/820710584641842/photos/a.821319381247629.1073741828.820710584641842/1099795896733308/?type=3&theater

[6]基協校友要真普選校友校董,校監:修章過程或較長。(2016年7月10日)。壹週刊。線上檢索日期:2016年8月19日。網址:

http://hk.apple.nextmedia.com/nextmag/art/20160710/19688434

[7]校政風波︰基協中學校友起義,不滿校董會代表無理出缺。(2016年7月8日)。壹週刊。線上檢索日期:2016年8月19日。網址:

http://hk.apple.nextmedia.com/realtime/magazine/20160708/55332066

[8]不滿模擬試一變三,取消夏令時間;銘賢學生聯署,抗「暴政」治校。(2016年6月14日)。蘋果日報。線上檢索日期:2016年8月19日。網址:

http://hk.apple.nextmedia.com/news/art/20160614/19653306

[9]教育局。(2014年)。校本管理簡介。線上檢索日期:2016年8月19日。網址:http://www.edb.gov.hk/attachment/tc/sch-admin/sbm/gov-framework/Introduction_SBM%20(tc)%20-%20Nov%202014%20released%20ver.pdf

[10]同上。

[11]引錄自教育局就某校人事個案發出的真實函件。

[12]一群基協中學校友致中華基督教會香港區會總幹事的公開信。(2016年6月30日)。立場新聞。線上檢索日期:2016年8月19日。網址:

https://thestandnews.com/society/%E4%B8%80%E7%BE%A4%E5%9F%BA%E5%8D%94%E4%B8%AD%E5%AD%B8%E6%A0%A1%E5%8F%8B-%E8%87%B4%E4%B8%AD%E8%8F%AF%E5%9F%BA%E7%9D%A3%E6%95%99%E6%9C%83%E9%A6%99%E6%B8%AF%E5%8D%80%E6%9C%83%E7%B8%BD%E5%B9%B9%E4%BA%8B%E7%9A%84%E5%85%AC%E9%96%8B%E4%BF%A1/

[13]津校違例解僱教師,香港教協促教育局介入。(2016年8月29日)。大紀元。線上檢索日期:2016年8月26日。網址:http://www.epochtimes.com/b5/16/8/29/n8245359.htm

[14]校本管理校長變土皇帝,為校譽不適禁召白車。(2015年7月25日)。東網。線上檢索日期:2016年8月19日。網址:

http://hk.on.cc/hk/bkn/cnt/news/20150725/bkn-20150725175715443-0725_00822_001.html

[15]教育局。(2014年)。校本管理簡介。線上檢索日期:2016年8月19日。網址:http://www.edb.gov.hk/attachment/tc/sch-admin/sbm/gov-framework/Introduction_SBM%20(tc)%20-%20Nov%202014%20released%20ver.pdf

文:子規(中學教師,香港教育大學博士研究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