勿為梁振英度身訂做政治金鐘罩

在特首選戰風雲詭譎之際,本港法院亦有兩宗涉及公職人員的刑事案件備受公眾關注,其一是「暗角七警案」,涉案七警被裁定襲擊罪成,等候判刑;其二是前行政長官曾蔭權涉嫌收受利益一案,法官完成引導陪審團,隨即退庭商議,即將作出判決。(編按:文章上載時已經有判決並已判刑)

此兩件事於香港而言,雖非光彩之事,但從另一角度看,實有其正面意義:香港尚算仍然擁有健全的法治制度,以及有效的社會制度自我修復功能。法治制度能懲處腐敗、濫權和違法的行為;而社會制度的自我修復功能,令社會問題和制度缺陷被公眾注意到及加以修正。今次事件就突顯將特首重新納入《防止賄賂條例》規範之迫切性。

可惜,「待離任特首」梁振英沒履行上述選舉承諾,如同他的房屋和勞工等政綱一樣,再添「走數」項目。更不幸的是,梁振英自己亦牽涉入不當收取澳洲公司UGL約5000萬港元的指控中,事件仍在調查中,而筆者與另一立法會議員梁繼昌亦成功以立法會規程中的呈請書方式,成立了專責委員會調查其事,將於3月3日正式開會跟進事件。

北京需審慎 莫種禍根

日前有媒體報道,接近北京消息指,梁振英有機會在下月全國「兩會」期間,被委全國政協副主席一職。如果屬實,此破格之舉極不尋常,而且後果令人憂慮。首先,在任特首同時兼任國家級領導人,不單史無前例,更同時衝擊一國兩制,令一國兩制的界線模糊化,行政長官再不是香港高度自治代表,在「兩制」之中潛在嚴重角色衝突,一旦中港兩制間出現矛盾,不止處境尷尬,更是憲政危機。

另外,有曾蔭權一案的前車可鑑,北京此時向有機會面對法律追究甚至身陷囹圄的涉事特首委以國家領導人職務,有度身訂做金鐘罩以包庇之嫌,向執法部門施壓以期免責的感覺非常強烈。如果屬實,是徹頭徹尾的破壞香港法治和一國兩制,北京當局需審慎其事,莫種禍根。

文:尹兆堅

作者是民主黨立法會議員

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2017年2月17日)