務實政治

這段時期,想得最多的,不是林鄭月娥當選之後,香港會怎樣怎樣;反而最需要想的,是「後梁振英」時期,香港和進步力量如何走下去。

過往5年,香港一直都陷於鬥爭之中,社會嚴重撕裂。政治人物提出的口號,遠多於改善社會問題的建議。即使有這些建議,政府也恃住自己所擁有的權勢,將其置於一邊,這些建議淪為廢話,「與民共議」也變成空話。

「曾俊華現象」留下的最重要遺產,除了那些為人津津樂道的公關手法和選舉工程外,還有「務實政治」的尾巴。

我心目中的「務實政治」,不是盲目附和政權、隨意放棄原則的「保皇」路線;也不是口頭掛住「第三條路」、暗底依附腐朽建制的中間路線。真正的務實政治,應是守住原則,但手法靈活、順勢而為,以達到最終政治目標的政治路線。

務實政治除了要進入體制,用好體制所賦予的資源和權力外,更需要有不同的元素配合,包括社區的凝聚和營造、經濟和產業上的自給自足,以及保持香港自身的自主空間,提升面向世界的開放度和連結程度。

在林鄭治下的5年,可能社會的鬥爭會減少,大家會有多一點休養生息的空間。然而最大的問題,就是香港的自主程度會進一步削弱。中資買地和在港積極進行併購,是為了慢慢地控制香港的經濟命脈,令香港本身的經濟和產業進一步向大陸傾斜。另外,港中政治和體制上融合,令香港在區域和世界的地位和角色,進一步被蠶食。

面對將來的危機處處,進步陣營確實需要急切思考:到底香港應該變成怎樣,同時選擇一條新的道路、尋找新的發展空間,維持和鞏固香港在區域和世界上的價值。選擇「務實政治」這條路的朋友,就更有責任指出當下的建制「保皇」陣營如何妄自匪薄、故步自封,提出新的管治想像和藍圖,點明香港將來的方向。

文:張秀賢

作者是進步教師同盟成員

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2017年4月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